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海峽兩岸都不能太一廂情願

2017-05-08 07:10

? 人氣

路透社專訪蔡英文,對於兩岸關係,蔡英文特別希望「期待習近平像個大國的領導人,不要被傳統和舊官僚制約,做出錯誤的判斷。」(總統府提供)

路透社專訪蔡英文,對於兩岸關係,蔡英文特別希望「期待習近平像個大國的領導人,不要被傳統和舊官僚制約,做出錯誤的判斷。」(總統府提供)

蔡英文的路透社專訪,全球注意力都被引向「川蔡再通話」。其實此事台方並無著力點,一切操之在人,蔡英文回答主要是客套。倒是兩岸部分,蔡英文著墨甚多,才是答覆重點。問題是,無論蔡英文對路透社提的「兩岸新問卷」,或緊接對國內媒體提的「新情勢、新問卷、新模式」,如果大陸方面毫不領情,就只能是一廂情願。同理,大陸方面對台強調的九二共識、一中原則、兩岸同屬一中,如果以矮化併吞為目的,而不是為和平共存,同樣也只能是一廂情願。

海峽兩岸一定要突破一廂情願的「堅壁清野」(固持己見、堅拒不入),才有可能創造「雙贏」,也就是中共這廿年來在全球化時代一再談到的「和平發展」。蔡英文基本上是一隻和平鴿,她確實希望兩岸和平發展。但自她上台以來,中共一直以「未完成的答卷」要求她,把打壓台灣參與國際事務做為對她的處罰及施壓,原因就在她避談九二共識四字,尤其避談「一中各表」。如此「堅壁清野」,導致中共更是要她放棄台獨、接受九二共識、接受「兩岸同屬一中」。

關於「未完成的答卷」這點,蔡英文對路透社說,她在去年就職演說中,已盡了最大善意,謹守維持現狀的政治承諾(該篇演說對台方的國家定位及兩岸定位,幾乎就是沒有「九二共識」四字的九二共識)。但路透社題目主要是問「請問您是否支持台灣獨立?」蔡英文卻沒有是或否的回答,只是說「我們不挑釁,也沒有意外,盡我們維持和平穩定參與者的責任;不論是在兩岸關係或在區域關係上,我們都讓台灣做為一個和平穩定的貢獻者。」

同時,她反過來拋出議題,說「我希望對岸能體認到,這個世界在變,中國大陸今天是一個區域大國,它要負起更多國際責任,尤其是維持區域的穩定跟和平。台灣也在變,台灣已經民主化,人民對自由、民主、人權高度關注。面對這個很不一樣的世界,不論是在兩岸關係、區域關係或全球關係上,中國大陸要扮演的角色愈來愈重要,國際社會對它的期待也愈來愈大。希望中國能成為一個和平穩定的主要支撐點,有自己的責任感。希望習近平主席以一個大國領導人自居,展現格局、彈性,用不一樣的角度來看兩岸關係,讓兩岸關係在未來有不一樣的格局,有更正面的發展。」

所以,她對「是否支持台灣獨立」的回答,是化被動為主動,主張「與其說我沒有完成一個問卷,倒不如說我們雙方都面臨一個新的問卷。我們期待中國大陸可以用不同的角度,來面對這張新的問卷。」

路透今(27)日獨家專訪蔡英文,對於兩岸關係,蔡英文特別希望「期待習近平像個大國的領導人,不要被傳統和舊官僚制約,做出錯誤的判斷。」(總統府提供)
路透專訪蔡英文,對於兩岸關係,蔡英文特別希望「期待習近平像個大國的領導人,不要被傳統和舊官僚制約,做出錯誤的判斷。」(總統府提供)

路透社還有其他問題,如問蔡:「您曾表示,雙方都有責任維持和平與穩定。您打算如何說服北京當局跟您的政府對話,讓關係變好?」她的答覆只是:「在過去一年,中國方面對台灣採取了一些(敵意)措施,但是我們還是冷靜以對,沒有惡言相向。」路透社又問:「您期望與中國的關係如何進展?您是否有打算和習先生對話或會晤?」她回答:「我們很願意有實質對話機會,也希望中國面對與台灣關係,應該要有新的、不一樣的思考。如果中國展現出這樣的彈性與善意,我相信台灣人民也一定會思考展現彈性。兩岸關係絕對不是單方可以主導的,一定是互動的過程。我們希望對方能跳脫現有格局,在相互累積善意下,共同為未來找尋可能性。」

蔡不談支持獨立與否,只說謹守維持現狀及展現善意,並把「未完成的答卷」轉化成「兩岸新的問卷」,把「如何說服北京與蔡政府對話」變成「北京要有新的、不一樣的思考。」「兩岸關係絕非單方面可以主導,必須跳脫現有格局,互相累積善意。」這樣的回答,北京鐵定是不滿意也不會接受的。

根本的問題是,北京對全世界都要求尊重「一中原則」,台灣可以單獨例外嗎?連美國都用「我們的一中政策」回應中國,台灣為什麼不能用「我們的一中各表」(也就是馬英九時代九二共識的基礎)回應中國?

而且不要忘了,李登輝時代的國統綱領,近程目標就是「交流互惠階段」,主張「在交流中不危及對方的安全與安定,在互惠中不否定對方為政治實體,以此建立良性互動關係。」「兩岸應摒除敵對狀態,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以和平方式解決一切爭端,在國際間相互尊重、互不排斥,以利進入互信合作階段。」雖然台灣已經過三次政黨輪替,人民當家作主及國家主權觀念趨於堅固,但三次政黨輪替畢竟仍在中華民國増修憲法體制下;不承認中華民國式的一中原則(即「一中各表」),無異於不承認現狀。

如果蔡英文真的謹守維持現狀的承諾,她可以不接受中華民國式的一中原則、可以不要馬政府的「一中各表」嗎?馬政府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絕對不同於中共的「九二共識,一中原則」,就像美中三公報對「一中原則」及「一中政策」可以保留各說各話一樣。若蔡英文連「一中各表」都不敢或不願接受,她要中共、要習近平接受「兩岸新問卷」,不是太一廂情願嗎?同時,若蔡都能接受台灣參與國際事務的「中華台北」名稱,則比「中華台北」更具國格意義的「一中各表」為何不能接受?為這種自相矛盾而招來中共對台灣更嚴厲的打壓,不是太不值得了嗎?

與蔡英文的「反應不及」相比,中共這一年來對台灣的表現堪稱「反應過當」。如果蔡政府能接受「中華台北」的名稱參與國際事務,是不是也算「一中各表」?也在廣義的「同屬一中(但非中華人民共和國)」範圍內?為什麼中共非致蔡政府(其實受害的是台灣)於死命不可?中共不能大器一點嗎?雙方有這麼大仇恨嗎?中共忘了自己正在追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嗎?「偉大復興」可以小鼻子小眼睛嗎?

要知道,國際覇權或大國威望是一天一天累積出來的。中共對台灣如此不寬容,國際不會看在眼底嗎?台灣人民不會兔死狐悲、物傷其類嗎?像李陵答蘇武書說的:「且漢厚誅陵以不死,薄賞子以守節。欲使遠聽之臣,望風馳命,此實難矣!所以(陵)每顧而不悔者也。陵雖孤恩,漢亦負德。

路透今(27)日獨家專訪蔡英文,對於兩岸關係,蔡英文特別希望「期待習近平像個大國的領導人,不要被傳統和舊官僚制約,做出錯誤的判斷。」(總統府提供)
路透社專訪蔡英文,對於兩岸關係,蔡英文特別希望「期待習近平像個大國的領導人,不要被傳統和舊官僚制約,做出錯誤的判斷。」(總統府提供)

其次,要談一個中國,台方是「一中各表」。這也表示中方有必要回答中華民國是什麼存在?兩千三百萬台灣公民社會自由人(民主人)是什麼存在?若中華民國不能存在,談一中豈非自我消㓕?兩千三百萬人豈非政治自殺?台灣國家領導人如何對人民、對國家交代?

中華民國本來就是國家,一直如此存在,外界的中途否認(包括失去大陸在先,失去聯合國及安理會席次在後)無礙於也不會改變國家之存在。昨天還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今天一紙聯合國決議文,中華民國就變成不是國家了嗎?聯合國有這個權力擅自「取消」他人國家嗎?何況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未統治也未擁有台灣!台灣也已是亞洲及世界的民主模範生及「完全自由」社會!國共內戰更早已結束,現在變成國共合作,「國共內戰」已不能再成為中共攻打、奪取台灣的藉口。

再其次,九二共識一直被稱為「沒有共識的共識」,實質是一種「默契」(九二會談當事人辜振甫如此認定)。既是默契,遵守默契就可以,中共為何要強逼另一方(政府)掛在嘴上不可?不是說「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嗎?蔡英文如果不說但願意做,就中共而言,不是比「光說不練」好嗎?

而且「共識」本該是雙方或多方共同的認識或認知,既然民進黨認為九二共識不是共識,蔡英文又怎麼敢拂逆全黨之意呢?中共又怎麼可以強逼蔡英文接受,把一廂情願叫做共識呢?要討論及接受一個提議前,不是定義先要明確嗎?既然當年當事者辜振甫及當時總統李登輝都說沒有九二共識,中共難道不能像一個真正的大哥般,讓九二精神、九二默契與九二共識等量齊觀,或帶頭再找尋另一個共識嗎?重新找尋、兩廂情願有那麼難嗎?中共不是自詡這三十多年「改革開放」是人類史上非凡成就嗎?那幫兩岸找尋新共識或接受九二精神、九二默契說法,不是更能彰顯「改革開放」的氣魄與心胸嗎?

蔡英文把「未完成的答卷」轉化為「兩岸新的問卷」,要中共及習近平有新的思考及彈性。中共把「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轉化為「一中原則,兩岸同屬一中」,要逼台灣照單全收。這二者都太一廂情願。如何突破一廂情願的「堅壁清野」,讓兩岸既能交流互惠又能和平共存,既能各盡所能又能各得所需,這才是兩岸問題解決之道。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