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靜波專文:日本無條件投降的決定怎麼做出來的?

2021-01-23 06:20

? 人氣

筆者認為,隨著結束戰爭詔書的發布,多數日本人獲得的解脫感、解放感和戰敗的屈辱感、沮喪感交雜在一起,五味雜陳。示意圖。(資料照,AP)

筆者認為,隨著結束戰爭詔書的發布,多數日本人獲得的解脫感、解放感和戰敗的屈辱感、沮喪感交雜在一起,五味雜陳。示意圖。(資料照,AP)

日本大概從沒想到會有戰敗的一天。1894年,發動近代以來第1次有規模的對外戰爭,凱旋而歸,獲得了2億3000萬銀兩賠款和占有台灣;1904年,再次悍然發動對俄國的戰爭,雖然打得相當艱難,最後還是獲勝了;以後在中國的領土上,從北到南,橫行恣肆,步步擴展,雖然遭到中國軍民的頑強抵抗,卻幾乎是連戰連勝,整個日本人的「大和魂」,達到極度膨脹的境地。以後一路向南,占據了法屬印度支那,偷襲珍珠港,擊潰英國在東南亞的勢力,占據了馬來半島和印尼群島,那時日本人所畫的大日本帝國版圖中,整個東亞,從北到南,都在太陽旗的照耀下。然而1942年6月中途島之戰以後,日本便感到美軍的強大攻勢,此後雙方雖各有勝負,但日本已明顯處於守勢和敗勢,到了1945年,日本漸漸走向了窮途末路。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1945年初,美軍奪回菲律賓,之後經過苦戰,全殲硫磺島上的日本守軍。2月,美、英、蘇3國在雅爾達舉行會議,商議戰後如何處置德國和日本的問題。對日本頻頻發動空襲的同時,4月,美軍進攻沖繩本島,2個多月後,沖繩的日本守軍被全部消滅。美軍已逼近日本本土。與此同時,盟軍在5月8日攻占柏林,希特勒德國全面崩潰,歐戰結束。

這時日本全國上下已是哀鴻一片,民眾已被戰爭拖得精疲力竭,除了中國戰場上還盤踞著相當的日軍之外,日本國內幾乎已經沒有可投入有效作戰的生力軍了。但是日本上層依然沒有或不敢表現出投降的意向。1945年3月,日本內閣決定組建國民義勇隊,動員國民學校初等科畢業生直到65歲以下的男子,以及45歲以下的女子組成輔助部隊,從事防空、陣地構築、運輸、警備等活動,與軍隊一起參與輔助戰鬥。

6月8日召開的御前會議上,透過了《今後應該採取的戰爭指導基本大綱》,總體意思是在日本本土與盟軍決一死戰,以「護持國體、保衛天皇」。當時媒體鼓吹的口號是「一億玉碎」,即1億日本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誓死與盟軍戰鬥到最後一滴血。

美軍空襲 民心動搖

口號是喊得很響,但日本人的底氣卻愈來愈不足了。頻頻加碼的美軍空襲,已把日本的大部分城市炸成了一片焦土,民眾天天生活在缺衣少食和恐懼之中。而另一個世界裡,美國、中國、英國在德國柏林西南波茨坦舉行了十天會議後,7月26日,發表了針對日本的《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投降,並公布了對戰後日本處理的基本原則,但是沒有明確涉及是否保留天皇制的問題。

這時日本上層開始出現了動搖和分化。外務大臣東鄉茂德立即向天皇和最高戰爭指導會議表示,《波茨坦公告》可以接受,日本倘若拒絕,將會引起非常嚴重的後果,鈴木貫太郎首相表示了贊同的意向,但他們的想法遭到陸軍和海軍的強烈反對,軍部認為應該明確地對這一公告加以批駁。於是鈴木首相在7月28日記者會上表示:「這份公告沒有任何重大的價值。我們只會對此加以默殺,將堅定地將戰爭進行到底。」

然而8月6日上午,美國向廣島投下了1顆原子彈。其威力之大、造成的傷害之嚴重,使日本上層感到震驚。幾乎與此同時,蘇聯根據史達林與羅斯福在雅爾達會議上達成的諒解,廢棄《蘇日中立條約》,8月8日(日本時間8月9日),宣布對日作戰,蘇聯紅軍進入中國滿洲,向占據的日本關東軍發起全面攻擊。這時日本完全是四面楚歌了。鈴木首相決定接受《波茨坦公告》。但日本軍部仍然認為美國或許只有1顆原子彈。此時,傳來了長崎遭受原子彈轟炸的消息,最後一絲僥倖心理被徹底瓦解。

1945年8月6日,廣島原爆(AP)
1945年8月6日,廣島原爆。(資料照,AP)

正反意見 僵持不下

9日上午11點,再次舉行最高戰爭指導會議。東鄉外相認為只要能「護持國體」,可以接受《波茨坦公告》;但軍部陸軍大臣阿南惟幾、參謀總長梅津美治郎主張在戰爭罪犯、解除武裝、占領範圍等方面應提出日本的條件。雙方意見僵持不下,9日深夜11點50分,會議在皇宮的防空洞內繼續進行。除了鈴木首相之外,會議參加者的意見形成了對立的3對3,東鄉外相、平沼樞密院議長和米內海軍大臣表示可以接受,但陸軍大臣、參謀總長和海軍軍令部總長表示反對。這時鈴木首相站了起來,他沒有表態,而是把皮球踢給了天皇,請求天皇做出「聖斷」。

天皇平靜地開口說道:「我贊成外務大臣的意見。」說罷用帶著白手套的大拇指擦了一下有點模糊的鏡片,繼續說道:「按照目前的狀況,如果戰爭繼續進行下去,將會增加無辜國民的苦惱,最後不僅會導致民族的滅絕,並使世界人類陷於更加嚴峻的不幸。我不忍心看到做為左膀右臂的軍人被人收繳武器,並被認定為戰爭罪犯。但是為了顧全大局,我要學習明治天皇當年對待三國干涉時的態度,接受難以忍耐的現實,救人民於苦難,為求世界人類的幸福,我下了這樣的決心。」按照當時的制度,政府做出一項重大決定時,除了首相簽署之外,還需要擔負輔弼之責的所有內閣大臣副署才可生效。由於天皇的「聖斷」,軍部其他大臣就難以違抗了。於是最高會議之後舉行的內閣會議上,接受《波茨坦公告》的決定獲得了通過。

結束戰爭詔書:朕已命令帝國政府接受美、英、中、蘇4國的公告

8月10日上午9點,日本外務省向中立國家瑞士和瑞典發去英文電報,表示接受《波茨坦公告》。第2天,以美國國務卿伯恩斯(James Francis Byrnes)的名義給瑞士發送了盟國的回函,表示日本投降之後,天皇和政府的國家統治許可權將從屬於盟軍最高司令部。意味著戰後日本將置於盟軍的管轄之下,這下不僅是陸軍,連原本對投降表示贊同的海軍軍令部、樞密院議長也表示激烈的反對。14日上午召開最高戰爭指導會議與內閣的聯席會議,天皇再次表示接受《波茨坦公告》的決心,認為如此可以避免日本國家和民族的毀滅,日後還可留下種子,圖謀民族和國家的復興。於是,會議上沒有再出現反對的聲音。下午,所有成員在事先準備好的結束戰爭詔書署上了名。天皇朗讀了詔書,錄製後的唱片被保存在皇宮侍從室內,預定15日中午播放。

天皇在15日中午12點如期發布了結束戰爭詔書,但詔書中沒有出現任何有關投降的詞語。據撰寫了兩卷本《昭和史》的東京大學教授中村隆英回憶,事先錄製的詔書滿是雜音,又是文縐縐的書面語,一般民眾都不明白天皇到底在說什麼,只有一句算是聽懂了,那就是「朕已命令帝國政府接受美、英、中、蘇4國的公告」。對於大多數日本人來說,漫長的戰爭終於結束了,解脫感、解放感和戰敗的屈辱感、沮喪感交雜在一起,真可謂五味雜陳,一言難盡。

20210120-《被隱藏的日本史:從上古生活到政治革新》書封。(時報出版)
《徐靜波講日本史》書封。(時報出版)

*作者為上海復旦大學日本研究中心教授,副理事長,曾在日本神戶大學、東洋大學、京都大學等擔任招聘教授。本文摘自作者著作《徐靜波講日本史》(全二冊,時報出版)之《被偏誤的日本史:從軍國末路到經濟復興》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