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男觀點:坐時光機 虛擬訪問2019年的郭台銘

2017-05-10 07:10

? 人氣

作者虛擬訪問2019年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模擬他上任總統可能會採取的政策。(資料照,葉信菉攝)

作者虛擬訪問2019年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模擬他上任總統可能會採取的政策。(資料照,葉信菉攝)

引言:蔡英文就職即將滿周年,施政滿意度和聲望均超乎預期的下滑,民間遂有郭台銘競選2020總統之議,不但國民黨主席候選人之一的郝龍斌,多次公開表示要全力敦促郭台銘選總統,坊間甚至有民意調查指若此刻投票「郭台銘完勝蔡英文」,本文虛擬訪問2019年的郭台銘,為焦慮的台灣選民解惑,郭台銘到底選不選?為什麼選?為什麼不選?

(Q:XX記者  A:2019年的郭台銘)

Q: 郭董,距離2020總統大選還有一年。你還沒有宣佈自己參選總統的計劃,請問你還會參選嗎?

A: 99%應該不會參選。

Q: 為什麼?大家覺著你和川普都是十分成功的商戰奇才和經濟戰略家,3年前他可以當選美國總統,你也可以參選啊?

A: 兩個因素。一,我和川普完全不同。二,台灣和美國完全不同。這兩個因素讓我很難去做出參選的決定。

Q:可是有越來越多的台灣人希望你參選,而且從最近的民調來看你有非常大的機會獲勝?

A: 很多人看到川普當選,就希望我來選總統,這種情況我非常理解。但是我和川普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Q: 哪裡不同?你們都有自己成功的事業,都有豐沛的政商關係,都具備全球視野,你們永遠不會貪汙,這不都是你們的相似之處嗎?

A: 你說的的確都對。但是還有不同的地方。首先,川普個人的事業已經基本成熟,他的公司有專業經理人打理就可以繼續運轉,所以川普可以把精力完全放在執政上。但是鴻海目前的世界性佈局剛剛具備雛形,正處於關鍵發展時期。這個時候我如果參選2020總統選舉的話,就需要在今年(2019年)全部放手鴻海事業的佈局和管理,而此刻的鴻海還沒有合適的接班人,也沒有掌控全域的人。此時放手,鴻海的發展就會出現各種不測。4年後甚至8年後的鴻海是否還能應對世界的變化和競爭?這種不確定正是我猶豫的原因之一。另外,如果我當選總統,會不會有人說我利用總統職位圖利鴻海?這也是問題。

Q:那另外的原因呢?

A:另外一個原因更加關鍵,更加讓我猶豫。這也是川普不會面對到的問題。那就是台灣的環境和美國完全不一樣,尤其是台灣的政治環境。在台灣,政治是一切。政治的力量超越其它各種力量。在我們台灣,經濟其實並不是主導力量。目前的台灣很難有一個人或者一種力量可以改變台灣現在的“政治”環境。政治環境不改變,誰當總統都不會有施展拳腳的機會和平臺。正是這種環境讓我很難做出參選的決定。

Q: 但是,正因為台灣目前面臨這樣的混亂,所以很多台灣人希望你能出來改變這些,不是嗎?

A: 我理解這些鄉親的心情。但關鍵是,我是否有能力改變這些?面對這種我們台灣這種社會政治生態,我沒有信心。

 

Q:郭台銘沒有信心?大家會相信嗎?在中國大陸你管理著上百萬人的大企業,日本的夏普公司已經在你的手上起死回生,美國、歐洲、南美洲、東南亞的投資目前來看成績也非常優秀。這樣的郭台銘說“沒有信心”?台灣的問題會有嚴重到這種程度嗎?

A:是的!這就是“經濟”和“政治”的不同!

Q:why?經濟和政治間的不同有這麼巨大嗎?巨大到即使郭台銘都不能改變它們?

A:是的!因為在經濟層面,我知道中國大陸的市場對鴻海多麼重要!所以,我可以從經濟上放手投資中國大陸,事業上全面靠近中國大陸。日本夏普也是如此,我瞭解併購夏普對鴻海意味著什麼,所以我全力收購它、改造它。我在美國、東南亞、歐洲,南美洲等地方投資,是因為我非常清楚,這些投資對鴻海意味著什麼。同時,非常重要的是,我擁有絕對的決策權,可以掌控選擇鴻海的道路。所以我才能按照自己的構想去做各種規劃,並且有效的實施這些規劃。

台灣企業鴻海以3880億日幣入主夏普。(BBC中文網)
台灣企業鴻海以3880億日幣入主夏普。(BBC中文網)

Q: 對啊,這不就是台灣人欣賞你、期望你參選的原因嗎?你把這種決策力和實行力用在總統職務上不就可以了嗎?

A: NO!NO!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我一旦參選並且真的當選總統之後,這種情況就會全部改變。

Q: 為什麼?有這麼嚴重嗎?

A: 是的。政治判斷和抉擇是總統的核心,發展經濟是總統的目的。對總統來說,政治經濟是左右腳,二者必須統一協調,二者的方向也必須一致才能走的快和穩。當我是商人時,我的政治選項不是主體,我只需要考慮鴻海發展和利益就可以。但是,一旦我當上“總統”而不是“商人時”,就必須同時把“政治、經濟”合併考慮進來。這樣的話,很多事情就改變了。因為我必須讓政治為經濟服務。政治和經濟必須統一起來運行。而這,會衝擊到和我政治理念完全不同的那些力量。

Q: 這方面能說的具體些嗎?

A: 從政治層面來說,我支持兩岸一中,我接受九二共識。台灣人一直知道我的這種立場,我也不會改變這種立場。這裡就不贅述了。

從經濟層面來說,鴻海在大陸已經發展了30年,鴻海不僅僅成為了全世界最大的代工廠,鴻海在世界範圍更是具有了強大的競爭力。大陸市場的重要性可想而知。所以從我自身經歷來說,如果我當了總統,必須要把台灣和大陸市場緊緊聯繫在一起。

Q: 就是說,如果你當選總統,一定走“親中”的路線?

A: 對。經濟必須以政治為前提,政治必須以經濟為基礎。我會連帶政治經濟層面一起向大陸靠近。如果要我來帶領台灣打拼,我甚至比馬英九走的更快速、更接近中國大陸。我認為這是解決台灣發展的關鍵問題。而解決這個問題的困難度太高、範圍太大。

Q: 是怎樣的一種“更快速、更接近”呢?

A: 我會採取全面和大陸政治和解的態度。這麼做一方面源於我的政治立場,更重要的是源於發展台灣經濟的現實需要。我會在一中各表的前提下,以現任總統身份去大陸訪問,也會邀請習近平主席到台灣訪問。我不會和習主席在第三地見面,所以不會去新加坡。要見面就是在北京和台北。

同時,我一定會全面放開陸資來台,要和大陸重啟談判並且實施ECFA。我一定會鬆綁台灣企業到大陸的投資限制。我會承認大陸學歷,鼓勵台灣人尤其年輕人到大陸工作學習。我會給陸配、陸生同等待遇,陸生可以在台灣工作。說到底就是要全面和大陸交流融合,全面開放兩岸的互動。

兩岸關係發展史,2010年6月24日,ECFA談判台北會商,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高孔廉(右)與海協會常務副會長鄭立中(左)握手(美聯社)
作者虛擬訪問2019年的郭台銘,認為他若擔任總統會和大陸重啟談判並且實施ECFA。圖為2010年6月24日,ECFA談判台北會商,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高孔廉(右)與海協會常務副會長鄭立中(左)握手。(美聯社)

Q: 這真的可以實現嗎?而且為什麼要這麼做?這麼快速的和中共建立關係,會不會被人認為你放棄了台灣的民主價值、出賣台灣?

A: 你看,當我說出這種政治構想,你馬上就會有這種質疑,這也代表很多台灣老百姓都會質疑。更別說那些搞台獨的力量。在這麼多年的政治環境下所培養出的習慣,他們一定會群起攻擊我、抹紅我。“出賣台灣”的帽子不會戴在“商人”郭台銘頭上,一定會戴在“總統”郭台銘頭上的。

 

Q: 即使他們會抹紅,但你是郭台銘,你不會在乎他們的抹紅,不是嗎?

A: 說的對,我不怕被抹紅。但是我怕人民再一次對立、撕裂。我怕出現一個甚至兩個、三個更強烈的“太陽花”事件。他們會挑動台灣百姓的習慣性的對立和撕裂。到那個時候,人民還會相信我、支持我嗎?人民一旦對我產生懷疑和不信任,那麼我就失去了對政治選擇和經濟發展的把控能力。那時,我就不是有魄力“郭董”,而是被各種反對力量摸紅的有破壞力的“統派總統”。任何我認為是正確的決定,都將無法實施。更談不上有發展。

Q: 難道,台灣人就一直要在這種政治氛圍裡輪迴下去嗎?

A: 所以我才說,在台灣,政治大於經濟,台灣的政治不是為了服務經濟。這是和世界趨勢所背離的。我有能力在短時間裏改變一個企業的經濟狀況,但是我沒有能力短時間改變上百萬臺灣人的政治選擇。更不能幻想台灣百姓對我存在無條件的、長期的信任。

Q: 但是台灣人需要一個徹底信任的人來當家做主,不是嗎?

A: 是這樣,但是這幾十年來,台灣以及沒有這種信任感了。而我在經濟方面的被信任,不能移植到政治方面。我或許有改變經濟的能力,但是我沒有改變台灣政治的能力。這或許這就是我最大的猶豫、就是我最終放棄參選總統的原因吧。

Q: 真的就沒有辦法改變這種政治內耗的輪迴嗎?

A: 我相信辦法還是有的,但不是在現在的時間。

Q: 那是什麼時候?

A: 是我們台灣人頭腦真正的“清晰”的時候。只有人民擁有清晰的,我強調一遍!“清晰的”頭腦。“清晰的”、毫不猶豫的做出一種選擇。才會走出這種政治的藩籬。現在我們太容易被挑撥和對立。人民要給郭台銘一把尚方寶劍!這把尚方寶劍,讓郭台銘可以不受政治的藩籬和牽絆。或許只有這個時候,我才能有機會實施自己要做的。

Q: 所謂的尚方寶劍,是不是指選舉得到高票數?

A: 不僅僅是高票數,而是當我當選後一系列的政策實施中,對我持續的相信。如果台灣百姓相信我永遠不會出賣鴻海,就應該相信我永遠不會出賣台灣。相信我的政策就是為台灣找出路。否則,一定會被反對者說成是“獨裁”。而“獨裁”的口號也會輕易的動搖台灣百姓對我的信任。我在鴻海做的決定有100%權威,可是當總統以後,我不會有這種權威。沒辦法,因為反對者的手段太多,影響力太強、殺傷力太大。反對者媒體一天24小時的說你壞話,你認為,有多少人會不受影響?

 

Q: 所以,最後你猶豫的根本原因是擔心台灣人不會持續的信任你,支持你?

A: 是。大家會不會在我被抹紅的時候依然相信我、大家會不會在太陽花事件出現的時候,會給我更堅強的支持力量。讓我可以繼續實施實現我的政見。

所以,當我一系列的政策開始實施的時候,就是台灣百姓陷入纏鬥的時候。這時候不僅僅是考驗我郭台銘,更是考驗那些做出選擇的台灣鄉親。

Q: 你說的台灣人“真正清晰”的頭腦,什麼時候會出現呢?

A: 10-20年左右。2020-2040年間。

Q: 為什麼是10-20後年?

A: 因為這10年間,中國大陸將會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經濟體。將是全世界最大的單一市場。20年後,中國大陸的經濟總量將是美國和日本的總和。那個時候,你想想,台灣還有什麼機會佔領這個市場?當變成我們越來越需要對岸市場的時候,台灣還有什麼條件和對岸搞“談判”?我們內部的政治鬥爭,已經徹底消耗完畢台灣十大建設以來的紅利。到那個時候,我們只能被迫做出“清醒”的選擇。

Q: 您不能再考慮麼?把你的想法告訴台灣人?

A: 答案已經在剛才的採訪裡了。我不想重複。而且你也幫助我傳遞了我的想法。我是謹慎、大膽的商人。我不想賭博,更不想輪迴在無謂的政治纏鬥中。

 

Q: 你不參選,誰還能救台灣呢?

A: 時勢造英雄,我沒那麼偉大。我認為,終究是台灣人自己改變自己、拯救自己。只是現在的台灣人還沒有被逼到那個絕路。畢竟大家都還生活平穩。但是我們的危機正在出現。這點終究會被台灣百姓看清楚的。

Q: 你說了99%不參選,但還是有1%。對你來說,1%就意味著機會,可以這麼說嗎?

A: 經濟競爭,1%的確就代表機會。但是政治鬥爭,1%就是意味著方向的完全改變。我們的百姓還不夠成熟,我們的政治就會付出很多代價。我一定還會繼續為台灣奉獻自己的心力,會繼續為台灣、為兩岸盡自己的最大努力。

Q: 謝謝郭董接受採訪

A: 不客氣,希望大家理解。天佑台灣~
 

*作者為職業畫家,現居北京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