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年金改革》吳晟:你領這麼多,但你不須再拚財富了

2017-04-29 20:00

? 人氣

吳晟,1944 年出生,屏東農專畢業,55 歲從國中教師退休,亦為台灣鄉土作家。(攝影程思迪)

吳晟,1944 年出生,屏東農專畢業,55 歲從國中教師退休,亦為台灣鄉土作家。(攝影程思迪)

「只因這是生命中最沉重,也是最甜蜜的負荷。」吳晟描述為人父母心情的詩句,30多年來一直收錄在國中生的國文課本裡。

箭在弦上的年金改革,為的則是減少下一代的沉重負荷。而吳晟本人,就是在55歲時從國中教師退休,每月退休金6萬多元,至今已領了17年。他非常支持年金改革,即使最終他的退休金將會被打6折、剩下3萬多元。以下是吳晟口述摘要:

我首先想說的是一個根源,台灣社會不只年金問題,包括國土環境等等,許多問題都是因為政策沒有長遠的規畫,都只顧眼前。如果越不改革、越拖越久,爛攤子就越大,到最後不可收拾。

現在要改革,許多軍公教不滿。像我們夫婦,以前也是因為有這樣的制度保障,才去考(教師),可是我現在的心情像是返老還童,退休金好比領「零用錢」。意思是,我們的子女都已經成年,我已經年老了,對財富我就放開了、不必再追求了。以我的生活所需,我常講說,我零用錢太多啦!都花不完啊!

你現在所領的,都是這個社會的資源,其中很大部分要靠稅金,也就是來自正在工作的人。你給人家領領領,領那麼多,最後一定是兩個結果:第一、整個國家資源必然會短缺很多;第二、就是給下一代負擔。他們(反對者)會想說,我領了是要存起來給自己的子女。那別人呢?整個社會的子女呢?

全世界沒有國家像我們這樣,(軍公教退休金)所得替代率那麼高,像我自己是105%,月退休金加上18趴利息,合計每個月領6萬多元,比當老師時的薪水還多。

那我們家其實……我們家(財務)壓力很大,可是這是我們自己的問題。簡單說就是我媽媽過世後,我弟弟要賣田產,但我不願意父母留下來的田產賣出去,就貸款跟我弟弟買下來,所以變成負擔很重。但這是個人家庭的問題。我本來以為反正我們有退休金,那現在這樣砍,我們也只好接受,子女也都支持。

既得利益者一定會心生不滿,(解決問題的)關鍵是態度,尤其執政團隊,一定要很溫和。大家要認清,軍公教本身是國家體制的一分子,現在我們原先預期的保障,你要怎樣改掉,一定要先說抱歉嘛!要大家共體時艱、為下一代著想,要用很體貼的心情去訴求。

至於抗爭者,有些也是情緒失控、過火了。你的既得利益部分被減少,你會不甘願,這是人之常情,抗爭是你的權利,也可以理解,但你不應該用無法無天的態度,造成整個社會那樣(不安)。這背後有很多政治的操作,真的是……唉!不怕台灣死就對了!

台灣年金最大的問題是用職業區分,所以造成現在這麼大的不平。有的軍公教主張自己比較厲害,退休金不能跟勞工比,不該這樣,因為每一種工作都有他的專業和貢獻,如果你比較厲害,那工作時的薪資已經比別人高了,你可以去累積自己的財富,一旦你退出職場,全民一樣大,政府只照顧基本生活,這樣的話,全民都照顧得到。

所以年金改革雖然會讓我們夫婦降到樓地板,沒關係啦,這符合我的主張。台灣現在那種所得替代率還是不對的,不公平,如果有機會,我希望再一次大改。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商業周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