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家譽觀點:疫情造成財政赤字破表,財政紀律還重要嗎?

2020-11-14 06:20

? 人氣

國際金融市場基本面顯示,美國聯準會透過大規模資產購置,實施量化寬鬆非常規的貨幣政策,這方面挹注國內資金的貨幣供應,沒有實際上限,但是長年財稅赤字極可能導致失衡的財政負擔,顯著反映維持財政紀律,乃是迫在眉睫的政策選擇。長期累積財稅負擔間接影響貨幣政策選擇,除了美國聯準會,英國、歐洲、法國、德國、義大利等等的中央銀行,近年來對於此項總經議題深感擔憂。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當前新冠病毒蔓延危機嚴重衝擊特定的經濟產業,其中包含航空、旅遊、娛樂、能源、零售消費等等,然而美國聯準會避免推動短期負利率的非常規貨幣政策,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議記錄顯示,各位成員盡皆同意,倘若當前總經復甦循環漸趨緩慢,這方面需要更多的貨幣調節政策,美國聯準會應當採取偏向鴿派的更大規模量化寬鬆措施。

此外美國聯準會主席鮑威爾透過積極的前瞻指引,明確表示未來三年至五年,應當維持零利率或低利率的貨幣政策。美國聯準會主席鮑威爾重申,目前新冠病毒蔓延風險仍然偏高,這種強調經濟復甦與充分就業的鴿派貨幣政策論述,具備總經調控的實際價值意義。

國際經濟歷史顯示,政府公債與國民年均所得相對比率高達九成的多數先進國家,政府公債額外積量與經濟成長,極可能呈現負向連動關係。即使無論反向因果關係的計量問題,當前財政和貨幣的雙重擴張總經政策協調應歸屬兩項關鍵原因,首先,各國經歷獨特的經濟結構轉變與其它基本特徵,這些特徵導致這些先進國家的經濟成長發展軌跡,相當容易受到鉅額財稅赤字與政府公債的負面衝擊,因此,法國、德國、希臘、義大利、西班牙等等的歐洲國家,有別於美國與英國的成熟民主自由經濟國家,這些歐洲國家長年需要債台高築的財稅赤字,有效融通政府開支費用,促進高等教育、醫療保健、社會住宅、大眾運輸交通等等的經濟結構改革。

再者,累積鉅額政府公債,透過政府支出,彌補經濟產能缺口,強化家計消費與資本投資,這方面先進國家短暫失去正向經濟成長發展並非直接隱憂,當前新冠病毒蔓延期間,美國、英國、歐洲各國的總經產能極可能下降超過百分之九,未來數年無法恢復至新冠病毒危機以前的經濟成長水準,隨著國際經濟衰退循環,有效維持穩健擴張的央行資產負債表,妥善輔助近期激增的財稅赤字與政府國債,加速挹注貨幣資金,才能順利推動各國經濟的復甦進程。

每當實質利率持續低於經濟成長率,財稅赤字與政府公債的巨幅膨脹並不至於引起普遍擔憂,因為政府公債與國民年均所得相對比率極可能隨著時間逐漸下降,其實,貨幣政策利率低於經濟成長率的總經趨勢,應屬常見現象,過去兩世紀的經濟歷史當中,先進國家經歷這種常見總經趨勢超過百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