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華為之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廢侄立子!沙烏地阿拉伯王位繼承大風吹 鷹派副王儲扶正

沙烏地阿拉伯新任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新任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21日傳出王位繼承大風吹,薩勒曼國王20日發布「國王令」撤下姪子穆罕默德.本.納伊夫的王儲和內政部長等職務,並拔擢自己的兒子、現任副王儲兼國防部長穆罕默德.本.薩勒曼成為王儲。新任王儲年僅31歲,對什葉派的態度極度強硬,也積極整頓沙國過於依賴石油的產業體系,此番「人事異動」可能代表沙國與伊朗的區域爭霸更趨激烈,也代表這個石油大國經濟改革的決心。

沙國國營電視台報導,薩勒曼國王(King Salman)於20日宣布解除穆罕默德.本.納伊夫(Mohammed bin Nayef,56歲)所有職位,讓自己的兒子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升為王儲,成為王位的第一順位繼承人。

報導說,負責挑選王位繼承人的機構「效忠委員會」(Allegiance Council),已經以31比3的票數壓倒性同意撤換王儲。效忠委員會是由王室高級成員組成。

沙烏地阿拉伯新任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新任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美聯社)

現年僅31歲的穆罕默德.本.薩勒曼2015年才成為副王儲,同時接下第二副總理、國防部長兼國家經濟和發展委員會(CEDA)主席等職位,至今仍是世界上最年輕的國防部長。他將繼續保留所有職務。

穆罕默德.本.薩勒曼雖然年輕,但在國防事務上表現十分搶眼,他對伊朗和伊朗所支持的各國什葉派組織採鷹派作風,他一手領導了沙國等國對葉門什葉派叛軍「胡塞組織」(Houthis)的軍事打擊行動。他也是決意抵制卡達的一員,日前沙國為首的中東七國指控卡達「偏袒恐怖份子和伊朗」,一齊與之斷交,並封鎖與卡達的陸海空邊境至今,引發全球訝然。

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的另一項著名政績,是主導沙國的經濟政策改革。2014年至今,國際原油價格已下跌近6成,讓高度依賴石油出口的沙國苦不堪言,穆罕默德.本.薩勒曼身為CEDA主席和沙烏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的領導人,誓言讓沙國「戒掉對石油的癮頭」,希望擺脫對石油的完全依賴。

沙烏地阿拉伯新任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新任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左)與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美聯社)

穆罕默德.本.薩勒曼於2016年提出「沙烏地願景2030」(Saudi Vision 2030)財政改革計畫,包括讓國營石油公司於2018年上市,並計畫拿股票收益來投資採礦業、風力和太陽能等產業,預計在2030年,將10%的主要電力來源轉移到可再生能源。

「願景2030」也提出開放教育、醫療等私有產業,鼓勵旅遊業發展,更打算突破禁忌大力發展娛樂產業,計畫包括755項國家級交通項目,更希望打造出媲美拉斯維加斯的娛樂大城,興建主題樂園及野生動物園等等,讓大眾能夠在國內度假,促進國內消費。

報導指出,年輕族群相當支持穆罕默德.本.薩勒曼,而王室政府為表支持,今年二月還讓國內知名歌手阿卜杜(Mohammed Abdu)於首都利雅德(Riyadh)開演唱會,儘管沙國大教長沙伊赫(Sheikh Abdulaziz Al al-Sheikh)痛批「墮落」,對連電影院都沒有的沙國來說已是跨出一大步。

這是薩勒曼國王2015年1月登基以來第二次廢除王儲,2015年薩勒曼撤換同父異母的弟弟穆克林(Muqrin bin Abdulaziz),改由姪子和兒子擔任王儲及副王儲。

至於這次被替換的穆罕默德.本.納伊夫,他的父親納伊夫曾是王儲,卻在2012年因病過世。穆罕默德.本.納伊夫過去掌管內政和安全情報部門,在反恐政策上表現傑出,尤其多次成功掌握恐怖組織「基地」(al-Qaeda)等恐怖活動,獲得「反恐王子」和「間諜專家」的美名,今年2月美國中情局(CIA)還贈與他「泰內特獎章」(George Tenet Medal),讚揚他在反恐行動的成績。

沙烏地阿拉伯新任王儲王儲穆罕默德.本.納伊夫(Mohammed bin Nayef)
沙烏地阿拉伯新任王儲王儲穆罕默德.本.納伊夫(Mohammed bin Nayef)

不過,在國內的經濟和政治改革上,穆罕默德.本.納伊夫屬於強硬派,主張決不妥協,在沙國急需經濟轉型的當前,不難想像為何遭到撤換。

分析指出,這次的王位繼承權異動,明顯是為了提高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的地位,替他清除改革之路上的阻礙。而王室內部消息也指出,穆罕默德.本.納伊夫也表態支持,王儲之位得以和平過渡。

沙烏地阿拉伯新任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左)親吻卸任王儲穆罕默德.本.納伊夫的手。(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新任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左)親吻卸任王儲穆罕默德.本.納伊夫的手。(美聯社)

有分析指出,沙國與伊朗的教派之爭近年處於嚴重危機,美國在其北方國家伊拉克扶植了什葉派政府;其西方的敘利亞內戰中,沙國支持的遜尼派反抗軍又遲遲無法推翻伊朗支持的阿塞德政權(Bashar al-Assad),其南方國家葉門也遭到什葉派叛軍挑戰,再加上野心勃勃的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坐大,沙國深感腹背受敵。

此外,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上台後,雖然更堅定對付伊朗的方向,但川普的態度經常反反覆覆,和底下人馬出現立場不一致。例如,美國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20日批評沙國封鎖卡達的原因「講得不清不楚」,但明明9日時川普才暗示,是他鼓勵沙國和巴林等國懲罰卡達偏向伊朗的立場。

美國國務卿提勒森。(美聯社)
美國國務卿提勒森。(美聯社)

這次繼承權大風吹,被視為沙國堅定對抗伊朗表現,兩國的和平對話恐怕遙遙無期,也讓中東局勢更為緊繃。

沙烏地阿拉伯的王位繼承權過去一直採「兄終弟及」,沙國開國君王阿卜杜勒─阿齊茲(King Abdul-Aziz)之後的6位國王全都是他的兒子。阿卜杜勒─阿齊茲的38個兒子裡有7個來自同一位母親,即家族勢力龐大的蘇德里公主。包含薩勒曼國王的這7名兒子被稱為「蘇德里七王」,掌握沙國王室大權。2年前薩勒曼國王罷黜異母弟弟穆克林的王儲地位後,蘇德里集團更加壟斷了王室大權。

外界也揣測,蘇德里集團的壟斷地位可能加劇王室內部分裂,又加上新任王儲的經濟改革大業未竟,沙國的未來仍然混沌不明,國際石油市場與中東區域和平也將深受沙國內部的震波影響。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