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中共要贏得台灣,先赢得「世界尊敬」

2017-06-05 07:10

? 人氣

中國代表在世界衛生大會(WHA)發言反對「邀請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

中國代表在世界衛生大會(WHA)發言反對「邀請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

在李明哲案餘波蕩漾、中共打壓台灣國際參與絕不手軟之際,中共海協會突然拋出給台灣民眾赴大陸的「準國民待遇」,並說今年就會實現。這一方面是「寄希望於台灣人民」政策的延伸,二方面是「一中原則」的加強落實,也就是「軟的更軟,硬的更硬」。

但過去多年中共的統戰經驗顯示,讓利(即軟的更軟)雖能收買台灣小部分人,文攻武嚇(硬的更硬)卻會疏離大多數人。比讓利更重要的是贏得人心。而贏得人心需靠「普世價值」。中共若能尊奉普世價值,就能贏得世界尊敬。贏得世界尊敬,必然也會贏得台灣尊敬。

中共要贏得世界尊敬,不是遙不可及的夢。川普上台後,美國國際地位一落千丈。川普推出的「美國優先」貿易保護主義,實際是孤立主義;反全球化及退出TPP,實際是放棄全球領導地位(沒有任何國家比美國的跨國企業及電子通訊產業更全球化了);禁止穆斯林入境令,得罪多數回教國;蓋美墨圍牆,得罪墨西哥及拉丁美洲;對北約強硬及要錢,得罪歐洲;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更得罪全世界。 前總統歐巴馬即稱「川普讓美國成為世上少數向未來說不的國家」,世界各大媒體亦認為「川普對世界秩序的破壞,讓中國得以填補美國留下的全球領導真空」。

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將退出推動溫室氣體排放減量、遏阻全球暖化的《巴黎協定》。(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橫衝直撞,誰能填補這個全球領導真空?圖為川普宣布,將退出推動溫室氣體排放減量、遏阻全球暖化的《巴黎協定》。(美聯社)

為什麼中國得以填補美國留下的全球領導真空?因為川普橫衝直撞,反對及破壞美國一手建立的二次戰後世界秩序。中共卻起而接棒,支持及維持該一秩序。而大家不要忘了,世界秩序也是一種「普世價值」,它不只要維持世界和平、繁榮、發展,還要求領導此一秩序的大國具備「世界領袖」應有的責任及道德風範。凡是真心誠意維護世界秩序的國家,就是對世界具有責任及道德使命的國家,必能贏得世界尊敬。

過去的美國正因扮演「以身作則」、「慷慨施予」或「先予後取」的角色,贏得世界尊敬。如今川普斤斤計較美國利益(個人及家族利益恐怕更為優先),對美國的世界責任及道德使命棄之不顧(他提議減少美國對窮國的人道與發展援助。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卜睿哲近日亦云,川普的言論顯示他是經濟政策的機會主義者、政治方面的孤立主義者、期待美國繼續扮演在東亞的角色「相當悲觀」),使美國失去世界尊敬。如果中國能填補美國留下的領導真空,將意味中共對世界是有責任及道德使命的。

遺憾的是,在中國最接近「世界領袖」地位的此刻,中共在國內人權自由法治民主這些「普世價值」方面,卻最受世界詬病。主要原因之一是中國復興藍圖中,「富強」一直佔據絕對位置。廿一世紀初,由中共智囊整理推出的《中國大戰略》一書,主編胡鞍鋼即在前言表示:「中國大戰略就是「富國強民」的戰略,根本目標是在未來廿年,使中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明顯縮小與美國綜合國力的相對差距--成為在強大綜合國力基礎上具有主導能力的世界強國。」

回顧中國百年追求而寫成《富強之路》(2013)一書的兩位美國作者夏偉、魯樂漢,在全書結尾勉勵中國:由於中國改革太注重「富強」,而忽視人類「普世價值」,「中國人長久追尋的那種世界尊敬,迄今遂仍是一頂難以捕捉的桂冠。誠如當代軟實力大師所言,一個國家想贏得真誠尊敬,絕非靠奢華炫富、施展蠻力。那些以國家控制丶維穩等誇張體制而出名的社會,在西方是不具吸引力及受尊敬的。相反的,一個社會如果文化開放、寬容丶歡迎非正統容許的影響力,最後並形成最有創意又最誘人的軟實力,必能贏得舉世欽佩及尊敬。」

談到「軟實力」, 約瑟夫.奈伊的經典定義是:「力量」乃影響別人以取得自己想要事物的能力。要實現這能力,以強制或酬庸為工具者,屬於硬實力;以吸引人為工具,則是軟實力。對個人來說,魅力、願景、溝通,是軟實力的關鍵;對國家來說,軟實力則深植於文化、價值觀與法令政策中。「軟實力」也被稱為「軟權力」或「柔性權力」,就是以吸引力及說服力贏得他人(他國)認同。 

中共對李明哲案及台灣參與WHA的處置,靠的全是強權式硬實力。中共對台灣拋出的「準國民待遇」,看似胡蘿蔔,實則還是大棒子,任何台灣人都可能「被李明哲」。所以有媒體以「毛骨悚然的中國國民待遇」稱之。這種單憑強權、侵犯力無所不及、絕不心慈手軟的硬實力,是廿世紀「黨國」制崛起後的現象,其殘忍無情甚於君主制或一般獨裁制。中共在對待「普世價值」上,一直受世界詬病,「黨國」制是另一主因。

針對中國正式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李明哲,台灣NGO於27日到法務部門口抗議,要求政府應該有更進一步的具體作為(台權會)
針對中國正式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李明哲,台灣NGO於27日到法務部門口抗議,要求政府應該有更進一步的具體作為(台權會)

1947年胡適寫《兩種根本不同的政黨》,指共黨及納粹政權「有嚴密的組織」「黨員沒有自由」「有特務偵查機關監視人民的言論、思想和行動」「不惜用任何方式取得政權,既得政權後不惜用任何方法鞏固政權」「絕不承認也不容許反對黨存在,一切反對力量都是反動(反革命),必須徹底肅清鏟除」。這正是「黨國」制政黨。胡適精確預言了1949年後海峽兩岸兩個統治型態幾乎完全相同的獨佔政黨。

兩岸唯一不同的是,國民黨「黨國」強大到1986,隨著解嚴、解除黨禁報禁(這三者是國民黨黨國制的「照妖鏡」)而逐漸式微。中共則在渡過六四這個政權最大危機期後,更加強化黨國控制。

對中共幸運而對民主不幸的是,全世界民主國家都被自己騙了,以為幫助中國經濟開放發展,中共就會逐漸接受並走向「普世價值」。結果中國果然富強了,中共「黨國」統治卻紊風不動 。全世界民主國家不知道,鄧小平早在八七年拉下胡耀邦前後,就誓言絕不容許中國自由化;在八九年軟禁趙紫陽之後,「黨國」體制更是不容任何人挑戰,直到今天「完美的獨裁」(2016年挪威學者斯坦·林根極其發人深省的著作)出現。

不斷強化的「黨國」制,極可能是獨佔政黨信心欠缺的表示。蔣介石失去大陸,沒信心使他把國民黨改造成列寧史達林式黨國制。中共經歷一九八九年六四危機及後續「蘇東波」震撼,沒信心也使歷任領導人創造出超越列寧史達林的黨國制,直至成為「完美的獨裁」。而幸運又在此時再度出現,川普上台導致美國快速得罪全世界,讓中國有望「填補美國留下的全球領導真空」。

面對幸運之神的眷顧,中共有沒有想到自己應該更有信心?有沒有想到中國自古為政之道的「近悅遠來」(軟實力)?有沒有想到這樣做才能贏得世界尊敬,進而贏得台灣尊敬?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