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俊宏觀點:他們的的確確是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1953年5月19日,年輕醫生黃溫恭被槍決於馬場町。(圖為馬場町紀念公園之碑文)

1953年5月19日,年輕醫生黃溫恭被槍決於馬場町。(圖為馬場町紀念公園之碑文)

2017年12月24日黃年先生在聯合報發表了題為「沒有真相沒有正義 ─ 從馬場町銘文看轉型正義」一文。

綜觀黃文所欲陳述的重點大致有三:

1、 馬場町是一九五○年代槍決所謂政治犯的刑場。紀念公園有一塊石碑,碑上的銘文只提那些被槍決的人為「熱血志士」,不提這些人的「匪諜」身分,是故意掩藏,沒說出真相,此乃「馬場町銘文陷阱」。

2、 當年國民黨槍決這些匪諜具有國安正義,死者是內戰敵對政權的第五縱隊,他們為中共犧牲,為中共工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烈士。當年國民黨的處置手段或可議論,但此事的本質是國家安全事件。言下之意是這些熱血志士本就應殺應關的。

3、 蔣介石對台灣有功,他讓台灣免於被共黨統治,並建設台灣發展經濟,提升台灣人民生活,對蔣介石的評價不能只談過不談功,必須功過並陳,否則同樣墜入「馬場町銘文陷阱」裡。

黃文的以上思維可以說是典型的藍營思維,多年來每遇民進黨拋出的轉型正義,藍營總習慣如此回應,並高喊綠營在清算鬥爭,在追殺。

以下就依黃文的上述觀點,談談藍營對白色恐怖轉型正義的心結。

馬場町紀念公園(北市府)
馬場町紀念公園(北市府)

首先談談馬場町這些被槍決者的真相,先看看被槍決者的幾篇遺詩:

黃賢忠:

鯤島到處有啼痕,早將此身獻人群

但願同胞齊奮起,刀斬斧截安足論

滿腔熱血為三臺,從來未作死安排

若得瘦骨埋斯土,魂兮歸去亦快哉

生死早已置腦邊,縱入地獄亦泰然

獨有一事倩未盡,寡妻孤女問誰憐

黃昏入海搏蛟龍,碧血橫染馬場町

千萬頭顱作一擲,人民從此享太平

「以數十年有限生命,立億萬年不朽事業,雖敗猶榮,雖死無悔」

林正亨:

乘桴泛海臨台灣,不為黃金不為名。

只覺同胞遭苦難,敢將赤手挽狂爛。

半生奔逐勞心力,千里河山不盡看。

吾志未酬身被困,滿腹餘恨夜闌跚。

李來基:

鳥兒像告訴什麼似的在春空中飛鳴,

遠遠的汽笛留下幾道餘韻,

像吞沒無數的憂愁,

難道生命是塵埃,愛情是沙土?

拭淚吧!為了至愛的被壓迫同胞,

春風微微的像柔呼的歌唱,

在歡送我們光榮的死亡。

再看看他們留下來的遺句:

黃秋永:

每觀三民主義之掛牌,言而津津,行而茫茫,國政之腐朽,貪污之群而成財閥,無產階級之被壓,人民之被剝削血汗已乾矣,此急難,願效微軀,忠義奮發,生當隕首,死當結草,為無產階級犧牲,為民族解放,掃除賊黨,肅清害蟲,此我心跡也。……

張棟材 致父母遺書:

父母親鈞鑒:兒1949年5月參加革命先鋒隊後,從事台灣人民的解放運動,奔走革命,流離外鄉,在此臨別之時,思及雙親,兒不能盡反哺之義,自慚悲憤,斷腸如割肺腑。兒之宿願在人民解放也,惜乎中途挫敗,竟不能眼見祖國之長成與繁榮矣,然人類之前途已充滿輝煌之光明,懇請父母親切勿悲痛…

從這些嘔心泣血所展露的深沉心願看來,難道黃先生還要把這些人看成只是匪諜嗎?

「2016年五零年代白色恐佈受難者秋季追思慰靈大會」在馬場町紀念公園舉行,圖為馬場町土丘-甘岱民攝
「2016年五零年代白色恐佈受難者秋季追思慰靈大會」在馬場町紀念公園舉行,圖為馬場町土丘-甘岱民攝

再看看這些人的事蹟。

鍾浩東:日據時代從事反抗日本運動,抗戰時轉赴大陸參與國民黨的對日抗戰,後因對國民黨失望,加入共產黨。被捕後,當局顧慮他岳父蔣渭水在台灣民間的聲望,只輕判感化三年,然其手下幹部多人已被處決,他不屑獨活,不願接受感化,最終從容就義。

許強:台大醫學院內科主任,被認為很有可能得到諾貝爾醫學獎的台灣人,被捕後,當局有意留才,希望他寫一篇悔過書,就可免死,他卻堅持不肯寫,因而從容赴死。

張志忠:日據時期因反抗日本殖民而入獄,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主要領導人之一,被捕後蔣經國曾兩度親赴獄中勸其投降,他的回應卻是:

「我是共產黨,你也曾經是共產黨,所以不要再浪費口舌了,讓我為理想獻身吧!」。

簡吉:日據時期見農民子弟因家境貧苦,無法好好念書,常難過落淚,後毅然辭去優渥教職,投身農民革命運動,為台灣農民組合創始人,為此日據時期兩度被捕,坐了十一年牢,194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被捕後槍決。

從這些臚列出來的遺詩遺句以及動人事跡,相信黃年先生應可領會出真相到底是甚麼,真相是這些人不是匪諜,而是具有崇高理想的革命志士,他們不僅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烈士,他們還是台灣人民的烈士,他們的革命初心,從日據時期未加入中國共產黨就已開始,他們的犧牲奉獻既立足於中國人民也立足於台灣人民,為的是推翻惡質的國民黨政權,讓台灣人民乃至中國人民翻身。

因此,馬場町銘文稱呼這些人為熱血志士,是徹徹底底地說出歷史的真相,毫無掩藏,匪諜只是國民黨的用詞,吾人不屑引用,馬場町銘文既無陷阱亦非「僞史、穢史」,只有像黃年這類獨台反共頑固不化的人才會如此不堪看待。

其次,談談藍營心中所謂蔣介石的「功」。藍營心中蔣介石的功有二:

1、 保住台灣,沒被中共統治。

2、 建設台灣,使台灣人民生活提升。

這是事實,但想要據此合理化蔣介石的白色恐怖行為,恐太過牽強。因為當初國民黨的殺人,並非出於為了台灣人民著想,而是為了保住自己的不義政權,是為了怕被人民推翻而用極其殘忍非法的手段撲殺革命者的,是出於獨裁者的私心。

至於保住台灣以後,台灣經濟起飛,造成台灣人民生活提升,這是事實,不能否認。不過這可以在台灣的經濟發展史冊上,為蔣介石記上一筆,甚至可以為他立碑紀念,但絕不是那象徵威權統治的「中正紀念堂」。

20171231-空污配圖:空氣品質指標(AQI),PM2.5,紅害,境外空污,霾害沙塵,中正紀念堂,自由廣場。(陳明仁攝)
作者認為蔣介石統治台灣曾經使用的恐怖手段不容掩蓋,對台灣蔣介石有功有過,可以立碑但不該是中正紀念堂。(陳明仁攝)

同時我們也不能同意以功過並陳的方式模糊蔣介石在二二八及白色恐怖時期,對台灣人民心靈所鑄下的深重傷害。功即是功,過即是過,清楚分辨,才能是非分明,讓真相浮現。

長久以來,國民黨就是以這樣的心態,不肯坦然徹底地承認當年犯下的罪行,企圖蒙混過關。但台灣人民並不領情,二二八及白色恐怖在臺灣人民內心深處已烙上「反外省人」及「反國民黨」兩大情結。這兩大情結一直成為民進黨操作反國民黨的有力武器,君不見每遇選舉「勇敢的台灣人」「台灣人要出頭天」等口號,聲聲入耳,省籍情結的發酵最終讓國民黨崩塌瓦解。熟令致之,始作俑者,當然是國民黨自身。

於今,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夾執政優勢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就條例的內容來看,開放政治檔案、消除威權象徵、保存不義遺址、平復司法不法、還原歷史真相、處理不當黨產等,那一項不是台灣轉型正義所應該做的。而當國民黨執政的時候,不好好處理這些轉型正義的事,而是一味的迴避、硬拗、打折扣。等到民進黨上台後,要徹底處理時,卻高喊「追殺」「清算鬥爭」「沒有真相沒有正義」,這是何方邏輯,無非是破落戶的哀鳴而已。

促轉條例的成敗,有賴於日後成立的促轉委員會能不能客觀不帶政治正確的處理各項內容,吾人必須好好監督。我們也不排除民進黨有藉此條例進行對敵對勢力清算鬥爭的可能,但局勢演變至今,歸根結柢是誰授人以柄,藍營至今能不幡然醒悟哉。放開你們的心結,不要想硬拗,坦然面對歷史的裁判,拋開包袱,或許還有浴火重生的可能。

最後,我岳父也是馬場町犧牲的烈士,在此我誠懇地呼籲黃年們不要污衊他們,他們不是匪諜,他們的的確確是「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作者為1970年代政治犯。(原標題為: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 和黃年談談藍營面對白色恐怖轉型正義的心結)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