不會「金字塔」的英文又怎樣!美國人赴雲林教書,從學生一句「Triangle building」看出最棒態度

2017-06-29 14:55

? 人氣

來自美國的黑人出現在雲林的小國中裡,帶著這些孩子看見世界。(圖/時報出版提供)

來自美國的黑人出現在雲林的小國中裡,帶著這些孩子看見世界。(圖/時報出版提供)

寧靜的偏鄉校園裡忽然出現一個高大的外國人,那是多麼引人注目啊!台灣男孩楊宗翰在大埤國中擔任替代役期間,突發奇想邀請了到他家借住的「沙發客」進入學校與孩子們分享異國生活經驗。

文化衝突、溝通困難,這些孩子從一堂課裡學到了課本沒教的視野。即便不考試,也必定終生難忘!

我去臺南找朋友的時候,意外認識了來自美國的Derek。這個中文名字叫作「岳凱」的黑人男生,一出口就是超流利的中文,瞬間把我嚇個半死。

「你中文怎麼這麼好?」

「我因為Teach for China(為中國而教)的計畫,被派到雲南教英文。那是一間好鄉下的學校,學校裡頭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和我講英文,包括英文老師也不敢。我只好很認真地學,反正我教小朋友英文的時候,他們也會教我中文,所以我就漸漸學會了。」

我們一起逛了老街,還到了海邊去爬一座高得嚇人的竹塔。竹塔是一位英國老師花了一、兩年的時間,用附近蚵農們原本要燒掉的廢蚵床搭成的,上頭還有一個長長的鞦韆可以玩。岳凱很迅速地爬到竹塔上頭的一張椅子,坐在那張特等席上看夕陽。

從美國、日本到雲南,這個黑人的不凡闖蕩日常

我跟在他身後也爬了上去,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Derek,你會不會介意人們稱你為黑人?」

「為什麼這麼問?」

「我只是擔心會不會不小心說出一些話,讓你覺得有被歧視或不舒服的感覺。」

「完全不會啊,我本來就是黑的,這樣有什麼不對嗎?但是稍微讓我感到困擾的,是很多人看到我是黑人,就覺得我一定很會打籃球,或是一定很會唱饒舌樂。當然,這和很多美國人看到亞洲人,也不管是越南人還是韓國人,就認定他們一定會功夫,其實差不多。」

岳凱突然對著前方打了兩個正拳。他其實比較像是一個練功夫的人,不但有在打拳擊,還會倒立。

我問岳凱有沒有興趣來我們學校和學生聊天,他聽了也很興奮,說他也很想看看不同地方的學生。兩天後,我們真的就約在火車站,把這位高高瘦瘦的黑人男生帶到了學校。

這大概是我帶過最輕鬆的一次沙發客來上課,因為根本沒有我出場的必要。岳凱和學生分享自己在迦納出生,小時候搬到美國生活,後來到了日本學日文,又跑到中國雲南教起英文。

老師要教的,絕對不只是單字跟文法

幾堂課下來,岳凱顯得非常輕鬆自在,他有豐厚的英文教學經驗,他知道怎麼用學生們學過的單字和文法表達,也知道怎麼讓學生自然而然地跟著他複誦;當然,他也可以先講一句英文、再一句中文,翻譯給學生聽;他還會試著把一個一個學生單獨「揪」出來,引導學生和他對話。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邀請真的「老師」來分享,也很意外岳凱竟然會答應。他說在雲南那邊,其實教得有點倦了,所以一改完期末考考卷,他就馬上跑到臺灣,好好充電。我也以為,工作就是「面對學生」的老師們,來和學生互動或是分享時應該一點都不覺得新鮮,甚至覺得有點無聊,所以對於在他的充電之旅當中安排他上課,我也有點擔心他會介意。

「 不會啦! 雖然幾乎是一樣的事情, 但是心態不一樣。我在你們這邊還是在度假,不是你們這邊的老師,我不用擔心自己教得好不好,學生的成績有沒有跟上,更不用擔心其他老師或督學會來打分數,所以就不會累。」

讓岳凱印象最深刻的,是和一個國一小男生的對話。

「If you can travel, where do you want to go?」(如果可以去旅行,你想去哪裡?)

「Egypt. I want to go to Egypt.」(埃及,我想要去埃及。)

「Why do you want to go to Egypt? What do you want to see?」(你為什麼想去埃及?你想看什麼東西?)

小男生抓了抓頭,想了好幾秒,突然迸出一句:「Triangle building.」(三角形的建築。)

岳凱聽了超開心的:「Oh, pyramid!」(喔,金字塔!)

事後,他一直說他超喜歡這段。

多數的國中生,尤其是國一的學生,應該都不知道「金字塔」的英文怎麼說,但是學生可以試著用自己腦海裡現有的單字,拼湊出來一個也許不完全正確、但是人們可以想像或理解的敘述方式。岳凱理解以後,再告訴他正確的說法,學生馬上就能學會,而且一定印象深刻。

當天晚上,我和岳凱住進了老師家,陪老師的孩子們畫畫、胡鬧。隔天早上,我先成功說服他和我一起搭便車北上,再一大早跑到學校去,叫學生幫我們寫紙板,最後讓老師載我們到交流道去搭便車。

沙發衝浪體驗生活,找不找得到最在地的感動?

「Derek,如果你想用沙發衝浪來體驗當地文化、認識當地人,你可能要調整一下你的觀念。」舉著板子的同時,我這樣對岳凱說。

「怎麼會?沙發衝浪的宗旨不就是要體驗當地文化嗎?」

「這是之前一個德國沙發客告訴我的理論。你知道常態分布的高斯曲線吧,如果想體驗當地一般生活,我們指的通常是曲線中間占了6、70%的鐘形部分,但是如果用沙發衝浪,你會遇到的沙發客們,往往都是高斯曲線兩端的極少數人。」

「真的嗎?所以你也不是一般人?」

「看情形吧。你想想看,你這次來臺灣認識的人裡頭,就有超過半數的人是會搭便車的,難道你覺得臺灣人有一半都會搭便車嗎?」

聽到這裡,儘管他正拿著中文牌子、對著來車比大拇指微笑,他仍大喊:「可是我是一般人啊!」

我抬了抬眉毛說:「喔,一個會講西班牙文、日文和中文、平常在中國雲南一個小村落裡頭教英文、現在在臺灣鄉下搭便車的黑人,真的是再一般不過了。」

作者介紹|楊宗翰

成大環境工程系暨不分系學士學位學程畢業。曾經用搭便車、睡沙發、打工換宿的方式在臺灣及歐洲旅行,不斷與陌生人對話,漸漸認識自己。大四到了克羅埃西亞當交換學生,認識當地一群占領空屋的無政府主義者,在他們的帶領下,見識到了現代社會的浪費,開始思考金錢及交易以外的生活方式。

大學畢業後,在大埤國中當替代役的期間,開始了沙發客來上課計畫,邀請世界各國的外國旅人到學校來和學生分享。2015年退伍後,用兩年的時間在臺灣環島旅行,將沙發客來上課計畫拓展到臺灣各地學校及單位,同時,蒐集臺灣本地的故事及技能,預備到世界各國去分享。

現為空屋筆記部落格格主、沙發客來上課計畫負責人、新夢See More協會講師。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沙發客來上課:把世界帶進教室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