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大學生吵著謝師宴要吃哪家豪華飯店時,這群小學生連畢業紀念冊都沒有…

2016-05-06 18:15

? 人氣

拍畢業紀念冊,對這些小孩來說曾是遙不可及的夢想(圖/蔣文斌提供)

拍畢業紀念冊,對這些小孩來說曾是遙不可及的夢想(圖/蔣文斌提供)

你能想像一間學校沒有畢業旅行也沒有畢業紀念冊,就連出錢請人幫忙拍畢業照,都被嫌路途太遙遠、不符成本嗎?這就是高雄市集來國小的現況,而一名攝影師來到此地,用相機為孩子們實現了神奇的魔法……

小學畢業紀念冊,你可能才看幾次就收進抽屜裡了,但對一群家裡可能連相機的沒有的孩子來說,那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在高雄楠梓溪附近一所偏鄉學校,集來國小,全校學生只有33人,隨時可能熄燈閉校,附近居民經濟狀況普遍不佳,他們不靠近山區也不是原住民,很難領到政府補助;在極度缺錢的情況下,集來國小成為一間沒有校外教學、沒有畢業旅行、不會有畢業紀念冊的學校。

(圖/蔣文斌提供)
高雄集來國小是間沒有畢業旅行也沒有畢業紀念冊的學校,但今年有點不一樣了...(圖/蔣文斌提供)

「學校還是有在做事的!」聖誕節照片讓家長變得積極

偏鄉師資流動率大是常態,教師因家庭、交通、生活等因素,累積調動積分、教學任期到就調動;再者,98年八八風災部分遷村安置及少子化影響,學校學生人數驟減,校園瀰漫著廢、併校氛圍;同時,家長也因忙於生計,沒有多餘時間和心力照料孩子的校園生活,在這時候,現任校長潘淑琦到任了。

才到任不久,就有一名學生寫信給潘校長,許願「我好想要畢業旅行」。即使很難申請到相關補助,潘校長仍想盡辦法,著手企畫書向穎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尋求贊助,於是,帶孩子們到屏東海生館進行校外教學暨畢業旅行活動終於成行;她永遠不會忘記孩子們那天的笑容,那可能是他們這輩子第一次看到海。

「只要有孩子在學校的一天,就是我們努力的一天。」

本著這個信念,潘校長與一位充滿熱情的夥伴,從大城市特地來到偏鄉教書、想改變社會的年輕老師,雁雁,在去年聖誕節再次成就了孩子們的笑容。

(圖/蔣文斌提供)
能全班聚在一起拍畢業照,是他們一直以來的夢想(圖/蔣文斌提供)

給孩子正向力量,未來社會也會變得更正向

聖誕節活動時,雁雁老師特地邀請了婚禮攝影師蔣文斌來記錄活動,照片交件時孩子與家長都興奮無比,因為這是孩子們第一次有專業攝影師來為他們拍照!潘校長表示,這些照片成功讓家長認知到「學校為了孩子的事是全力以赴」,讓家長對學校產生向心力及肯定,也更願意多投資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

而今年,蔣文斌與其攝影助理李昆翰再次受邀來到集來國小為孩子們免費拍攝畢業照,這是集來國小第一本畢業紀念冊。為什麼蔣攝影師會來到這個幾乎所有攝影師都嫌太遠、出錢請他們也不願意來的地方呢?

「這社會就充滿很多負面情緒啊,像之前內湖那個殺人案,我就想說要做一點正面的事情,給一點正向力量。」

蔣文斌認為許多不幸會產生,都是因為過去沒有人拉他們一把,若能適時給孩子們一些溫暖,他們也會銘記心中、思考長大以後該如何回饋社會,因此再怎麼辛苦他都願意走一趟。

(圖/蔣文斌提供)
集來國小畢業紀念照攝影團隊(圖/蔣文斌提供)

攝影能改變什麼?曾撕破臉的母女,臨終前留下最美回憶…

對蔣文斌來說,接婚禮攝影案子重要的不只是錢,還有客人們的滿滿故事。他回憶到,曾有一位癌症末期的媽媽最大心願就是看著女兒結婚,這對母女曾經撕破臉、分隔多年,一組婚禮攝影照片,卻化解她們多年以來的嫌隙。交件時媽媽已經過世了,女兒卻表示很感謝有這組照片,留給她們最美好的終點。

在人手一台照相手機的時代,照片來得廉價又快速,蔣文斌卻對商業攝影很有信心,他認為專業攝影師最大優勢就是可以在短時間內拍出大量「不一樣的」照片,構圖、光線也夠精準,多年後重看相紙,依然能找回當初那份感動。

在台灣有許多家庭不符合法令上的「弱勢」,領不到補助,卻比誰都還需要幫助,集來國小校長與老師們的努力,或許就是希望在這太容易讓人絕望的世界,留一盞希望的燈。

(圖/蔣文斌提供)
蔣攝影師與潘校長合影(圖/蔣文斌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

游典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