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金字塔」的英文又怎樣!美國人赴雲林教書,從學生一句「Triangle building」看出最棒態度

2017-06-29 14:55

? 人氣

來自美國的黑人出現在雲林的小國中裡,帶著這些孩子看見世界。(圖/時報出版提供)

來自美國的黑人出現在雲林的小國中裡,帶著這些孩子看見世界。(圖/時報出版提供)

寧靜的偏鄉校園裡忽然出現一個高大的外國人,那是多麼引人注目啊!台灣男孩楊宗翰在大埤國中擔任替代役期間,突發奇想邀請了到他家借住的「沙發客」進入學校與孩子們分享異國生活經驗。

文化衝突、溝通困難,這些孩子從一堂課裡學到了課本沒教的視野。即便不考試,也必定終生難忘!

我去臺南找朋友的時候,意外認識了來自美國的Derek。這個中文名字叫作「岳凱」的黑人男生,一出口就是超流利的中文,瞬間把我嚇個半死。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你中文怎麼這麼好?」

「我因為Teach for China(為中國而教)的計畫,被派到雲南教英文。那是一間好鄉下的學校,學校裡頭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和我講英文,包括英文老師也不敢。我只好很認真地學,反正我教小朋友英文的時候,他們也會教我中文,所以我就漸漸學會了。」

我們一起逛了老街,還到了海邊去爬一座高得嚇人的竹塔。竹塔是一位英國老師花了一、兩年的時間,用附近蚵農們原本要燒掉的廢蚵床搭成的,上頭還有一個長長的鞦韆可以玩。岳凱很迅速地爬到竹塔上頭的一張椅子,坐在那張特等席上看夕陽。

從美國、日本到雲南,這個黑人的不凡闖蕩日常

我跟在他身後也爬了上去,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Derek,你會不會介意人們稱你為黑人?」

「為什麼這麼問?」

「我只是擔心會不會不小心說出一些話,讓你覺得有被歧視或不舒服的感覺。」

「完全不會啊,我本來就是黑的,這樣有什麼不對嗎?但是稍微讓我感到困擾的,是很多人看到我是黑人,就覺得我一定很會打籃球,或是一定很會唱饒舌樂。當然,這和很多美國人看到亞洲人,也不管是越南人還是韓國人,就認定他們一定會功夫,其實差不多。」

岳凱突然對著前方打了兩個正拳。他其實比較像是一個練功夫的人,不但有在打拳擊,還會倒立。

我問岳凱有沒有興趣來我們學校和學生聊天,他聽了也很興奮,說他也很想看看不同地方的學生。兩天後,我們真的就約在火車站,把這位高高瘦瘦的黑人男生帶到了學校。

這大概是我帶過最輕鬆的一次沙發客來上課,因為根本沒有我出場的必要。岳凱和學生分享自己在迦納出生,小時候搬到美國生活,後來到了日本學日文,又跑到中國雲南教起英文。

老師要教的,絕對不只是單字跟文法

幾堂課下來,岳凱顯得非常輕鬆自在,他有豐厚的英文教學經驗,他知道怎麼用學生們學過的單字和文法表達,也知道怎麼讓學生自然而然地跟著他複誦;當然,他也可以先講一句英文、再一句中文,翻譯給學生聽;他還會試著把一個一個學生單獨「揪」出來,引導學生和他對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