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期中選舉》對政治失望、來不及登記、有重罪前科……美國人千奇百怪的不投票原因

2018-11-06 14:45

? 人氣

美國期中選舉將在6日舉行,選出新任聯邦眾議員與部分州長,並改選3分之1的聯邦參議員席次。儘管這場左右未來美國政治版圖的選戰打得激烈,兩黨都極力鼓動選民出門投票,但美國的投票率向來不高,2016年總統選舉的投票率僅約56%,《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特別收集了讀者的意見,由選民親自說明他們今年不投票的原因。

「誰當選都一樣」

來自北卡羅來納州(North Carolina)第一大城夏洛特市(Charlotte)的謝爾頓(Braedon Shelton)認為:「每個政客都一樣,誰當選有差嗎?他們總是依據政黨和金主的意見做決策,而不是根據選民真正想要的東西,我們無法造成任何實際上的改變。」加州安提阿克市(Antioch)的卡約特(Jacques Caillault)也覺得自己手中的一票根本無濟於事:「我投下的一票根本無法表達我對現任政客與那些想取代他們的候選人的憤怒與輕蔑,現有的政治體制是為既得利益者所設計,弱勢族群只能自力更生。」

來自科羅拉多州(Colorado)格里利(Greeley)的昆恩(Scott Quinn)說:「我從1992年後就沒有投過票,因為我拒絕支持這個腐敗的兩黨制度,我不會在兩顆爛蘋果中選擇沒那麼壞的一顆,這些政客顯然只是把競逐得來的權力當作未來進入企業董事會或遊說團體工作的墊腳石。」

不能投票的人

有些人出於各種理由不願意投下手中的一票,但以下這些人卻連投票的資格都沒有。

來自華盛頓的狄昂(Rene Dionne)說:「我忘了在時限內登記,所以不能投票,這就是為什麼我支持所有美國公民在18歲時自動登記成為選民。」台灣在選舉日當天走到投票所就能投票,但美國民眾必須在選舉日之前先登記成為選民,才能享有投票權。

來自田納西州(Tennessee )諾克斯維爾(Knoxville )的阿曼(Grady Amann))說:「我在1973年因為大麻被判重罪,所以我不能投票。」

在田納西州與佛羅里達州等州,曾犯下刑期1年以上重罪的前科犯必須經過一定的審查程序,才能恢復投票權。《紐約時報》(NYT)報導,在佛羅里達州,多達170萬人、佔該州人口1成的居民因此受限,非裔居民無法投票的比例更高達4分之1,對選舉結果造成極大影響

華盛頓特區的貝羅(Jason Bello)說:「我會在地方選舉投票,但因為華府沒有投票選出的國會議員,所以這裡不舉行期中選舉(但我還是要繳聯邦!)」

儘管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Washington, D.C.)是多數聯邦政府機關的所在地,但由於華盛頓特區為國會直接管轄的聯邦地區(Federal district),不屬於任何一州,當地居民無法在期中選舉選出聯邦參議員,在聯邦眾議院中也只有一名不具表決權的列席代表。

「不完整的美國人」

美國屬地波多黎各(Puerto Rico)的民眾也無法參與美國期中選舉。波多黎各自1898年以來由美國接管,是美國在加勒比海地區的自由邦(境外領土),儘管被賦予美國公民身份已超過百年,但波多黎各人獲得的公民權與美國本土的美國公民享有的權利仍有差別:波多黎各人至今仍沒有權利在總統選舉中投票,只能在政黨初選中投票,人口超過300萬的波多黎各,在聯邦眾議院僅有1席居民代表(Resident Commissioner),且該名居民代表在國會內只有發言權,並沒有投票權。

美國另一個海外領土關島(Guam)與波多黎各有相似處境,在聯邦眾議院中,關島也僅擁有一個無表決權的議席。代表關島的聯邦眾議員只能在委員會內投票,不能參與全院表決,也不具有總統投票權。關島總督卡爾沃(Eddie Calvo)說:「關島人非常愛國,8分之1的關島人在美軍服役,數千關島人為了捍衛美國最崇高的民主價值,在海外流血奮戰,甚至犧牲性命,但這些美國公民卻沒有一人能參與總統選舉,在國會中的關島聯邦眾議員也沒有投票權。」

【延伸閱讀:歷史上的今天》3月2日──波多黎各人賦予美國公民身分101周年紀念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