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絕對君權國家的大膽躍進 31歲王儲要讓沙烏地阿拉伯長期稱霸

2017-06-27 06:30

? 人氣

沙烏地阿拉伯新任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新任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美聯社)

2017年似乎是宮廷鬥爭、骨肉相爭(相殘)之年,繼北韓金正恩跨國毒殺長兄金正男,新加坡李顯龍與妹妹李瑋玲、弟弟李顯揚翻臉之後,沙烏地阿拉伯國王薩勒曼在這個月21日對國際政壇拋出震撼彈:更換王儲,廢侄立子。這不僅攸關沙國紹德王室的世代交替,也將牽動中東地區的外交、軍事與安全局勢,甚至造成更廣大的地緣政治衝擊。沙國夙敵伊朗形容,這是一場「柔性政變」(soft coup)。

兩個「穆罕默德」,從名字看紹德王室脈絡

先從名字來看「易儲」這件事的意義。阿拉伯穆斯林遵循一套特殊的命名體系,並沒有我們熟悉的「姓氏」,人與人之間慣用first name而非last name(馬來西亞與印尼的穆斯林也是如此)。沙國被廢的與新立的王儲都叫「穆罕默德」,前者是穆罕默德.本.納伊夫(Mohammed bin Nayef),後者是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

左起:沙烏地阿拉伯舊王儲穆罕默德.本.納伊夫、薩勒曼國王、新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美聯社)
左起:沙烏地阿拉伯舊王儲穆罕默德.本.納伊夫、薩勒曼國王、新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美聯社)

「bin」是「某某之子」的意思。換言之,新王儲是薩勒曼(Salman bin Abdulaziz)國王之子,舊王儲的父親納伊夫(Nayef bin Abdulaziz)則是薩勒曼的哥哥,兩位穆罕默德是堂兄弟關係。納伊夫也曾擔任王儲,但等不及即位就過世,可謂父子同命。納伊夫與薩勒曼的父親「Abdulaziz」就是沙國開國之君阿卜杜勒阿齊茲,外界稱之為「紹德」(Ibn Saud)。沙國自1932年建立至今出現7位國王,但卻只傳了兩代;也就是說,紹德之後的6位國王都是他的兒子,都是以弟繼兄。

MBS年富力強,會是未來半個世紀的中東霸主?

由於「穆罕默德」之名在穆斯林世界多如繁星,西方媒體特別給新王儲一個簡稱「MBS」。MBS今年才31歲,是不折不扣的「少主」。薩勒曼國王已高齡81歲,而且健康狀況欠佳,MBS如果順利接班,紹德王室將進入罕見的世代交替。沙國7位君主平均即位年齡超過65歲,前6位平均任期只有12年,以MBS的年富力強,他有可能主宰這個全世界最重要產油國、中東地區霸主長達半個世紀。

沙烏地阿拉伯新任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左)親吻卸任王儲穆罕默德.本.納伊夫的手。(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新任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左)親吻卸任王儲穆罕默德.本.納伊夫的手。(美聯社)

其實薩勒曼國王的易儲之舉早有脈絡可循,他在2015年1月登基時,先是依循傳統,任命自己高齡69歲的弟弟穆克林(Muqrin bin Abdulaziz)為王儲,3個月後第一次易儲,換上5字頭的穆罕默德,沙國第一次出現紹德國王孫輩的王儲,MBS同一天升任副王儲。

與父王關係親密,一路受提攜栽培

薩勒曼有12個兒子、1個女兒,排行中間的MBS最受寵愛,從小跟在身邊。薩勒曼即位之前,MBS是他的王儲府大總管;薩勒曼即位當天,還不滿30歲的MBS升任國防部長,並兼任多項要職;1年後沙國公布規模宏大的「願景2030」(Vision 2030)計畫,主其事者也是MBS;薩勒曼栽培愛子之意路人皆知。儘管穆罕默德位高權重,長期擔任負責反恐工作的內政部長,但各方普遍認為,MBS虎視眈眈,不會讓堂兄穩坐王儲大位太久。

美國總統川普女兒伊凡卡與女婿庫許納訪問沙烏地阿拉伯(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女兒伊凡卡與女婿庫許納訪問沙烏地阿拉伯(美聯社)

今年3月,美國總統川普上任之後不久,對他冀望甚殷的沙國派遣特使訪美,但人選不是與華府(尤其情治機構)淵源深厚的穆罕默德,而是MBS;據信MBS很快就與川普最寵信的女婿庫許納(Jared Kushner)建立關係,國王愛子與總統半子一拍即合。今年5月下旬,川普的第一場國是訪問給了沙國,雙方敲定1100億美元的軍購案,MBS是核心人物。一個月後,薩勒曼閃電易儲,迫使穆罕默德「裸退」,顯然是得到華府的背書。

沙烏地阿拉伯,「老邁的統治者、被溺愛的社會」

沙國是全世界現存極少數堪稱「絕對君權」體制的國家之一,自立國以來的一個特質就是「老邁的統治者、被溺愛的社會」,紹德王室與伊斯蘭教極端保守的瓦哈比派(Wahhabism)互為羽翼,以「從搖籃照顧到墳墓」的社會福利換取人民放棄政治權利、矢志效忠王室。沙國靠這份獨特的「社會契約」保持長期穩定,但也付出社會閉鎖、財政失衡、經濟停滯的代價,整個王國有如一灘死水。

沙烏地阿拉伯,齋戒月(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齋戒月(美聯社)

沙國鐵腕壓制異議人士,「公民社會」幾乎從未存在,人權(尤其女權)狀況極差。沙國高等教育體系過度偏重伊斯蘭教義與律法,技術人才只能仰賴外國供應,青年失業率卻高達30%。沙國經濟「油元」(oil dollars)一枝獨秀,遠不如灣區其他產油國多元化。近年國際油價持續低迷,沙國政府支出(尤其是公部門人事費用)仍然居高不下,赤字已達GDP的15%。

半數人口不到25歲,卻是「一灘死水」

然而從人口年齡結構來看,沙國實在不應該淪為「一灘死水」:3300萬人口有超過半數年紀不到25歲,70%不到35歲。面對如此龐大的年輕世代,如果不能提供一個比較多元、比較有動力的發展環境,繼續讓極端保守的意識型態當家作主,後果恐怕堪虞。例證之一: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的19名劫機犯,18人來自沙國。

或許正因如此,年邁體衰的薩勒曼國王將希望寄託於自己年紀很輕、經驗不多但幹勁十足的初生之犢──MBS。MBS可望盛年即位且長期在位,施政必須遠程規劃,不能把經濟改革與社會改革「留給繼任者」。而且他雖然還沒有即位,但施政藍圖已經攤在國人眼前,也就是那份「願景2030」計畫。

沙烏地阿拉伯,齋戒月,麥加大清真寺。(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齋戒月,麥加大清真寺。(美聯社)

願景2030:戒除經濟「石油癮」,緩解肅殺宗教氣氛

這份計畫的核心概念之一是「戒癮」:戒除沙國經濟的「石油癮」。目前沙國的非石油收益每年約400億美元,「願景2030」期望到2020年時增加到1600億美元,2030年時再翻一番到3200億美元。市值超過1兆美元的沙烏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將釋出5%股分,挹注沙國的主權財富基金「公共投資基金」(PIF),進行各種石油業之外的投資。沙國要在3年內創造45萬個私營部門工作機會,改變2/3勞動力集中於公部門的畸型現象,到2030年時將失業率從目前的12%降到7%。

在內政領域,MBS雖然並沒有負笈歐美國家留學的經驗,但已開始嘗試緩解沙國社會肅殺的宗教氣氛,鬆綁嚴峻的教法戒律。他取消惡名昭彰的「宗教警察」逮捕權,設立「娛樂局」推行公共娛樂──例如舉辦男女有別的演唱會、考慮恢復開放電影院經營(沒錯,沙國沒有電影院),甚至還首開先例辦了一場動漫展。不難想見,沙國保守派教士眉頭深蹙,但年輕世代樂觀其成。

內戰經年的葉門近來爆發霍亂疫情,國家境況越來越慘(美聯社)
內戰經年的葉門近來爆發霍亂疫情,國家境況越來越慘(美聯社)

介入葉門內戰、強硬對抗伊朗,沙國版的「烽火外交」

MBS經常被形容為「大膽躁進」的行事風格,在涉外事務上表露無遺,恐怕也是他最大的挑戰。沙國是伊斯蘭教遜尼派的宗主國,與什葉派領頭羊伊朗向來不合,MBS在這方面更是鷹派中的鷹派。他的第一個內閣職位是國防部長,2015年上任後不久就打響第一砲,組織聯軍出兵南方鄰國葉門,打擊伊朗支持的什葉派叛軍「胡塞組織」(Houthis),掀起一場典型的代理人戰爭(proxy war)。

葉門又小又窮,內戰經年,兵強馬壯的沙國大軍應該能夠摧枯拉朽。然而這場「決斷風暴行動」(Operation Decisive Storm)卻儼然成了沙國的越戰,從2015年3月底出兵至今2年3個月還無法收場,狂轟濫炸造成平民慘重死傷,飢荒與瘟疫(霍亂)接踵而至。沙國自家人權記錄惡劣也就算了,如今更蹂躪弱小鄰國引發人道災難。

伊朗民眾上街哀悼7日因IS恐攻喪命的受害者。(美聯社)
伊朗民眾上街哀悼7日因IS恐攻喪命的受害者。(美聯社)

MBS日前揚言,光是打代理人戰爭還不夠,要將戰爭帶進伊朗國內。幾天之後,伊朗首都德黑蘭(Tehran)爆發罕見的恐怖攻擊,17名平民罹難、43人輕重傷,伊朗政府立即將矛頭指向死對頭沙國。本月初沙國發動外交攻勢,策動多個國家與灣區蕞爾小國卡達斷交,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卡達長期與伊朗交好,破壞沙國圍堵、孤立伊朗的大計。如今MBS成為沙國王儲,隨時可能即位,伊朗的如坐針氈可想而知。上個星期,參與敘利亞內戰的伊朗部隊首度發射飛彈,練兵與警告意味濃厚。

分析家想定最壞的情況就是,大權獨攬、大膽躁進的MBS在美國川普政府支持之下,試圖一勞永逸解決伊朗的威脅,將代理人戰爭升級為直接對抗。中東穆斯林國家上一回大規模內鬨是在1990年,伊拉克出兵佔領科威特,結果是一場戰爭與一座又一座化為火海的油田。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