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的日本:失業民眾與日俱增,為何申請救助金的人數反而越來越少?

2021-01-28 20:10

? 人氣

日本疫情持續升溫,近日甚至傳出緊急事態宣言有可能再延長的消息。(美聯社)

日本疫情持續升溫,近日甚至傳出緊急事態宣言有可能再延長的消息。(美聯社)

日本受新冠疫情持續升溫影響,失業率持續攀升,其中以各大行業的兼職人員受到的衝擊最大,不少原本仰賴兼職維生的民眾,都因疫情失業而陷入困境。但從申請日本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以下稱「生活保護制度」)的統計人數來看,實際上申請生活保護的民眾僅在去年4月首次發佈緊急事態宣言出現大幅增加,而後甚至比未有疫情2019年同期還要低。究竟在貧困民眾與日增多的情況下,民眾不選擇申請生活保護的原因為何?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根據日本《生活保護法》及《憲法》第25條所設立的「生活保護制度」,為日本當局對貧困民眾等弱勢族群直接發放補助的社會福利制度,資金採一半由地方各級政府列入財政預算,一半由中央政府支付的形式。目前日本全國約有214萬人申請,且隨高齡家庭越來越多,申請生活保護的家庭也有與日俱增的傾向。

從疫情爆發至今的申請情形來看,日本當局首次在4月實施緊急事態宣言政策時,申請補助的人數較2019年同期增加約24%。但到了5至8月時,申請人數卻比2019年同期還要低,而後在9、10月雖有些為增加,但平均數值都落在1%至2%,沒有太大增加幅度。

《朝日新聞》推測,4月到5月不過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之所以會出現如此大的差距,除可能與日本政府配合疫情,推動補助租金等對策,讓民眾除了生活保護還有其他選擇有關外,許多處境急需支援的民眾拒絕申請生活保護補助,也是影響因素之一。

像是一名每個月靠著2萬日圓(約合新台幣5372元)的微薄年金收入,及打零工過活的60歲後半女性就表示,她寧可餓死也不要申請生活保護。她表示一旦申請補助,政府就會寄送通知給申請人的兄弟姐妹或子女,詢問他們是否能幫助申請人,她因為不想讓家人知道自己的處境,所以不願意申請補助。

另一名因疫情失去兩份兼職工作的50多歲女性,雖然因失業而為房租、生活費煩惱不已,但她在聽聞申請補助後,政府會對自己的親戚及子女調查,為了不造成已經在獨立的子女的困擾,她也完全不考慮申請生活保護補助

從日本現行的《生活保護法》規定來看,扶養義務人的扶養權優先於政府的生活保護制度,2014年的修正法案更明定受理機關在受理申請後,必須要照會申請人的扶養義務人。除非申請人的扶養義務人曾對申請人家暴,或申請人為70歲以上的高齡民眾、長期聯絡不到扶養義務人等情況,才可以免除照會程序。但厚生勞動省強調,《生活保護法》規定僅描述扶養權「優先」於生活保護,並不是沒有照會扶養義務人就一定不會通過申請。儘管如此,仍有很多民眾因相關規定而不願申請生活保護。

長年致力幫助貧困民眾的日本一般社團法人「つくろい東京ファンド」(Tsukuroi Tokyo Fund)代表理事稻葉剛指出,受疫情持續惡化影響,走投無路的民眾越來越多,但實際上申請生活保護的人數卻不成正比,其中最大阻因便是前述提到的「照會」程序。同法人近期實施的調查也顯示,有多達3成的民眾因為不想被家人知道自己的處境,故不想申請生活保護;反之若生活保護制度沒有照會程序,有多達4成的民眾願意提出申請。

為改善這種窘境,「つくろい東京ファンド」於今年1月中旬在網上發起連署活動,請求政府將生活保護制度中的照會程序,改為只有申請者主動提出希望調查家人是否願意扶養時,才需要進行,盼藉此讓更多需要幫助的民眾可以安心申請補助。目前連署已突破3萬大關,相關單位預計在近期向厚生勞動省提交連署結果。

《朝日新聞》也評論,受疫情不穩定影響,厚生勞動省於去年12月特別在官網上「宣傳」,稱「申請生活保護補助是國民的權利」,鼓勵有需要的民眾積極申請相關補助,但在民眾行使自身權利前,政府應先調整生活保護制度的照會程序等內容,以提高福利制度的使用率。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