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入住男宿、遭教官性騷擾 跨性別女大生淚訴:我只想要普通的生活,還要等多久?

2018-07-18 21:48

? 人氣

跨性別學生小雯訴說考取長庚大學以來被迫入住男生宿舍、遭教官羞辱「你是男是女,不是這國家的人嗎」、錄音申訴性騷擾還遭提告等困境,目前處於休學狀態的她哽咽地說,「我還要等你們幾年,才可以再進入學校?」(陳明仁攝)

跨性別學生小雯訴說考取長庚大學以來被迫入住男生宿舍、遭教官羞辱「你是男是女,不是這國家的人嗎」、錄音申訴性騷擾還遭提告等困境,目前處於休學狀態的她哽咽地說,「我還要等你們幾年,才可以再進入學校?」(陳明仁攝)

「能不能讓我當個普通的女生、有普通的生活、有普通的大學唸?這樣就好了……」跨性別女大生小雯(化名)18日在人本教育基金會、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陪伴下召開記者會,淚訴考取長庚大學以來被迫入住男生宿舍、遭教官羞辱「你是男是女,不是這國家的人嗎」、錄音申訴性騷擾還遭提告等困境。

據人本基金會提供資料,小雯是一名跨性別女性,在醫生評估下接受賀爾蒙治療,女性性徵開始發育,希望能入住女生宿舍。然而,儘管出示長庚醫院診斷證明、多次與校方溝通,長庚大學依然要小雯入住男宿。

因為時常感受到周邊異樣眼光,小雯到深夜才敢進入男宿、清晨又必須趁眾人還未睡醒時急忙離開,長期以來肝指數出現異常。

20180718-「讓每個孩子都可以成為自己-從立即停止在校園中的隔離與歧視開始」記者會,會中跨性別學生小雯的長庚醫院的診斷証明書,醫生建議照個案自身性別認同安排住宿。(陳明仁攝)
跨性別學生小雯提出長庚醫院的診斷證明書,醫生建議照個案自身性別認同安排住宿。(陳明仁攝)

而在與校方溝通過程中,小雯被辱「男扮女裝」、「偏差行為」,遭教官質疑是男是女,又嗆「我是基督徒、我只相信真理,上帝造人只有造男跟造女,沒有第三類的」,因此錄音向校內性平委員會申訴。

性平委員會雖認定教官有言詞性騷擾事實,但教官、學務長也向小雯提告,指錄音是妨害秘密、在休學申請書上提及性騷擾是誹謗、向諮商輔導組求救的簡訊是「恐嚇」等,而小雯在記者會上也情緒激動、不斷拭淚。

「能不能讓我當個普通的女生、有普通的生活、有普通的大學唸?」小雯表示,2017年7月到8月校方雖然同意與她開會,但到現場校方卻強調只能住男宿,「跟我講男宿多好、多棒、多漂亮……原本開會不是說要『討論』?討論到後來說讓學生妳就這樣子、妳住男宿、沒有其他選擇、我給妳的選擇就是男宿的左邊右邊。」

性平會認定總教官性騷擾成立 卻沒有懲處

而據小雯錄音內容,提出住女宿的請求時,學務長質疑,「這種例子在學校不是第一次、第二次了」,質疑有其他男同學化妝、擦口紅、留長髮、穿裙子也住男生宿舍,「他也是這樣啊,所以不是只有你最特殊」。住宿組長則告訴小雯可以「中性一點」,不要「刻意讓自己好像很女性化,讓大家特別注意你」。

教官在會議上逼問小雯「是男是女」,強調「上帝造人只有造男跟造女,沒有第三類的」,小雯錄音後向性平委員會申訴,也被認定教官性騷擾為事實,然而,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表示:「學校沒有任何懲處,只說要上8小時性平教育!說得好像她不是上帝的子民、不是我們的公民……」

「既然性平會已認定總教官性騷擾成立,他就該離開教職,他的性平意識跟基本概念,沒資格留在教育現場。」馮喬蘭強調。

這些錄音讓教官、學務長提告小雯妨害秘密。小雯表示,對方知道有錄音以後的反應是:「總教官跟學務長知道我有錄音,說我這樣做傷害他們對學生的『愛與信任』──性騷擾是『愛與信任』嗎?」

伴侶盟秘書長簡至潔表示,小雯向諮商輔導組組長訴說心事,傳簡訊表示「就算要我離開學校,要離開的也不只我一個」,簡訊隨後外流到學務長、教官手上,兩人對小雯提告「恐嚇」;小雯在休學申請書上寫休學原因是「性騷擾」,也被告「加重誹謗」。

校方通過「小雯條款」 性別認同以身份證為準

目前小雯正在休學中,談起為何休學,小雯表示是因今(2018)年校務會議決議「本校男女宿舍分宿管理,性別認同以身份證為準」。小雯說:「他還說,如果你不從就只能住性別友善宿舍,那天我們宿舍自治小組委員努力跟學校表達抗議,學校說不管,3月20日要通過這校規!人本問說,要不要問性平會:這樣的法律合理嗎?他們說這叫『小雯條款』,這樣真的合理嗎?」

而本日也有出席記者會的小雯爺爺則言,長庚大學男生宿舍上掛著「女生止步」的牌子,雖然看似學校對小雯特別好、特別留一個房間給她,「但上面寫『女生止步』,她覺得好像墳墓上的牌子一樣,她不敢進去,所以開始流浪生活……這段時間發現她的身體跟精神已經要崩潰了,她沒有犯什麼錯,為什麼用這方法來懲罰一個學生、讓學生心理要崩潰了?」

「請問教育部要面對幾件跨性別失學案件,才會去處理?要看到幾件跨性別命案,才會去看到最基本、跟更多人一樣普通、基本的權利?」小雯說。

「台灣太多這種案子了。」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陳宜倩感表示,雖然台灣號稱逐漸邁進「民主國家」、有了《性別平等法》與《性別平等教育法》,目前還在審查國際公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但仍發生小雯這樣的案例,也不是個案。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陳宜倩,出席「讓每個孩子都可以成為自己-從立即停止在校園中的隔離與歧視開始」記者會,會中播放被指涉性騷擾錄音時,跨性別學生小雯先避聽免二次傷害。(陳明仁攝)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陳宜倩感表示,雖然台灣號稱逐漸邁進「民主國家」、有了《性別平等法》與《性別平等教育法》,但小雯這樣的案例卻非個案。(陳明仁攝)

「是社會無法理解人類複雜度?我們教育還沒更新?家長太忙、學校老師也還無法更新?我們教育沒辦法改變去幫助一位學生,她只是要去讀書,我不知道這樣要怎麼讓我教小孩!」陳宜倩嘆,也酸性別平等的小冊子無法更新到校方腦袋,「這樣我會覺得我的學術毫無精進,我的論文寫完10年了,到今天都還可以用。」

伴侶盟秘書長簡至潔表示,小雯一直強調「我是個女生,我就入住女宿」,這是許多跨性別學生的困境,並不是個案,在很多學校都有。有學校會要學生負擔差價住單人房、住邊間、或住身心障礙房間,這些作法都缺乏對跨性別學生的尊重。

處理跨性別學生住宿 伴侶盟建議3原則

6月伴侶盟曾召開性別友善政策之論壇,簡至潔表示,在處理跨性別學生住宿時,校方態度應遵守以下3個原則:

1. 讓學生住進符合其性別認同的宿舍,若學生覺得困擾,學校才可以安排其他替代選項給學生,與男宿、女宿隔離的「性別友善宿舍」也應該是在學生主動要求時才能提供。

2. 處理過程要避免讓學生出櫃,例如長庚大學讓小雯住進男宿,就等於逼她天天出櫃。有些學校會要求跨性別學生自己找室友、有室友願意一起住就可以入住,但找同伴的過程也是逼迫跨性別學生出櫃,「這些都是非常不適當的,增加他的困難、經濟上的困難、或各種條件的困難,也增加不平等的處境,容易造成跨性別學生的輟學。」

3. 其他同學或家長是否覺得「不舒服」,不應成為不讓跨性別學生入住的理由:「絕對不可以拿其他人的『不舒適』當作學生不能入住性別認同宿舍的理由,要去溝通、理解這不舒適的來由,去降低,而不是『因為大家沒準備好,我就剝奪你的基本人權』。」

20180718-「讓每個孩子都可以成為自己-從立即停止在校園中的隔離與歧視開始」記者會,右三為主持的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右二為跨性別學生小雯,左三是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簡至潔。(陳明仁攝)
跨性別女大生小雯(化名)18日在人本教育基金會、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陪伴下召開記者會,與會人士針對此一個案進行討論。左起為伴侶盟律師潘天慶、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簡至潔、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及跨性別學生小雯。(陳明仁攝)

教育部:學校不可因性別認同對學生有差別待遇

記者會上,人本執行長馮喬蘭對教育部專門委員黃蘭琇遞出申訴書,而黃蘭琇也聲明教育部立場:「不管你的性別認同、性別傾向、性別特徵是什麼,都沒有人該被這樣對待,學校不可以因為性別認同對學生有差別待遇,不可以讓學生有不公的感覺──當然這也必須坦承,我們還有很大一段路。」

「這議題很困難,各大學宿舍環境限制及一些人對性別的觀念,還有一段我們需要努力的空間,這是現階段很不容易處理的問題。」黃蘭琇說。

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出席「讓每個孩子都可以成為自己-從立即停止在校園中的隔離與歧視開始」記者會,會中播放被指涉性騷擾錄音時,跨性別學生小雯先避聽免二次傷害。(陳明仁攝)
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表示,教育部的說法並未讓校方感受到壓力,她認為,校方應該要受到改變。(陳明仁攝)

黃蘭琇表示,關於教官性騷擾狀況,教育部已建議小雯依法進行申覆,教育部也會監督學校處理狀況;制度面上,教育部會在8月召開全台大專院校學務長會議,「希望有相關意見分享,我們會把這些事情帶回學校裡面去」;至於宿舍管理,黃蘭琇說這屬大學自治、尊重學校,「但希望透過這議題讓學校、學生彼此互相尊重自治,找出學生可接受的方式對宿舍進行管理,希望引導學校對學生友善對待,不管何種性別傾向。」

聽完黃蘭琇回應,小雯哽咽:「我還要等你們幾年,才可以再進入學校?」而馮喬蘭則提醒:「說這樣的話,學務長跟總教官不動如山,沒有因此受到壓力、被要求改變或受到懲處,他們應該要受到改變。」而黃蘭琇則說,教育部會積極找學校溝通,承諾會盡力做到在9月讓小雯順利重返校園。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