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德勒斯登大轟炸與台北大空襲

2018-12-02 07:20

? 人氣

台北大空襲後的空拍照。(Air Force History Research Agency, United States @wikipedia/public domain)

台北大空襲後的空拍照。(Air Force History Research Agency, United States @wikipedia/public domain)

發生於1945年2月的德勒斯登大空襲,與發生於1945年5月的台北大空襲,只有三個月的時間差。雖然兩次的空襲,規模差異大到很多人用台北微空襲來形容這次的轟炸。

但是如果放在德國與台灣內政的角度思考,兩起轟炸卻有著同樣的命運,那就是都先後被左派與右派「拿來」當做砲轟政府的議題。如同我曾提到最早操作德勒斯登議題的是蘇聯與華沙公約國組織。

德國東部德勒斯登(Dresden)1945年2月遭轟夷平。
德國東部德勒斯登(Dresden)1945年2月遭轟夷平。

而在德意志民族內部,最早抨擊德勒斯登大轟炸的也是東德與西德內部的左派。畢竟德勒斯登在冷戰時代屬於共產主義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所以東德政府自然繼承了大轟炸的遺產。

東德政府雖然試圖擺脫蘇聯的控制,但是在針對德勒斯登大轟炸的時候,仍以抨擊英美盟軍的方式來凸顯自己的主體性。在他們看來,這場大轟炸的行為就如同希特勒的大屠殺一樣,是場靠炸彈來推行的種族滅絕。

西德從一開始就依賴英美盟軍抵抗蘇聯,執政當局致力於戰後重建工作,同時推動與法國等鄰國的和解,沒有能力更沒有興趣聲討二戰時的大轟炸行為。逃脫紐倫堡審判的納粹戰犯,為了保命只能選擇閉嘴。

至於過去支持希特勒的極右派,或者是曾經與盟軍作戰的國防軍,戰後則仰賴英美保護與支持,才能進入政府或者聯邦德軍內工作。有些前國防軍將領甚至當上了北約的高級指揮官,更沒有必要與英美對著幹。

可是在柏林圍牆倒塌,兩德重新走上統一之後,反而是德國內部的極右派繼承了東德政府的立場,認為英美盟軍的轟炸是對老歐洲,還有老德意志傳統的破壞。他們希望藉由對英美的否定,重新奪回對北約與歐盟的主導權。

20170309-德國綠能專題,德國柏林史塔西博物館(STASI MUSEUM),介紹牌上標明不同段柏林圍牆傾倒時間。(顏麟宇攝)
德國柏林史塔西博物館(STASI MUSEUM),介紹牌上標明不同段柏林圍牆傾倒時間。(顏麟宇攝)

既然右派開始反對起英美來了,左派也就出於唱反調的想法,一反過去的態度支持大轟炸起來。德國的反法西斯聯盟(Antifa),甚至常常舉著英國皇家空軍轟炸機司令部司令哈里斯(Sir Arthur Harris)的畫像走上大街。

在與極右派的對抗中,他們甚至還喊出「哈里斯,拜託,再來一次」的口號。一生都是保守黨黨員,到死都反對蘇聯與共產主義的哈里斯,就這樣莫名其妙成為了德國紅色勢力心目中的英雄。

遭受攻擊後,陷入一片火海的德勒斯登。
遭受攻擊後,陷入一片火海的德勒斯登。

台灣的情況也是一樣,最早反對台北大空襲的,是從50年代開始就信樣毛澤東思想,信仰社會主義的左翼統派人士。擁有「老紅帽」外號的他們,當中許多人親身經歷過美軍對台灣的轟炸,戰後也因為親共思想被兩蔣父子關押過。

他們同時也因為生長在日據時代,接受日本教育的原因,即便在國族認同上自認是中國人,到了戰後仍有閱讀日文書籍的習慣。戰後的日本知識文化圈,又受到反戰思想與左派思潮的影響,並且高度崇拜毛澤東。

毛澤東之所以在日本受到崇拜,是因為他在戰後多次公開聲援日本的大轟炸與原爆受難者(即便在抗戰末期,延安曾支持B-29轟炸日本的行動)。每年廣島與長崎的原爆紀念活動,都會有中共官員到當時尚未建交的日本參加。

中共義正嚴詞聲援日本人民的態度,外加左派文化圈站在人道主義角度,嚴厲譴責美軍轟炸的立場,讓這些台籍老左派很容易把北京官方與日本左派的論述結合到一起,結合成自己對待大轟炸的立場。

也難怪到了1999年,當美軍誤擊中共駐南斯拉夫大使館的消息傳到台北時,他們會義憤填膺的走到美國在台協會大門口,把過去台北被美軍轟炸的歷史與發生在貝爾格勒的事件結合在一起。

被炸塌了一半的總督府,是台北大空襲後留下的眾多歷史性建築之一,也是台灣人遭受盟軍空襲的象徵。
被炸塌了一半的總督府,是台北大空襲後留下的眾多歷史性建築之一,也是台灣人遭受盟軍空襲的象徵。

反而是老一代的皇民份子,要不就是選擇加入中國國民黨,順應戰後的潮流跟著政府口吻一起紀念抗戰(如辜振甫),不然就是流亡海外搞台獨,繼續與中華民國體制對著幹。

老一輩台獨份子流亡的地方,不是美國就是日本。既然住在美國,當然就沒有臉去批評美國二戰時的轟炸行為。至於流亡到日本的那批,同樣必須顧慮到日本接受駐日美軍保護的事實,只能夠噹噹。

可是風雨輪流轉,隨著這些老一輩的左翼統派與右翼獨派陸續凋零,年輕一代的統派與獨派看待盟軍空襲台灣的態度,有了立場上的轉換。首先獨派開始從台灣本土史觀的角度出發,批評國民政府協助盟軍轟炸台灣的行為。

畢竟過去國立編譯館的教育,是告訴台灣人中華民國政府把台灣人民當同胞看的。可在獨派的眼中,蔣中正不單沒有保護台灣人,還派過飛機與美軍一起轟炸過新竹,這讓他們有了質疑國民黨把台灣人當同胞看待的理由。

同時為了對付中華民國的抗戰史觀,強調台灣二戰時與日本站在一起對抗中美,也是種凸顯台灣主體性,凸顯台灣有別於中國的方法。雖然他們不敢公然批評美國,但潛意識裡面卻與德國右派一樣,將二戰的美軍視為殺人兇手。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由中美盟軍空投到台灣的傳單,可清楚看到針對的對象是日本人,並非台灣同胞。(作者提供)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由中美盟軍空投到台灣的傳單,可清楚看到針對的對象是日本人,並非台灣同胞。(作者提供)

至於統派方面,則與德國左派一樣,站在為了反對而反對的立場反過來肯定盟軍的轟炸行為。為什麼說他們唱反調?因為台灣的統派與德國的反法西斯聯盟一樣,根本上還是沒有改變往日的反美或者反英立場。

但是除了唱反調外,島內紅色統派的組成與過往也有了極大的不同。如前面所提到的,老一輩經歷過美軍轟炸與白色恐怖的左翼統派,在2008年以後相繼凋零,於是統一運動的話語權,就落入了右翼統派的手中。

今日的右翼統派,與德國的新納粹法西斯一樣,傳承的是二戰及冷戰時代反蘇反共的傳統。他們的先人因為無法接受中共的清算鬥爭,乃至於對中華傳統文化的道統而追隨蔣中正來到台灣。

他們大多數過去都在國民黨的體制內服務,或者直接在戰場上與共產黨對著幹。在過去戒嚴時代,他們當中甚至很多人直接接受蔣經國的命令,去圍捕過去那些抨擊美軍轟炸台灣的老左統。

正因為他們效忠的政治體系,在冷戰時代是接受美國保護的,他們與那些參加德意志聯邦軍或者北約的前國防軍將領一樣,沒有抨擊美軍轟炸台灣,乃至於自己大陸故土的需要(他們很多人來自於抗戰時的淪陷區)。

與德國右派一樣,台灣的極右翼統派骨子裡也是反美的。只是這樣的反美情緒,因為中華民國政府冷戰的反共需求被壓抑了下來。如果台灣在冷戰結束後,沒有冒出統獨之爭的話,他們勢必要回頭聲討美軍轟炸自己故土的行為。

不過偏偏台灣就跟德國不一樣,在解嚴以後跑出了一個否定自己是中國人的台獨來。然後中共又在鄧小平的帶領下,從70年代開始改變了過往看待大轟炸的態度,從同盟國的角度肯定起了陳納德與李梅這些美軍將領起來。

既然能與自己聯合反美的大陸老大哥,都轉過來承繼了過往中華民國親美的立場,且自己在台灣的地位又遭到了親日皇民的挑戰,這些右翼統派與他們的後人雖然反美,但是卻不會去提及大轟炸議題。

畢竟他們痛恨的,是當年轟炸自己大陸故土的(武漢、南京、上海、濟南、青島、徐州、廣州)美軍(或者國軍),並不是轟炸台灣(台北或者高雄)的美軍。自己的故土被轟炸與"台巴子"被轟炸,兩種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

其次則是獨派若只是譴責美國的話,其實右翼統派沒有太大的意見。可獨派譴責美國的原因,是從根本上否定中華民國統治台灣的正當性,這可讓右翼統派們就算不喜歡蔣中正,也是沒有辦法坐得住的。

無論他們二戰時是否與蔣中正同一陣線(很多戰時是在汪政權服務,或者汪政權統治區過活),他們能在台灣安居樂業的原因都是拜中華民國體制之賜。全面否定中華民國體制,就等同否定他們在台灣生活的正當性。

蔣中正(取自網路)
作者指出,在獨派的眼中,蔣中正不單沒有保護台灣人,還派過飛機與美軍一起轟炸過新竹,這讓他們有了質疑國民黨把台灣人當同胞看待的理由。(取自網路)

所以站在這個角度,統派必須要對美軍二戰時空襲台灣採支持的態度。因為沒有盟軍對台灣的轟炸,削弱日本軍國主義,中國人(無論姓蔣姓毛還是姓汪)又有甚麼理由讓台灣回歸祖國?

老一代的右翼統派,也與老一代的左翼統派一樣慢慢凋零。他們對美軍轟炸故鄉的恨,沒有辦法傳承給在台灣長大的外省二代統派,更沒有辦法傳承給受國民黨教育,支持統一的本省人(很多人祖先可能戰時被盟軍轟炸)。

反而是基於鞏固中華民國光復台灣的正當性,他們無論是外省還是本省子弟,都必須要上街與獨派譴責盟軍轟炸台灣的行為做對抗。當然,這不代表所有的這些統派都認同美國,甚至於認同中華民國體制。

比方說白狼張安樂的中華統一促進黨,就是個極度反美的右翼統派組織。他們出於極端的大中國民族主義,甚至主張應該推翻中華民國體制,加入中華人民共和國來實現大中國的"偉大復興"。

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對中國的統治,在法統上還是傳承了1949年以前的中華民國。而1945年光復台灣的則是蔣中正領導的中華民國,如果沒有中華民國與盟軍合作收復台灣的主權,聲稱繼承民國中共亦無主張台灣主權的正當性。

所以從這個角度出發,統一促進黨與新黨縱然否定中華民國在未來繼續生存下去的空間,但還是堅決擁護歷史上的中華民國。至少在中華民國擁有台灣主權的議題上,他們絕對是持這樣的態度,畢竟這事關他們存在的正當性。

所以德國的左派與右派,還有台灣的統派與獨派,都出於各自的政治需求,轉變過他們對德勒斯登與台北大空襲的立場。政治團體對歷史議題的操作與玩弄,導致歷史的真相往往為人所掩蓋,無法撥雲見日。

*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