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國忠觀點:遠來的和尚念經兼做生意?談談台灣的能源

2018-10-13 06:50

? 人氣

核四廠,龍門核能發電廠。(資料照,取自台電)

核四廠,龍門核能發電廠。(資料照,取自台電)

一、遠來的和尚會唸經?

俗語說「遠來的和尚會唸經」,意思是,外來專家的意見比較受重視。但遠來的和尚對台灣的再生能源與核能有不同的意見要怎麼辦?

今周刊在2018年7月號的專文「2025年非核家園作得到?德、荷專家獻策」,此文紀錄了對德、荷兩位再生能源專家的訪問。其中一段是「不斷創造新產業、新商機才能壯大再生能源」,並談到「關鍵是要將能源政策結合產業政策。加速淘汰核能、降低碳排綠電占比20%不是夢」。

科技新報也於2018年8月5日報導了「德、荷專家建議台灣更加速發展再生能源」。看來這兩位德、荷專家對再生能源在台灣的發展頗為樂觀。

國際核能新聞(World Nuclear News)則於2018年9月3日報導「麻省理工學院的一項研究顯示,核能對減碳極為關鍵」。由這篇報導看來,台灣在善盡國際的減碳責任下,能否於2025年達到非核家園就有很大的疑問。
 
2018年9月24日的工商時報亦報導,2018第三屆唐獎永續發展的得主,美國的詹姆士.漢森提醒,「如果有人宣稱,再生能源可以取代核能,那是不可能的事。」詹姆士.漢森並已於2016年6月就以YouTube親自說明核能對氣候變遷及後代子孫的重要

顯然,這些遠來的和尚對再生能源及核能的看法截然不同。筆者認為較佳的做法是,從台灣自身的觀點對再生能源及核能的未來作深入的分析。畢竟,台灣的能源及減碳狀況只有台灣人自己最了解,豈能以外來專家的意見馬首是瞻?以下的分析將以台灣觀點來中肯的就事論事,並透明化的報導一些相關信息。

二、再生能源的發展應符合國情

以再生能源來發電時幾乎不排碳,對減緩氣候變遷及極端氣候大有幫助,因而深受各國重視。但再生能源的種類繁多,較成熟的技術包括水力、地熱、風力、太陽能、生質能等。由於每一個國家的國情不同,因此所著重的再生能源種類亦有極大差異。
 
在水力充沛的國家,價格低廉的水力發電就成為優先選項(例如瑞典、加拿大的水力發電可至40-60%左右,挪威更高達95%);在可克服地熱之腐蝕問題的國家(例如美國),地熱發電也成為廉價的電力來源(但有其限度);在水力有限而土地較開闊的國家(例如美國及德國),陸上風電及太陽光電即有相當的發展空間;在廚餘嚴禁養豬的地區(例如歐盟),生質能發電也佔有相當比例。
 
今周刊在同一篇報導中也說到:荷蘭由於有大片淺海與好的風力環境,且政府正在促進產業大規模生產船隻,因此荷蘭會極力推崇風電。
 
風電及太陽光電需靠天吃飯而有不穩定的特性,在還未突破「大量儲電」的瓶頸而且「智慧電網」(smart grid)的應用還在發展階段時,只有與鄰近的電網相連來做調節(互通有無)。而在電網周全且極注重減碳的地區,就大大增加了風電及太陽光電的可行性,例如歐盟諸國。
 
以德國為例,Fraunhofer太陽能系統研究中心(Fraunhofer Institute for Solar Energy Systems)曾詳細整理過「德國2014年的太陽能和風能發電」,(第61頁、第63頁及第65頁)其圖1至圖3顯示,德國與歐盟各國相連之電網可進行電力輸出及輸入,對其再生能源的發展有大有助益:

圖1:德國2014年的電力輸出及輸入狀況。(作者提供)
圖1:德國2014年的電力輸出及輸入狀況。(作者提供)
圖2:2014年德國與法國、瑞士及波蘭的電力輸出及輸入狀況。(作者提供)
圖2:2014年德國與法國、瑞士及波蘭的電力輸出及輸入狀況。(作者提供)
圖3:2014年德國與捷克、荷蘭及瑞典的電力輸出及輸入狀況。(作者提供)
圖3:2014年德國與捷克、荷蘭及瑞典的電力輸出及輸入狀況。(作者提供)

三、台灣的國情

台灣的再生能源國情包括:水力極少,在無法克服地熱之腐蝕問題也無法禁止廚餘養豬的情況下,只好以太陽光電及風電為再生能源的主力。但台灣地狹人稠,高山眾多,地震及颱風也多,政府除了想盡辦法將太陽光電擴大之外,並擬發展遠較陸上風電昂貴的離岸風電。以筆者之見,再生能源政策在「實務上是否可行」應是首要考量。
 
國際能源總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曾於2011年在「智慧電網的技術路徑」中說到:在利用一系列的低碳技術時需要用到智慧電網,例如各種再生能源…..」;並說到:「在世界所有的區域中,急需大型的先導型計畫(指智慧電網)來測試各種商業模式,然後視區域的狀況來採行」。
 
台灣在獨立電網下,未來若以不穩定的風電及太陽光電替代穩定的核電,在實務上需配套的「智慧電網」夠嗎?依台灣的國情,在廢核後台電公司能否持續而充足的供電,將是一項非常嚴峻的挑戰!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台灣這種做法在實務上有無「成功的故事」?還是政府正在做有極大風險的嘗試?
 
理論上,台灣再生能源及核能的發展應學習國情較接近的先進國家,以避免東施效顰。如所周知,日本除了有相當嚴重的地震及颱風外,電網也無法跟國外相連,其國情與台灣較為接近。
 
二戰時日本曾遭原子彈摧殘,311福島核災就是發生在日本,日本的地震與海嘯又比台灣嚴重(海嘯的英文tsunami就是日語發音),日本的技術與管理水準也比台灣高得多,日本難道不是更有理由、也更有條件以再生能源來廢核嗎?但由各種跡象看來,日本反而是在「以核養綠」,為什麼?
 
連日本都沒有因為要發展再生能源而廢核,我們為什麼非得在2025年就達到非核家園?如果「我是人,所以我反核」的邏輯是對的,那大部分的日本人都不是人?在國情相近及台灣事事都向日本示好下,台灣非核家園的政策就更顯得奇怪,政府及環保團體能說出個道理來嗎?

四、歐洲的風電仍以陸上風電為主

歐洲風力協會(Wind Europe)2017年的統計資料(圖4)顯示,歐盟自2005至2017年所累計之陸上風電的裝置容量約為離岸風電的10倍(第17頁):

圖4:歐洲風力協會對2005-2017年陸上風電與離岸風電裝置容量的統計。(作者提供)
圖4:歐洲風力協會對2005-2017年陸上風電與離岸風電裝置容量的統計。(作者提供)

但台灣現在大力發展的風電幾乎都是離岸風電(遠較陸上風電昂貴),此點顯然與歐盟過去的經驗大不相同,其原因頗值得深入探討。研究的結果宜做為台灣自己思考及評估的重點。

五、台灣企業界與媒體的看法

筆者以google上網蒐尋近數月的資訊中,國內的主要報導包括:
 
工商時報2018年7月29 日的社論談到「台灣太陽光電發展困境的檢討」;遠見也於 2018年8月9日報導「太陽能產業慘到令人絕望,連台積電、聯電都認賠殺出」;聯合報則於2018年8月12 日的社論中評論「離岸風電:政府作莊的豪賭」。也看到雅虎2018年9月17日對太陽能廠茂迪的新聞「茂迪緊縮人力,300多名外籍生產線員工提前解約」
 
看來台灣的一些企業及媒體對於再生能源的看法,不像今周刊所訪問德、荷兩位專家那麼樂觀。

六、結語

(一)遠來的和尚由於不瞭解台灣的國情,對台灣再生能源及核能會有一些似是而非的想法實屬正常,而這些想法中難免有「做生意」的考量。以此觀之,他們的意見僅能做為台灣再生能源及核能政策的一項參考,若當成重要依據,則易以偏概全而產生誤導。

(二)國際能源總署在智慧電網的技術路徑中說到,智慧電網是再生能源極重要的配套,而智慧電網的成熟度還待提升;德國Fraunhofer太陽能系統研究中心所整理的資料顯示,歐盟各國可在電力上互通有無,因而對再生能源的發展有所貢獻;歐洲風力協會的統計則說明,歐盟至2017年所累計的陸上風電約是離岸風電的10倍。
 
(三)日本也有很嚴重的地震及颱風,電網也無法跟國外相連,這些國情都遠較歐盟各國更接近台灣。日本的技術與管理水準又比台灣高得多,因此學習日本的再生能源及核能政策是相當合理的做法。但是連更有理由、也更有條件的日本都沒有廢核的計畫(正在以核養綠),我們為什麼非得在2025年就達到非核家園?

(四)台灣若廢核並以風電及太陽光電替代核電,不僅在減碳上難盡到國際責任,台電能否持續而充足的供電也將成為非常嚴峻的挑戰!(智慧電網夠嗎?)筆者認為,台灣的再生能源及核能政策,宜由中肯的專業機構做深入的研究及評估,並對主政者提出關鍵資訊及建議;由主政者衡量其他因素(整體考量)後,在全民利益的基礎上做成決策,這才是「愛台灣」的具體做法,也才符合「人民當家作主」的考量。

*作者為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材料博士,曾任國營事業主管及全國工總環安衛委員會副召集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