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駱惠寧成殖民總督,國安法製造恐懼,60萬港人無懼挺身反抗

2020-07-17 10:00

? 人氣

《港區國安法》生效後,港府稱「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有「港獨」的意味。(美聯社)

《港區國安法》生效後,港府稱「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有「港獨」的意味。(美聯社)

《港區國安法》(以下簡稱《國安法》)正式生效隔日,警察立刻拘捕十名藏有或舉起「港獨」物品的人。特區政府翌日才施施然發表聲明稱,「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口號有「港獨」、有把香港從中國分離出去或「顛覆國家政權」意思,警告香港人勿以身試法。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高懸利劍製造恐懼,迫港人自審

連日來傳媒向親共政客查詢,若叫官員下台、「結束一黨專政」、接受外媒記者採訪批評中港政府,是否違法?他們認為,是否違法不能單看一句口號,要看動機、行為和造成的影響等等。

《國安法》下的香港社會,正瀰漫著白色恐怖和不確定的氣氛。黃之鋒、羅冠聰宣布退出「香港眾志」;羅冠聰選擇離開香港,繼續國際遊說工作;各地區「黃店」紛紛移除店內文宣,甚至有食肆宣布退出「黃色經濟圈」。

香港白色恐怖及政治不確定氛圍,是中共刻意製造出來的,他們利用「中間人」散布《國安法》通過後,什麼人會立即被逮捕移交內地審訊、什麼媒體意見領袖會被噤聲、什麼政治團體要解散等謠言,令人人自危。

港府更加積極配合,指示轄下公共圖書館「覆檢」藏書,抽出倡議城邦論的陳雲、黃之鋒及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作品,認為是有問題的書籍;教育局則指示學校也要審查教材及圖書。

種種官方行動,表明中共在立法後,是在擴大其恐怖功能,令香港人自我審查,乖乖地接受中共直接管治香港這政治現實。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認為,香港回歸以來,不只出現過一次移民潮、撤資潮;他認為立法出現的恐懼,會隨時間和事實而消除,他並不否認「恐懼」的存在。而中聯辦主任駱惠寧也直認《國安法》是利劍高懸,隨時落下。

中共內地以法治國的方式,就是創造一個嚴苛的法律罪名,及鉅細靡遺的執法機制,但留下一個極大的酌情空間,賦予執法者權力去決定。當局按政治形勢需要,將法網的鬆緊調節,最終是以「嚴刑峻法」達成維穩目標,不需要動輒拘捕拘留、審訊判刑;因為如此一來,會出現一個又一個的中共「政治犯」,令一直想向中共示好、繼續賺取人民幣的西方國家「難做」。

北京從2012年開始,就不斷強化中聯辦的政治角色,包括介入議會工作及選舉、控制輿論傳媒。(郭晉瑋攝)
北京從2012年開始,就不斷強化中聯辦的政治角色,包括介入議會工作及選舉、控制輿論傳媒。(郭晉瑋)

2003年反23條就已觸怒中共

上一回因劉曉波得諾貝爾和平獎及囚禁劉霞事件,已經搞到很難看。中共這種「依法治國」模式挪移到香港,跟香港受國際社會推崇的普通法下之法治社會南轅北轍。依法治國更接近殖民地體制中的嚴刑峻法(draconian laws )。

有人認為,這是香港九七主權移交後的第二次回歸,其實真正的改變不在於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兩制,而是中共由「間接管治」大躍進到「直接管治」。我們不應過分強調二○一九年反送中運動的影響,以為是抗爭者的街頭暴力行為碰觸中共紅線,或外國勢力介入策動港獨威脅到中共。

○三年董建華推出《基本法》二十三條國家安全立法,引發五十萬人上街示威,由那天開始,中共已經在謀畫「直接管治」這藍圖。○五年初撒換董建華,由「港英餘孽」曾蔭權頂上,是為了換取時間。推出多項跨界基建,在下層建築層面加快融合,港珠澳大橋、高鐵、新口岸等全速上馬,以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概念推銷;在○五到一二年間,香港這邊根本沒有什麼反對聲音。

直至一二年梁振英上場,融合工作已經由基建及經濟生活推展到政治層面,所以才有因宣傳「中國模式」而爆發的反國民教育運動,黃之鋒一代以中學生踏上政治舞台。

一二年起,北京開始認為,舊有的一國兩制框架及規範,無法有效處理香港政治問題,於是不斷強化中聯辦的政治角色,包括介入議會工作及選舉、控制輿論傳媒。

礙於香港有自己一套政治建制,中共的介入成效不彰,議會內表決政改紀律不濟,無法壓制反對派議會抗爭等,在選舉中更是多年無法突破六四比例,年輕人的政治行動也越趨激進。

在《國安法》通過後,長期處理香港事務的港澳辦張曉明發表錄影講話,他首先引用鄧小平的干預論做為總路線定調稱,鄧小平一九八四年十月三日在會見港澳同胞國慶觀禮團時說:「不能籠統地擔心干預,有些干預是必要的。要看這些干預是有利於香港人的利益、有利於香港的繁榮和穩定,還是損害香港人的利益、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

中聯辦成為特區管治中心

接著張曉明對香港管治不滿宣洩情緒,此舉充分反映出北京在香港問題上的焦慮及挫折感。他說:「是政府施政動輒得咎,是國家安全處於不設防狀態,是國民教育難以推行,是充斥於媒體對國家的各種負面報導,是學校考試題的荒誕不經,是把香港與內地隔絕的各種言論和舉動,是為香港發展提供空間和動力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受到抵制等等。究其本質,是香港內外反華反共勢力蓄意製造的政治對立。」

在港府全方位打擊下,民主派策畫的初選投票,仍有約60萬人站出來。(美聯社)
在港府全方位打擊下,民主派策畫的初選投票,仍有約60萬人站出來。(美聯社)

這幾年下來,中共歸納香港存在兩大問題:治權及人心。治權關乎頂層制度設計,關鍵在於全面收緊對特區的控制,包括在一二年開始已經對行政長官述職安排做規範化,建立工作上的從屬關係;現在甚至由黨媒宣示特區政策方向,然後由特區官員附和執行。

早前關於中聯辦凌駕《基本法》二十二條(明文香港高度自治)的詮釋,便是進一步提升中聯辦地位,由協助特區施政躍升為特區管治中心,猶如昔日倫敦外派殖民地總督角色。

在《國安法》下,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兼任國安事務顧問,領導香港國安委及下設執行公署。中共智囊劉兆佳認為,駱惠寧同時身兼三職,具有很大權威性和很高的政治地位,可以發揮指導、監督和支持特區政府維護國安工作。

這種管治模式內地稱之為黨委一元化領導,但其實更接近中央外派總督;至於國安公署,則是大規模復活殖民地政治部(Special Branch)的政治警察功能。

在《國安法》通過後,首次大規模的社會動員是民主派策畫的初選投票,結果在七月十一、十二日那個周末完成。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衛指初選有觸犯《國安法》可能。又在投票前夕,警察高調借「駭客入侵」搜查負責初選投票系統的民意研究所,製造白色恐怖氣氛,減少出來投票的人。結果市民整天都在烈日下於橫街窄巷排隊投票,總計近六十萬人走了出來。

六十萬港人挺身證明意志未消沉

在初選過程中,多個票站遭到打壓,同時在違法的陰影下,負責人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認為,市民的投票意願雖受打擊,但反過來說,在《國安法》的陰霾下,都有這麼多香港人出來投票,「香港人的勇敢是在這層面體現了。」

香港今後的形勢已經全面與中共內部政治綑綁,中美角力主導下一階段北京對港的鬆緊尺度。當立法的震懾效果退減後,香港人的抵抗意志會消沉,還是會再度上升?從這次初選,相信北京及國際社會都清楚看見了。(本文作者為香港資深媒體人,曾任港府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