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盈隆專欄:今天是蔡英文的期中考或期末考?

2018-11-24 06:50

? 人氣

總統蔡英文全台拚輔選,這次九合一選舉無疑是她的期中考,但若選舉結果失利也不無可能成為她的期末考。(民進黨中央提供)

總統蔡英文全台拚輔選,這次九合一選舉無疑是她的期中考,但若選舉結果失利也不無可能成為她的期末考。(民進黨中央提供)

就在今天,台灣最高主權者,1920萬台灣選民,將開金口,決定11,047個地方公職人員名單。這是四年一次人民作主的關鍵時刻,也是參選公職的政治人物內心最惶恐、最謙卑的時刻。過了今天,當選舉結果已經確定,最高主權者也將保持緘默另一個四年,接下來就看當選的人要怎麼表現;當然,沒有人能保證當選人都會秉持「民之所欲,長在我心」的崇高信念去扮演他該扮演的角色。這就是「最低限度的選舉民主」(Minimal electoral democracy)的基本概念,而台灣在這方面的表現無疑是華人世界首屈一指,和西方先進民主國家相比也毫不遜色。

當舊民意海嘯遠離,新民意海嘯又來的時刻

2018台灣地方大選的最重要背景有二:首先,2014與2016因國民黨馬政府執政表現不得民心,引發兩次超級民意海嘯,結果重創國民黨、推升民進黨,如今這兩個超級民意海嘯已經消失無蹤;第二,當蔡英文總統所領導的民進黨政府上台兩年半,整體中央執政表現不受多數人民肯定,某個程度重蹈了當年馬政府覆轍,因此一個新的民意海嘯有席捲而來的跡象。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2018地方大選對民進黨各級公職候選人無疑是嚴厲且痛苦的的考驗。

試以高雄為例。2014年民進黨陳菊在高雄獲史上最高的993,330票,68.08%得票率,大贏對手楊秋興542,683票,取得空前的壓到性勝利。對比2010選舉結果,陳菊只獲820,189票,52.79%,兩次得票相差173,141票,得票率相差15.29%。差距如此之大,主要原因當然不會是那四年間陳菊市長的市政表現突飛猛進,而是整體政治大環境發生了巨變所造成的。在一個程度上,因民意海嘯所帶來的選票是留不住的。所以理性的政治人不會問「上次的99萬多的選票到那裡去了?」,而真正該問的是「當兩次民意海嘯已經消失無蹤,新的民意海嘯又來的時候,我方能守住多少票?」這才是民進黨陣營該問的問題。

20181123-選前最後一日,總統府祕書長、前高雄市長陳菊首度和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一起開直播。(擷取自陳其邁臉書)
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四年前曾大贏對手五十四萬多票,如今輔選陳其邁却備感壓力。圖為陳菊首度和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一起開直播。(擷取自陳其邁臉書)

一場政黨對決氣氛很淡的選舉

這次地方選舉,一般認為較無政黨對決的氣氛。雖然蔡英文一開始就喊出這是一場「改革與反改革的對決」,期待造成又一場民進黨與國民黨對決的選戰,民進黨代表改革的力量,國民黨則被定位成代表反改革的力量。但選舉的過程不但沒有政黨對決氣氛,連「改革與反改革的對決」也不見蹤影。最主要原因是,整體民意對過去十年兩大黨完全執政的表現失望與不滿,所以對「政黨對決」戲碼沒什麼感覺,不認為那是很重要的代誌。

以台北市來說,這場選舉從頭到尾可以說都沒有政黨對決的氣氛和現象,因為無黨籍現任市長柯文哲一路領先國民黨和民進黨候選人,不論是國民黨丁守中或是民進黨姚文智,都渴望和無黨籍的柯文哲形成對決的局面,但一直沒形成。到了選戰最後衝刺階段,柯陣營因太「素人」、太「靠勢」,再加上「韓流」太強,選戰引擎突然熄火,聲勢急速下滑,即便如此,兩大黨也對決不起來。值得一提的是,這次選舉原本最受注目的候選人柯文哲,在選戰中後期,大約十月下旬後,被爆紅的國民黨籍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取代,這對一個躍升中的政治明星而言是作夢也想不到的事情。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游盈隆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