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個敗家子,如何輸光100億家產?GUCCI豪門裡的爭產、偷情和暗殺,比電影更精彩

2020-10-12 09:35

? 人氣

GUCCI於1955年推出的HorseBit包,已經出現品牌的經典格紋(圖片來源:GUCCI Instagram)

GUCCI於1955年推出的HorseBit包,已經出現品牌的經典格紋(圖片來源:GUCCI Instagram)

你應該知道的是:世界知名的精品品牌GUCCI,為什麼股權不歸創辦人家族所有?原來早年第三代為奪權,輕易把股權賣給私募基金、斷送祖業,結果公司上市時,至少100億美元市值的股票,已屬外人。種種爭端怵目驚心,說明提早規劃接班、合理傳承的重要。

最近正在重拍的古馳(Gucci)豪門血案電影,據說將由「神鬼戰士」導演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執導,女歌手Lady Gaga主演,光芒四射的卡司背後,其實是一個嚴重缺乏家族治理的家族企業悲劇個案。

女神卡卡(Lady Gaga)(AP)
女神卡卡(Lady Gaga)傳將演出改編自GUCCI家族真實故事的電影(AP)

第一代創辦人古馳夫婦於1921年創業,夫婦同心,開了一個小工作室自製皮件。二戰後,他們利用「油皮技術」開始生產行李箱,將古馳標誌嵌在皮包與行李箱上,產品線延伸到皮帶與皮夾,隨著戰後經濟快速復甦,小店的皮件生意大好。

竹節包是古馳一家人,在戰後物資匱乏的年代發想出來的著名設計(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老古馳因應二戰後物資匱乏的現狀,發想出「竹節包」,成了日後著名設計(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古馳夫婦育有四男一女。長子9歲早逝,次子奧爾多(Aldo Gucci)有商業天分,年僅12歲即在店內全職工作,二戰後,醉心演藝但星運不濟的四子魯道夫(Rodolf Gucci),後來也回到米蘭管理分店。

關於家業,成年後的奧爾多認為不應該死守佛羅倫斯,到不同都市拓展分店,反而才是擴展生意的好方法;因此即使父親不同意,奧爾多自己仍找到願意支持自己的銀行家,跑去南邊的第一大城羅馬開設分店,而且成效卓越。二戰後,眾多美國觀光客湧入義大利,奧爾多跟兩個弟弟商量後,再次不顧父親反對,1953年,他動身前往美國展店。

但美國首家分店開張後短短15天,父親老古馳就去世了,兩年後母親亦去世,因為重男輕女,女兒只分得小筆款項跟小片土地,父母遺留的股權由三位兒子全數平分。至此,古馳家族正式由第二代接班,三兄弟各掌一方、不分業但分家。(下圖為罕見的古馳三兄弟合照:瓦斯科(左)、奧爾多(中)和魯道夫(右)

分家不分業 二代各懷鬼胎

創辦人老古馳還在世時,三個兒子分工清楚,合作尚稱融洽。奧爾多管理海外,三子瓦斯科(Vasco Gucci)管工廠,么弟魯道夫管理國內通路。然而創辦人過世20年後,瓦斯科亦過世,股權出現變化,奧爾多、魯道夫合力勸說三哥遺孀賣回股權,兩兄弟至此各持有古馳的50%股權,不相上下。(延伸閱讀:房子、股票分給家人就算傳承?錯!財務顧問嘆:「這樣做,再有錢也守不住!」

奧爾多積極拓展海外市場、成效卓越,育有三子。1970年代,古馳在奧爾多治下,於歐、美、亞三大洲都設有直營店,為了鼓勵自己三個兒子回家幫忙,奧爾多提早分配財產、讓出自己名下10%股權,這一房的股權因而變成40%(奧爾多個人持有)及3個3.3%(三子個別持有)。至於弟弟魯道夫,他的膝下只有一子,這個寶貝兒子因迷戀拜金女,盲目被愛情沖昏的婚姻不被父親同意,父子冷戰多年,遲遲沒有回歸家族工作。此時,家族勢力一面倒向奧爾多。

二戰後,義大利經濟快速復甦,古馳也積極拓展美國市場,同時多角化經營、新增了香水業務。此時奧爾多一方面本著積極拓展事業版圖的雄心,二方面也出於私心,希望更壯大他這一房的勢力,因此,新設立的古馳香水公司,股權並非由兄弟對半,而是由奧爾多父子四人連同弟弟魯道夫共五人平分,每人獲得股權20%,弟弟魯道夫雖不滿意,但限於局勢,他也只能吞忍下來。

叔姪開戰 家族內鬥爭權

好景不常,兄弟雙方家族開始出現爭端:弟弟魯道夫掌管義大利、歐陸業務,被父親奧爾多派往米蘭總部任職的保羅(Paolo),因認為自己薪資過低、被叔叔魯道夫苛待,對叔叔的管理風格頗多意見,且懷疑公司財務狀況,雙方衝突加劇,事件最終以魯道夫強悍解僱姪子保羅收場。這還沒完,當保羅打算自立門戶、以開創副品牌來混淆古馳的品牌識別,家族關係更加鬧僵,而且老爸奧爾多也不支持兒子創業,擺明態度反對到底。

儘管奧爾多對家族事業存有私心,希望壯大自己這一方在家族中勢力,但他沒忘記身為家族長子的責任,考量到弟弟魯道夫身體不佳,家族成員間還是有共識,知道彼此需要團結一致。於是在1982年,眾人商議決定,合併古馳香水公司及古馳集團旗下所有事業的股權,整合後的家族企業,股票將於米蘭上市。

新的古馳企業,繼續由兄弟兩家各自控制50%持股,其中大家長奧爾多個人持有17%股權,他的三個兒子各自持有11%,魯道夫則獨自持有50%。同時,大家都同意容忍保羅,在家族事業中以個人身份占一席之地,讓他擁有對產品的設計權,但上市前的最終形式,仍須經董事會同意。(延伸閱讀:抱股票還是換現金?從德國第一豪門分家,了解富人想法跟你哪裡不一樣

同年,魯道夫的獨子莫里奇奧(Maurizio)也終於首肯回巢家族工作,但魯道夫病情惡化,隔年就過世,開始第二波家族爭端。

第三代聯手外人 被私募基金吞噬

首先,父親過世後,家族第三代莫里奇奧接下古馳集團50%股權、成為單一最大股東;家族成員禮遇,讓新接棒的他初嚐甜頭,自以為可以帶領公司轉型,但莫里奇奧長年在海外生活,從小在家又備受父親寵愛,回到家族體制內時間不長,精品事業的歷練也不深,開始受到家族成員隱隱掣肘。

另一邊,保羅的各種設計不斷被家族董事會打回票,他忍無可忍、與家族決裂,保羅親自控告公司作假帳,這個官司後來演變成奧爾多涉嫌逃稅的個人官司,因為父親忙於應付官司,公司權力一時間頓成真空。

此時,鬼迷心竅的三代莫里奇奧,決定對伯父奧爾多開戰。他見縫插針、找上堂兄保羅,出天價2千萬美元買下小額股權3.3%,成為握有過半數股權的控股股東:莫里奇奧並對保羅承諾,一旦事成後他將另設公司、給予保羅45%特許股權。隻手遮天的莫里奇奧,隨即改組董事會,把視如己出的親伯父轟下台,自己成為家族企業董事長。

董事會改組後,保羅這才發現,莫里奇奧開出條件,但根本沒打算實現承諾,憤怒的保羅於是故技重施,狀告莫里奇奧洗錢,導致莫里奇奧狼狽流亡瑞士。

為了脫產,奧爾多把40%股權平分給兩個兒子後,隔年入獄服刑。出獄時垂垂老矣的奧爾多,又趁莫里奇奧流亡海外時,以不過半股權硬是召開董事會,一家國際知名精品公司,竟鬧出一個董事會有兩名董事長的荒唐鬧劇。

此時莫里奇奧因緣巧合,在投資銀行穿針引線下,找進私募基金Investco助拳,分而治之、陸續買下家族各成員股權。當時保羅需錢孔急、正迫切需要資金援助自創品牌,兩人協商後,保羅以4千萬(美元,下同)首先賣出名下股權,私募基金又陸續再買下他兄弟喬治(George)、羅伯特(Robert)的股權,當奧爾多眼見三個兒子都出賣了持股,終於知道自己難以回天,也黯然決定賣出股權,至此奧爾多一房所有股權都落入他人之手,私募基金總計以1.35億代價,就收購了50%古馳股權。

兩年後,奧爾多罹癌過世,家族中無人能與莫里奇奧抗衡,他提議出價3.5億、買回私募基金持有的古馳股權;以莫里奇奧出價計,私募基金這筆生意投資報酬率已達100%,更有難以估算的宣傳效果,當然樂意出場。問題是,莫里奇奧手頭並沒有錢,基金身為賣方,竟還需要協助莫里奇奧撰寫財務計畫、尋求貸款,不料這樁交易最終連遭25家銀行拒絕,堪稱空前紀錄。

莫里奇奧這才驚覺,買回股權、讓自己一統江山的如意算盤窒礙難行,於是轉向要求私募基金合作,共同經營古馳、將公司推向現代化。立意雖美,但此時古馳營運欠佳,雙方經營理念不同、爭執變大。莫里奇奧因個人債務高築,需拍賣資產還債,私募基金於是再次提議,以1千萬買下莫里奇奧手上5%股權,分出大小後,私募基金再出借他個人4千萬美元,用以還債。

空有滿腦營運美景的莫里奇奧,遲遲不願交出公司管理權。在雙方爭執不休之際,沒錢、無權,業務等狀況不斷夾擊莫里奇奧,他最終被迫以1.2億元低價賣出50%股權,1993年,私募基金持有全部古馳股權,徹底終結了家族治理公司的時代。

當私募基金成為古馳全資股東,公司延攬老臣、原家族律師擔任執行長,又大膽聘用新秀設計師湯姆福特(Tom Ford)擔任設計總監,勵精圖治整整三年,古馳於1995年底股票上市,私募基金退出,這筆生意通算下來,該基金獲利高達近六倍。 (編按:此後古馳為反制LVMH集團併購,將增資股權賣給法國PPR集團、並私有化成為旗下品牌,後PPR集團改名為法國開雲集團)

知名設計師Tom Ford首次被任命為設計總監,就是私募基金勵精圖治、改革GUCCI時的大膽之舉(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知名設計師Tom Ford首次被任命為設計總監,就是私募基金勵精圖治、改革GUCCI時的大膽之舉(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夫妻離異 以暗殺終結怨偶

話說莫里奇奧下台,公司經營團隊重組,他也開始清理個人債務,兩年後,他也跟髮妻派翠吉雅(Patrizia)正式離婚。

其實早在1983年,莫里奇奧順理成章地成為第三代繼承人,此時他握有大量遺產,好不容易從叔叔和堂兄弟之間爭得了家族企業主導權,但老婆派翠吉雅想干涉公司營運的野心也越來越明顯,這使得莫里吉奧心生不滿,兩人關係漸行漸遠。(下圖為關係仍然甜蜜時的莫里奇奧夫婦)

此後莫里奇奧開始不回家,當時古馳在歐美各大城市都有分店,莫里奇奧的情人也就遍布各地;他決定與一位年輕女子私奔同居,大少在外捻花惹草,花邊新聞自此不斷。

兩人分居後,派翠吉雅開始長期跟蹤分居的莫里奇奧,不只如此,她反反復復地打電話威脅不忠的丈夫,說自己一定會殺了他,讓他為背叛付出代價。

在連年跟蹤、監視、電話威脅後,派翠吉雅個性愈發歇斯底里,五年過去,她仍然不能接受老公身邊的女人不是自己。同時,派翠吉雅也不願接受莫里奇奧的離婚要求,她明白如果離婚,她將一無所有,更可怕的是,她最愛的 「Lady Gucci」頭銜,勢必因為離婚而化為烏有。她的經典名句是:「我寧願坐在勞斯萊斯上哭,也不願坐在自行車上笑。」

1995年,經過10年纏訟和耗資無數的律師費,這對怨偶總算正式離婚,但是法律關係終結,也難以平撫派翠吉雅的心,無法釋懷的她,僱用了一個西西里島的年輕人,1995年3月27日清晨,將前夫槍殺在古馳辦公室的樓梯上。古馳家族最後一位男繼承人莫里奇奧,就這樣遭前妻派翠吉雅・雷吉亞尼謀殺身亡。

[學習點]

第一,實務上,家產平分法看似公平,其實後患無窮。尤其是在華人社會,大家不習慣民主投票的氛圍下,搭配能力及興趣來分配股權大小,可能才是比較務實的做法。

在古馳這個個案裡,即使創辦人生前早已做出分產安排,但是接班人一過世,計畫仍趕不上變化。可見針對家族治理,只能訂出原則性規定、以誠意協商,無法事事在預料中。

第二,面對家族紛爭,求助外援,不失為一個可行的道路。委託專業機構,提供不同方案處理家族紛爭,甚至與私募基金合作重組股權比例,都是選項之一;但尋求外援前,一定要先有心理準備,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第三,家族紛爭中,枕邊人永遠是最重要的聲音之一,沒有妥善處理,摯愛的親密愛人,隨時可能變成致命蛇蠍美人!

可參考資料:《董事會評論》第六期,2014年8月
《GUCCI: The Making Of》,Frida Giannini, Katie Grand, Peter Arnell, Rula Jebreal, Christopher Breward,2011


作者為台灣董事學會發起人

責任編輯/周岐原

◎加入《下班經濟學》粉絲團,給你更多財經資訊

◎訂閱《下班經濟學》YouTube頻道,精彩節目不錯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