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世界盃狂歡的陰影

2014-06-14 18:41

? 人氣

球員積極備戰。

球員積極備戰。

巴西寄望世界盃帶來經濟利益和增強國際角色,但建設項目嚴重超支,使民生承受沉重壓力。民眾多次發動全國規模的示威和罷工,引爆暴動,當局兩度派遣軍隊清場。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全球規格、水平與知名度最高,四年一度的國際足聯(FIFA)世界盃足球賽,六月十二日起在巴西十二個城市開賽,全球三十二隊國家隊分八組展開淘汰賽角逐冠軍。巴西寄望世界盃帶來龐大經濟利益外,同時為爭取擴大聯合國安理會席次努力加分。

過去一年間,部分巴西人因為不滿政府一再追加世界盃預算而犧牲民眾應有福利,數次組織全國性示威遊行,抗議政府監督不力並毫無節制地追加預算,要求政府取消舉辦世界盃,其中一場在聖保羅和里約熱內盧同步的示威活動創下破百萬人參與的紀錄,人數直追舉世知名的嘉年華會。

五月結束、離世界盃開幕僅十多天的時候,巴西十二個城市仍有三座球場的建築進度嚴重滯後,而所有球場均超出預算。首都巴西利亞(Brasilia)的新體育館耗費八億四千九百萬美元,是最初預估開支的三倍;巴西東北沿岸最大城市薩爾瓦多(Salvador)也不得不放棄計劃中的捷運系統,以免總計一百一十億美元預算再度透支;位於亞瑪遜雨林的大城瑪瑙斯(Manaos)的球場耗費二億七千萬美元,也面對球員團體批評,由於該城位於高溫又潮濕雨林沼澤地帶,不適合足球運動,賽後勢必被棄用,這顯示當局的計劃不周。

五月中旬以來,包括賽場在內的巴西五十個大小城市爆發近期最大規模的反世界盃示威,東北部城市雷西菲(Recife)在警察罷工之下,演變成劫掠商店和襲擊車輛的暴亂,至少八人死亡。四月中旬薩爾瓦多市也因警察罷工後發生騷亂,當局出兵二千五百人平亂,是兩個月內針對世界盃問題的第二次出兵。

抗議舉辦世界盃的矛頭直指巴西總統羅賽夫(Dilma Rouseff),示威者指她犧牲民眾的福祉,被虛名沖昏頭,讓民眾勒緊腰帶辦比賽。種種跡象顯示,二零零七年舉國因取得世界盃主辦權而短暫歡騰後,民眾很快便開始後悔。

二零零七年巴西作為「金磚四國」中拉美最大經濟體,當時的年經濟增長率為百分之五,今年已跌至百分之二。世界盃不斷追加預算,房租、基本食品和日用品等物價繼續狂飆,公車也要漲價以填補預算短缺,終於導致地鐵員工、教師、警察相繼上街示威抗爭。原住民甚至在被強行徵收土地上興建的比賽場館紮營,羅賽夫不得不以軍隊進行「清場」,這些尷尬局面都是承辦世界盃時始料不及的。

催淚彈取代開幕煙花

世界盃開場賽前一週,巴西經濟中心聖保羅市的聯邦警察針對罷工的地鐵員工發射催淚彈驅散,被媒體冠以「催淚彈代替開幕煙花」,工會揚言罷工將無限期繼續。里約熱內盧的教師也上街遊行,要求提高薪金及改善工作條件;市民亦表達要求政府在公共交通和平價住房上加大投入的訴求。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