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專文:調查局長犒賞謝長廷─淹沈於歷史檔案的二十萬

2023-05-11 06:50

? 人氣

駐日代表謝長廷。(資料照,蔡親傑攝)

駐日代表謝長廷。(資料照,蔡親傑攝)

台灣諺語說:「鴨蛋卡密都有縫」。

「美麗島辯護律師團」當年是什麼身分,一直是對歷史清醒的人,心中的大疑問。從千禧年陳水扁律師當選總統,張俊雄律師擔任行政院長之後,我就盼望他們會全面打開戒嚴時期的檔案,讓台灣有信史,釐清忠與奸之分,奉獻與出賣之別。這本來就是政黨輪替的首要工程之一。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只是事實卻是,當這群辯護律師們掌權後,卻聯手把全部檔案視為禁臠。只准自己和其御用學者可以接近,掩蓋自己的過往,並選擇性的披露黨內外異己的資料進行政治鬥爭。我曾經和張燦鍙、許信良到檔案局,要求看沒有塗抹.掩遮的完整原件檔案,全遭拒絕。一直到蔡英文的「促轉會」時代,依舊是這種行徑。而且根據普世價值與經驗做出的推論,並在言論自由保護下發表,也常會遭到該「律師團」的網軍及其盲目的支持者鋪天蓋地的攻擊、醜化、羞辱。甚而提出訴訟,讓異議者畏懼。

其中最亮眼的「做賊喊抓賊」實例,就是擔任過行政院長,代表民進黨選過總統的駐日代表謝長廷。因之,我於目前在《鏡周刊》及《風傳媒》及發表經法院公證人公證的長文:「真相,不容掩耳盜鈴」,向天向歷史傾訴我這個一生為台灣爭自由,為終結台灣殖民地命運的奮鬥者的心境。

五月五日,謝長廷君控告內人嘉君的訴訟案終於辯論終結,定五月三十日宣判。在長達一年半左右的訴訟中,權高勢壯的謝長廷君聘請兩名律師對付嘉君。同時,他自己在庭外發揮其新黨國體制的影響力,不時攻訐我們夫婦「抹黑他」。我這個經歷舊、新黨國體制摧殘的人,雖經歷無數苦難,仍會不勝噓虛。我不是鐵人,也不想裝聖人。

在漫長的訴訟過程中,嘉君不聘律師,不出庭,自己埋首撰述答辯書十多萬字,闡述台灣白色恐怖時代的歷史特徵,剖析特務統治的面貌,旁徵博引提出註釋註明出處,證據共281項。當時因為黃國書爪耙子事件所衍生出關於特務的言論,其立論根基原本就是她這二十多年來的研究與查證,乃至是親身經歷。所以訴訟過程中,她「不必也不願」再聲請法院「調查證據」,因為所有合理查證,在漫長的研究過程中她早已完成。很令人沮喪的是,她用相當青春歲月的研究成果,竟然連在這塊我們流血、流淚付出極慘重代價創造出來的言論自由的土地上發表,都還要被這群享受前人奮鬥果實的「辯護律師」剝奪並被控告,索賠八十萬元。

謝長廷委任的許惠峰、房彥輝律師在訴訟中表現克盡職責,可惜他們證據聲請越多,只怕越是圖窮匕見。謝長廷不欲人知的真相,越來越清晰可辨,不必等待國家檔案開啟。最後在辯論庭前不久,法院表示對造謝長廷前案的卷宗部分調到了,請我方閱卷。嘉君調回卷宗後,我認為其中一份筆錄值得公開給社會大眾。這份2010年的證詞與我先前提出的證詞一樣,證人都「具結」願負七年偽證罪之責。此刻,我才不忌文章的繁瑣,把該法律公文書完整、隻字不刪的全文公開於此,為歷史存證,徵信於天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