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代儒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腐女的盤子:《滿島光未眠》選摘(1)

2021-09-29 05:10

? 人氣

作者藉「BL」書寫自己對愛情的想望。示意圖。(取自pakutaso)

作者藉「BL」書寫自己對愛情的想望。示意圖。(取自pakutaso)

最開始總是這樣一種提問:「一個男子,抱著一個和他體型相似的男子,會幸福嗎?」這些對人的指教,託付於連鎖信般的內容,並非在索討任何解釋,僅是讓人跟著無關緊要的抄錄,橫斷地收取限定的靈魂。總覺得這樣不由分說的提問者,或許過往一路平安,於是容許世界的一種可能,隨意從口中消泯。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那麼,如是帶著恐懼與憤恨的人間,勢必難以想像:男孩與男孩相愛,男孩被另一個男孩傷害;男孩間的曖昧何以能生出千百種甘露淋漓,又不時常只是眼淚。

有一種情感,實踐在畫格與線稿之間,在簡名為「BL」的敘事之間—輕薄的紙張上能感覺厚實血肉,給予親密關係的完全慷慨。在每個女孩都注定失戀不被愛的耽美故事裡,同樣讓許多女孩欣悅於一種無效的愛。撩起方方面面的歡愉,感到真正的幸福。

這使我想起了多年以前的同窗K。在那樣初初的互聯網時代,倚賴大量轉寄怪奇圖片與消息以獲取某種友誼的聯繫。她總把自己的情感用雅虎電郵信箱勾入,夾帶陌生男子互相擁抱的大片肉色身體,用雲端傳送情事的便利,對我們育成。

有時開啟,不意最底下還有動畫檔要領受,滑移那些十八禁的範式,往復的動作色氣滿溢,供給收信者的想像足以更新,使寥寥圖說變得十足可信。在那個我們連談論愛情也許都不知道該從何談起,對觀看赤裸的經驗值仍然過低,無論身體或是心意都扭捏的年少時代,她便知道怎麼去直面這種「好難想像」,去竭力保證這座歧路花園的純粹且美麗。

其後她在電子信中誠實告解:已不能從異性戀愛獲得熱情,必得經由男男情愛,才能承載自身欲望的重新萌發。我不知道她是否於此間多次重擬她的表白,不知道其他人如何回應這份過深的情感支付。她企圖在電腦螢幕前選定收信的我們,給出了一種極為私隱的試探:關於她那最為煽情部分,如何變成日常的催情藥錠。並且需要我們知曉那些廓線分明的邊界。

看似極普通的交談,如果我們學會不驚慌,抑或,如果我們原就不驚慌,好像她可以向我們再靠近一些。宛若尋找同道一起索愛—因她不能確定那對我們是不是同樣的餽贈。

往後未曾再有過聯繫的日子裡,在某些時刻,當我回憶起《蒙馬特遺書》裡那個生理男孩,總無法陌生於他後來之問:「男人的身體就不美嗎?」即使訴說的方式與對象並不相同,卻同樣單向的情感話語。

男孩之間的情愛,終也會為非關男孩的自己帶來某種幸福快樂的感覺,我對知曉這份情感全然沒有一絲阻隔與困難。或許是因為我的這份性情在更早之前就已經完成了吧。也或許,一個人的身體會否溫暖得令另一個人想要哭泣,那攸關機會與命運。之於現在的我所能完全明白的僅是:一根手指能夠抵達另一根手指究竟有多珍貴。幾乎創世紀。而愛的剝脫,那只是其一。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