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性仁觀點:政府不相信軍人是國家最大的危機

2019-02-24 06:50

? 人氣

軍人群體不只耗費生命保國衛民的志業,更必須服從及忠誠,以獲得全體國人的尊重與信任。除了憲法、國防法及公務人員服務法及各種相關規定的保護外,更是一種尊重與殊榮感。(資料照,翻攝影片《陸戰虎斑迷彩的榮耀》)

軍人群體不只耗費生命保國衛民的志業,更必須服從及忠誠,以獲得全體國人的尊重與信任。除了憲法、國防法及公務人員服務法及各種相關規定的保護外,更是一種尊重與殊榮感。(資料照,翻攝影片《陸戰虎斑迷彩的榮耀》)

對於一般正常國家來說,政府對於軍人群體大半都是持信任及支持的角度,並且對於軍人的照顧及退役後的撫卹,無不以高規格的待遇來對待,因為軍人群體不只耗費生命保國衛民的志業,更必須服從及忠誠,以獲得全體國人的尊重與信任。除了憲法、國防法及公務人員服務法及各種相關規定的保護外,更是一種尊重與殊榮感。然而,很可惜自蔡政府上任後,雖然多次表示尊重及捍衛軍人權益,但年改是不爭的事實,軍人所享受這樣的權利及應付出的義務並非對等,近來更頻頻傳出不相信軍人,甚至以退休金要脅的舉措,此問題實值得探討深究。

   近期行政府將推動修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針對退休將官 15 年內不可赴陸參加政治活動,否則將剝奪月退俸或處以罰鍰;行政院長蘇貞昌甚至回應「應該永久限制」,此話一出,立刻引發外界熱議討論。

20190219-行政院長蘇貞昌19日於立院備詢。(顏麟宇攝)
近期行政府將推動修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針對退休將官 15 年內不可赴陸參加政治活動,否則將剝奪月退俸或處以罰鍰;行政院長蘇貞昌甚至回應「應該永久限制」,此話一出,立刻引發外界熱議討論。(資料照,顏麟宇攝)

姑且不要從民主人權的角度來議論,光是這種先入為主的偏見及歧視,透露出蔡政府治理下相當大的信任危機,這些退將畢生為國奉獻,管制期間內無法前往陸區,解禁後期盼也不要前往陸區,如果是這樣,那麼提高些補助倒也還說的過去,但問題是,年改後的軍人群體,當經濟出現問題,生活產生問題,找尋民間商業生路這也是人之常情,偏偏中國大陸由於語言,市場和交通關係,許多退休軍人在管制期後難免會有生意上的往來,蔡政府可以管制,但不能斷了他們生路,任由退休軍人自生自滅,年改其實是有相當大的失誤。

行政院修法管制軍人,說到底就是意識形態作祟。因為去的地方政治不正確,去的身分敏感不適合,引發蔡政府對軍人群體的信任危機,認為軍人政治傾向都是藍營的。事實上軍人是為國家服務,對憲法、對人民、對總統效忠,本來就是不分黨派,沒有立場,只有服從,在這樣的情況下何來的信任危機?

關鍵的問題不在於軍人群體,而是在於是否有違反相關法律的行為,法律規定當然就不得有違反國安、國家利益,倘若違法當然就會有罰則。但今日蔡政府是對於軍人群體,特別是退休將領針對性大,其實是相當危險的行為。

蔡政府對於退休將領的信任危機是個嚴肅的問題,中華民國需要靠軍人群體保護就不能夠不信任他們。所謂的信任危機乃是源於倫理學,表示社會人際關係產生了大量虛偽和不誠實,人與人的關係發生了嚴重危機,也就是一定社會或群體的道德準則和規範不被人們所遵守,人與人之間缺乏一種道德的聯繫和約束,彼此都無法相信對方的真誠和忠誠,因此不敢委以對方以重任的現象。

當信任運用在國家級公務員間,就是指在台灣社會中,軍人群體或公務員群體和國家及政府間的信任關係被打破,意味著國家與軍人和公務員群體關係的道德緊張,因此克服信任危機需要社會和個人重建道德的忠誠,並以實際行動和法律政策,來化解彼此間的不信任。

總之,蔡政府當然可以透過修法的方式限制退休將領前往陸區,但根本的關鍵應該在於行為,而非針對特定群體;蔡政府不能不顧軍人退役後的出路,更不能放任它們自身自滅,必須要重建與退休將領的信任感,否則當政府不相信軍人所引發的信任危機將足以地動山搖,引發國家安全的大災難。

*作者為文化大學國發大陸所副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