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跟日本人間永遠有層膜「看不見,摸不著,卻能感覺到」?他說從這動作可知一二

2017-06-29 11:24

? 人氣

日本人在鞠躬時,通常整個腰部以上的身體都會彎下去,與下身幾乎呈九十度角。(延伸閱讀:觀眾常把三流當一流禮儀

這樣鞠躬的距離不像中國人表示問候的握手,兩人走得更近;更不像西方人表示親昵的擁抱,兩人貼得很近。這種距離,不遠不近,既顯出禮貌卻又不會發生肢體接觸。

我曾開玩笑地說,你看在日本,人和人之間的距離,就是這麼一個因為九十度角而折出的距離。

因為做電視節目,我曾在日本訪問過一個20世紀90年代從中國遷回日本的遺孤後代小鹿。他住在日本的時間已有二十年。在日本家庭長大,在日本文化裡生活,可是因為自己遷往日本前已經懂得中文,所以一直被當作外國人看待。

他甚至覺得自己和日本親戚間的關係很淡漠,總是不夠親近。

年輕時曾交往一個日本女友,首次拜訪對方的母親,按照在東北人的習俗,他帶了見面禮赴約。這種在中國人看來一定要帶的尋常禮物,卻讓當時的未來丈母娘十分訝異,以至於當場就問他為什麼要帶禮物。

那位母親表示自己受到很大的壓力,表示說:「如果收了禮物就必須...但是我不一定要...」想想看,日本人和你的距離,有可能就是這一份由於見面禮而感到的壓力。

我還有一個朋友曉松,讀高中時就去了日本,在那邊完成大學學業後便留了下來。為了更好地融入當地文化,他說著流利且標準的日語,在日本企業打工,甚至想交一個日本女朋。「但還是沒有用的。」這個朋友說。

我因此還曾好心相勸,希望他不要太極端。沒想到他的一番話讓我也覺得無奈:「你和日本人之間永遠有一層膜,看不見,摸不著,但你就是能感覺到它。他們始終覺得你是外來者,不是他們的人。

(示意圖/翻攝自youtube)
人跟人之間永遠有層膜...(示意圖/翻攝自youtube)

同樣的感覺,我的另一個女性友人也曾跟我說過。朋友為人豪爽,古道熱腸,我們都叫她徐姐。

她嫁到日本,甚至改名為石河千惠,隨著丈夫,她也入籍日本。但奇怪的是,我總能在國內看見她,好奇問起這才知道,原來是她自己更願意待在國內。她抱怨和日本人之間的疏離,說雖然很享受在日本的生活,但還是不喜歡日本人總把自己看成是「來自外國的媳婦兒」。倒是這次我什麼都沒說,但我知道她遇到的應該就是那一層膜吧,我想。

中國人習慣用「一衣帶水」來形容中日兩國的關係。

這句成語原指像衣帶那樣窄的河流,後來用以形容雖有江河湖海相隔,但仍像隔了一層衣帶,極其相近。但在日本的經歷卻讓我覺得恰恰相反,看似都是黃種人、亞洲人,但雙方的距離總在這一個鞠躬裡慢慢展開,怎樣都走不近。允許我粗暴地轉換一下前面的說法,我們和日本人之間的感覺應該是「一水帶衣」。

前面說的是日本人對待外國人。如果我們再把目光放到日本人自己的相處,情況也同樣有趣。

丈夫回家,妻子開門後會深深一鞠躬;在公司,下屬碰到上司,也會鞠躬;走在路上與熟人相遇,大家也會互相鞠躬。

這讓我想起有一次在電視上觀賞日本女歌手中島美嘉唱歌,她當時穿著一條白色裙子站在舞臺上唱著一首需要用情很深的慢歌。歌曲難度很大,而她唱著唱著就開始用鞠躬的姿勢把身子逐漸向下探,隨著歌曲越靠近高潮的部分,她的腰就會彎得更深,幾乎呈九十度。而她竟然也就用那個九十度的彎腰動作唱完了整首歌的後半部。當音樂停了,她慢慢直起身來。我很好奇,為什麼要以這樣的姿勢唱歌呢?現在回想,大概是人家這個動作做得挺習慣、挺舒服吧。

反正,不管是我還是我的朋友,平時都不會擺出這個姿勢。我說的是這種呈九十度的鞠躬。

作者|韓國輝

海南廣播電視台副總編輯、旅遊衛視董事長。

朋友們總稱他大叔,說他是世間少有的生活家,總說他是「明世故卻不世故的人」,能夠在入世與出世的人生天平兩端,取得平衡…

15年前,韓國輝帶著僅有的2萬元,單槍匹馬地跨越半個中國,從東北的黑龍江流浪到海南島;8年後,他搖身一變成為全中國最年輕的衛視掌門人,成功打造「行者」、「第一超模」、「魯豫的禮物」…等品牌節目,近年來,更在電視媒體業界,大力倡導T2O電視電商模式(TV to Online,即是將廣電節目轉化為互聯網產品,並最終落實到電子商務的一種營運模式)。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別生氣,我又不是在說你!
責任編輯/蔡昀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