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蘭觀點:同婚公投,對家有同志的穆斯林是多麼奢侈的選擇題

2018-11-18 05:50

? 人氣

作者不知道達悟德的母親是否有足夠的勇氣接受達悟德如今已經十分明顯的性向。( 資料照,簡必丞攝)

作者不知道達悟德的母親是否有足夠的勇氣接受達悟德如今已經十分明顯的性向。( 資料照,簡必丞攝)

「你告訴他們:對!我就是同性戀!怎樣!」

坐在巴基斯坦傳統民居的繩床上,我用自己雙手的大掌扶著達悟德小小的雙手臂,將依偎在我懷中的他,往前推了一步,示意他勇敢踏向前告訴滿室約十來個取笑他是同性戀的小男孩、小女孩,我希望達悟德可以大聲說出:「對!我就是同性戀!怎樣!」

達悟德欲前又止,終究還是卻步,只是靜靜轉身趴伏在我懷裡,而他忍在眼眶不知已經多久的委屈淚水,也終於積聚成掛在眼簷的斗大淚滴,沿著眼角滑落在我的粗棉布衣上。但達悟德很快拭去淚水,在背對著滿屋子小孩露出一抹嬌笑後,很快又轉身面向他們;此時,滿室兒童已經被我理直氣壯的聲勢逗得笑不可遏,而混在那滿室哈哈的兒童笑浪裡,達悟德的無言羞笑,顯得自在多了;雖他依舊偎在我那讓他充滿安全感的懷裡,但面色已經不再充滿防備,畢竟,這比他平常獨自面對來自各方公開或私下的揶揄時只能凝額蹙眉、嘟嘴瞪視乃至擲物回擊,眼前的情勢,是友善多了;那些原本帶著鄙視意味、一逕取笑達悟德的小男孩小女孩們,聽到我略帶「江湖口吻」地替達悟德作勢幫腔後,明顯是向前攻擊、欺負弱勢的肢體語言,一時之間,全都改為自知理虧、往後退縮的無邪童笑。 

當時,屋子裡的大人,除了語言不大能通的我之外,還有家族裡的孩子王:年近三十的小叔。原本只是躺在繩床上看小孩們笑鬧的他,看完我和達悟德「齊力」面對眾多孩兒的一番笑鬧後,這才以調解者之姿順勢拉起達悟德的小手,用溫和口吻「諄諄教誨」著達悟德:「以後不要再穿女生的衣服、女生的鞋子了,好嗎?你不是同性戀,知道嗎?」接著,小叔又以大哥大態勢訓令在場的小孩們:「以後不准再笑達悟德了!」至此,這場發生在2018年夏日的巴基斯坦鄉間俚劇,以「先進國家」的話語來解釋也許可以稱之為「性別教育」的戶外課,才算落幕。

2018年全球穆斯林 「朝覲」於8月19日開始,吸引200萬人參加(AP)
身為同志的穆斯林,該怎麼勇敢地說出自己的性向呢?(圖為示意圖,資料照,AP)

 回想起來,第一次發現達悟德的娘氣,是在這年七月底的的一個黃昏;當時,參加完家族婚禮後的外子,按預定時間準備返台,我則在婆家人百般慰留下,延後歸期。在天將黑而未黑之際,來接外子前往機場的包車早已等在村外,外子也一馬當先,已經隨同搬運行李的男眷離開家門,而一如以往總是緩步徐行的婆家女眷,這才從坐落小村莊約莫圓心位置的清真寺旁的家宅,一家子浩浩蕩蕩二十餘人,穿過村子裡的長巷窄弄,慢慢走向村外。

即使從隔壁村特來送行的表舅一家也早已候在村外河邊,但,家眷太多,十分重視傳統行誼的外子,在等到女眷們一個個全都到齊後,這才又來一個上車前的最後叮囑與祝福,從公公、婆婆、姐姐、妹妹…一個個左擁右抱,一個個行禮如儀用巴基斯坦傳統的方式告別。身為髮妻,自是不能在公公、婆婆前表達比公婆更深的離情,也不想搶在與外子的五個姊妹之前話別,便站在送別人潮最外圍的河邊,觀看這場已經上演十幾年卻未曾變更過戲碼的巴基斯坦版十八相送。

喜歡這篇文章嗎?

亞瑟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