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青龍觀點:從「鮭魚之亂」談台灣這個偽善之島

2021-03-31 05:50

? 人氣

正如同法國哲學家保羅‧利科(Paul Ricoeur, 1913-2005)認為自我身份之構成,並非只是自我的建構,而是必須透過他者的參與,在不斷地在自我表述與接接他者訊息之間,相互溝通與交流而逐漸浮現出自我的面貌。任何不對等的交換條件,只會流於識人不明的愚眛或虛偽造假的表象。因此,利科認為「我是誰?」這個問題,只能透過敘事中建構的身份(narrative identity)來回答,它透過回顧我說過什麼話、我做過什麼事、我曾與什麼人交往、我對什麼事情負過責、我對自己和他人作過什麼允諾……,在這各層面活動的經驗中,透過重新述說我的生活故事(life stories),來重新編織(refiguration)我的身份。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換句話說,當我們在回答「我是誰?」(Who am I?)的問題時,我們不是就「什麼(what)是自我」的問題來回答的,而應是就「誰(who)是自我」的問題來回答才是,其中這個「誰」(who),指的不是自我的某個本性或本質,而是指那些曾與我相遇、相知、相識的所有「他者」。而整個建構自我的過程中,我唯一要做的事,其實也只是真誠面對而已。台灣啊,妳真誠地面對過自己嗎?!

*作者為南華大學通識中心專任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