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水資源爭奪戰

2020-08-04 06:10

? 人氣

2019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美聯社)

2019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美聯社)

「如果有必要進行戰爭,我們可以動員數百萬人。如果有人發射飛彈,另一方可以使用炸彈。」

2019年10月22日,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在國會接受質詢時嚴峻警告鄰國的鄰國埃及。僅僅11天之前,挪威諾貝爾委員會(Den norske Nobelkomité)宣布阿比榮獲當年度的諾貝爾和平獎(Nobel Peace Prize)。

什麼事情讓新科和平獎得主大動肝火?答案是二十一世紀規模最大的水力發電工程:衣索比亞復興大壩(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GERD)。GERD位於藍尼羅河(Blue Nile)中游,衣國寄望它的發電為國家帶來經濟復興,但是與衣國隔著蘇丹相望、位居尼羅河(Nile)下游的埃及卻因為它而坐立難安,甚至揚言訴諸軍事行動來阻擋大壩完工與注水。

衣索比亞計劃在尼羅河上游興建非洲最大水壩,埃及、蘇丹憂水源遭攔截而多次進行談判,圖為水壩預定地。(AP)
衣索比亞計劃在尼羅河上游興建非洲最大水壩,埃及、蘇丹憂水源遭攔截而多次進行談判,圖為水壩預定地。(AP)

氣候變遷惡化,水資源爭奪戰可能升高為熱戰

水火不容,但許多分析家擔心,人類下一場大規模戰爭,戰火可能是由「水」──河川、水壩──的爭議點燃。全球3分之2的河川流動跨越國界,這些河川哺育全球40%的人口。隨著全球暖化、氣候變遷日益惡化,水資源爭奪戰越來越可能升高為熱戰。

GERD的確是一座龐然大物,高155公尺,長1780公尺,滿水位時蓄水量740億立方公尺、表面積1874平方公里(比苗栗縣還大)。GERD在2011年4月開工,耗資46億美元(新台幣1370億元),使用約1000萬噸混凝土,主體工程已大致完成,預計2023年滿載發電,16部渦輪發電機可發出645萬瓩(6.45 GW)電力,非洲之最,世界第七,供應國內需求之外,還可以賣給鄰國。

看來是美事一樁,至少對於衣索比亞1億1000萬人口應是如此,但人口已在今年2月突破1億大關的埃及可不這麼想。

衣索比亞復興大壩地理位置圖(風傳媒製圖)
衣索比亞復興大壩地理位置圖(風傳媒製圖)

90%的灌溉與民生用水,尼羅河是「埃及的血脈」

藍尼羅河(Blue Nile)發源於衣索比亞的塔納湖(Tana Lake),向西北流至蘇丹首都喀土穆(Khartoum)與白尼羅河(White Nile)會合為尼羅河,向北流經埃及出海。藍尼羅河的長度雖然不到白尼羅河的一半,但是重要性遠高於後者。尼羅河之所以會定期氾濫、造就偉大的古埃及文明,正是由於衣索比亞的季節乾濕分明:雨季時期的藍尼羅河,水量佔尼羅河的8成。

今日的埃及,90%的灌溉與民生用水仰賴尼羅河,經濟活動也集中於尼羅河兩岸,形容它是「埃及的血脈」一點也不為過。因此歷屆埃及政府想方設法確保(藍)尼羅河的水權,緊盯衣索比亞在藍尼羅河的任何舉動,甚至不時祭出軍事威脅。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