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邦華觀點:疫情替反智防疫做了一次快篩

2021-06-11 06:50

? 人氣

做為防疫指揮官,陳時中許多言論反科學違專業。(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做為防疫指揮官,陳時中許多言論反科學違專業。(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台灣從所謂的防疫模範生落下馬來之後,國外媒體諸多報導與分析,其中批評台灣活在一種虛假的安全感中最為一針見血。問題是這種虛假的安全感是怎麼來的? 如果仔細去反省,這和台灣已經走向川普式的反智民粹主義有關。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台灣是少數世界上不做普篩,不做快篩的小國。因為國內沒有偵測到本土疫情,因此不做普篩乍聽之下有其道理。但也正因為如此,邊境快篩尤其重要。但是被問到為什不做邊境快篩,疫情指揮官陳時中的答覆是,因為會有偽陰與偽陽。這句話基本上就有反智的成分。快篩因為快,當然會有偽陰與偽陽。但是好處是可以戳破那些真正的偽陰,就是無症狀的感染者。後來台灣人出國屢被其他國家驗出陽性確診,其實是最好的證明。但是每當有這樣的例子出現,陳時中的回答是對方的檢驗不正確。不是一次而已,而是每一次。意思是指要台灣人出國被驗出有新冠病毒,就是對方國家的檢驗出了問題,而不是我們社區已經有隱性傳播者。這種回答就進入了標準反智的範疇。聽起來就是川普會說的話。因為川普不會錯,從來沒有錯過,要是出了問題,一定是對方的錯。

反智的話語要被大眾接受背後要有一個主力在支撐,那就是民粹。川普是靠操弄反非法移民起家,後來才是仇中。台灣很簡單,就是仇中。小明事件是在疫情下操弄仇中情緒最具指標性事件。因為標準不是小明們身上有沒有病毒,而是國籍有沒有選對。因為一個非戰之罪而讓未成年的小孩與被迫與原生父母骨肉分離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如果不是發生在共產社會,那就是法西斯主義的社會。而台灣因為仇中,正在往後者,就是搞極端民族主義的方向邁進而不自知。所以陳時中的國籍說會讓許多國人熱血沸騰,支持了一個任何真正民主國家都不可能做的決定。在這之後,當然陳時中說甚麼就是甚麼,不可挑戰,更不可違背。

但是事實上,不帶任何意識形態去檢驗陳時中所說過的話,有太多不是跟科學沒有關係,就是反科學。到現在台灣疫情大爆發急需疫苗救命的時候,當被問到中國大陸的疫苗,他還是忍不住要說他們在打的我們不敢打的話。而不是中國大陸的疫苗保護力沒有其他國家高,要是可以的話,我們儘量爭取保護力高的為主。顯然到現在,陳時中沒有意識到,這是全世界的傳染病,對,它是從武漢起家,但是現在已經到了Alpha(英國變種),Delta(印度變種)了。可不可以至少告訴我們,所有陽性確診中,Alpha 以及Delta的比例有多少? 所以我們才知道接下來疫苗的取得要往哪個方向最為正確。要是Delta已經進入社區,那麼對不起,只要WHO通過的疫苗,相信都會有人敢打!

台灣的防疫固然可以從仇中開始,但是卻不可能以仇中來結尾。任何還不能體會到這一點的人,不適合再當疫情指揮官。如果說這一次台灣疫情爆發有任何一點正面的意義,那就是替台灣以民粹為中心思想的反智防疫,做了一次快篩。發現原來之前都是偽陰,現在正一一變陽。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