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緗家觀點:「階級分層」到美國變成「國級分層」

2017-06-23 06:50

? 人氣

作者說,為何只在意「中國」的「國級」?因為中國留學生普遍相信「祖國強大,海外華人的地位跟著提高,受人尊重」。這是他們的「祖國強大情意結」,是一種「心病」、「迷思」。(資料照,取自美聯社)

作者說,為何只在意「中國」的「國級」?因為中國留學生普遍相信「祖國強大,海外華人的地位跟著提高,受人尊重」。這是他們的「祖國強大情意結」,是一種「心病」、「迷思」。(資料照,取自美聯社)

大陸人一到國外,「階級分層」立即轉換成另一個類型﹕「國級分層」,這是因為在國外異文異種族裔多元的環境裡,「等級」的遊戲規則變了。

什麼是「國級」?

人類社會的「等級」,除了「階級」,在「國族」領域也存在著差別現象,此即不同的國家、種族和民族因其文明成就的高低而產生的「級差」,我稱之為「國級」、「種級」和「族級」。在分析這三個「級」之前,需先說明兩點。

第一,「國級」、「種級」和「族級」是全然「政治不正確」的概念提法,但這現象客觀存在。下文即將讀到的文字敘述,相信對絕大多數讀者而言,都是十分熟悉的社會現象,只是很少有人在媒體上如此描述而已。我把這客觀現象如實寫出來,目的是攤開這些事實,讓人直視問題實質,再求解決方案,而非提倡這種概念。解決社會問題就和治療身體疾病一樣,首先得直面「病症」。在醫病議題上,如果整個環境氛圍也是怪異的「政治正確」,這病也不能說、那症也不能提,「諱病忌診」的結果,肯定只有健康惡化一途。在社會和政治議題上,「政治正確」等同「諱病忌診」,是西方社會的歪風,已造成惡果。流氓性格的川普之所以能成為美國總統,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因為眾多美國選民反彈「政治正確」,於是選出這個口無遮攔、政治極度不正確的總統。

川普,古巴。(美聯社)
作者認為,流氓性格的川普之所以能成為美國總統,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因為眾多美國選民反彈「政治正確」,於是選出這個口無遮攔、政治極度不正確的總統。(資料照,取自美聯社)

第二,「國級」、「種級」和「族級」的「遊戲規則」能否起作用,端看文化氛圍。俗話說,佛心見佛,鬼心見鬼,基本上,文化氛圍越是缺乏平等、越是階級分層森嚴,「國級」、「種級」和「族級」的效應就越強,亦即,越會用「國級」、「種級」和「族級」的眼光去看待他國、他種、他族及其個體成員;反之亦然,越有平等精神、越是淡化階級分層的文化,就離「國級」、「種級」和「族級」的觀念越遠,越會只用「人生而平等」的眼光去看待任何他人。

「種級」,顧名思義,就是一個「種族」(race)在世俗世界相較於其他種族的社會地位之高低,比如,一般認為,世界上地位最高的種族是美歐白人,其次是亞洲黃人,再其次是黑人。「族級」則是「民族」的高低位置,如同是亞洲黃人,一般認為,日本人地位較高,南韓、新加坡、中國(臺灣、香港、大陸)次之,柬埔寨、孟加拉等國又次之。「國級」的道理亦然,如美國、日本的「國級」較高,東南亞、中東、非洲地區的國家「國級」較低。

這三個「級」,「種」和「族」是生物學概念、「國」是政治學概念。「種級」和「族級」既然學理基礎相同,便可合併成一個「種╱族級」,由此將三個概念省略成兩個。

國╱種╱族級 > 階級

當代文明社會的每個人類個體都身處三個「級」﹕「國級」、「種╱族級」、「階級」。這三個「級」,是哪個優先決定這個個體的社會等級位置?那要看情況。

如果是在同一「種╱族」之內,由「階級」決定等級高低,「種╱族級」因為大家都一樣,完全不起作用;如果是在異國和異「種╱族」之間,則「國級」或「種╱族級」優先決定等級高低,亦即,「國級」和「種╱族級」遇上「階級」,「階級」要讓位給「國級」和「種╱族級」,國級或種╱族級 > 階級。

這條規則,舉個簡單例子即可明白﹕中國人女性寧可嫁給歐美國家的平民白人(注意不是黑人),也不願嫁給東南亞國家(越南、菲律賓、柬埔寨、印尼、泰國……)的高官富賈。歐美國家的平民白人是「高國╱種╱族級+低階級」,東南亞國家的高官富賈是「低國╱種╱族級+高階級」。中國人女性寧取「高國╱種╱族級+低階級」,即發達國家白種人的平民百姓,也不要「低國╱種╱族級+高階級」,即落後國家有色人種的高官富賈。這就是「國╱種╱族級 > 階級」。

祖國強大情意結

回到本文話題。就如前文所說的「外交是內政的延續」╱國民在國外的群體心態行為是其在國內的翻版,反彈楊舒平的大陸留學生,是把國內的「階級分層」和「攀比炫富」觀念帶到了國外,只不過在「等級」遊戲規則不同的異國他鄉,「國級分層」取代了「階級分層」。「階級」讓位了,「種╱族級」也被大陸留學生甩到了一邊,因為他們並不關心「同種」── 黃種,或曰其他亞裔,也不怎麼關心「同族」── 同為漢族或被稱為「華族」的臺灣、香港、新加坡、其他海外華人……。他們只關心「國」── 中國,只在意「中國」的「國級」。

為何只在意「中國」的「國級」?因為大陸留學生(以及大陸移民和很多「親大陸中國」的海外華人)普遍相信「祖國強大,海外華人的地位跟著提高,受人尊重」。這是他們的「祖國強大情意結」,是一種「心病」、「迷思」。

既然他們相信「祖國」是否「強大」關係到他們在海外的群體社會地位,他們當然變得非常「愛國」,要極力維護「祖國強大」的形象。因此,聽到楊舒平明褒美國,褒揚的「清新空氣」和「自由氛圍」兩項都是「祖國」明顯缺乏的,即便楊舒平沒有明言批評,也等於是在「暗貶祖國」,他們當然不能接受 ── 他們在美國的社會地位是由「祖國」的「強大」程度來決定的,楊舒平「明褒美,暗貶中」,「唱衰祖國」,不等於是在把他們的「社會地位」往下拉嗎?

「祖國強大,海外華人有尊嚴」在海外的大陸中國人中普遍流行,幾乎聽不到反對意見。於是焦點來了﹕這「祖國強大情意結」究竟是否價值正確?如果是價值正確的,那麼楊舒平「唱衰祖國」自然很有問題,反彈楊舒平反倒是一件相當「政治正確」的事。

「祖國強大情意結」真的價值正確嗎?否,它可說是價值完全錯誤,見下篇分析。

*作者為依親定居台北之中國人士,曾移民北美十數年。(系列之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