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仕超觀點:百年老黨改革,真的需要「數位諸葛亮」嗎?

2020-04-16 05:50

? 人氣

國民黨數位行銷科技長最後由Dcard創辦人簡勤佑擔任。(資料照,顏麟宇攝)

國民黨數位行銷科技長最後由Dcard創辦人簡勤佑擔任。(資料照,顏麟宇攝)

最近,台灣百年大黨上發生一件耳目一新的大事,即國民黨啟動徵選數位諸葛亮一事。自從2020總統大選後,國民黨發生一連串的檢討與變化。 尤其是總統大選期間看見兩大陣營在傳統行銷與數位行銷上的精采對奕,明顯能感受到國民黨在數位行銷與青年認同感上是相對弱勢的一方。因此,國民黨啟動徵選數位行銷科技長,可視為解決兩大痛點的藥帖。

從徵選數位行銷科技長中思考改革的關鍵?

在網紅四叉貓的決選提問中,看到每一道提問都是直指國民黨現存的痛點。例如:什麼網路策略可以降低韓國瑜被罷免成功的機率,或者是未來如何在Dcard上洗白年輕人對吳斯懷的看法…等等。(註:完整內容參考四叉貓貼文連結)

8個犀利的決選問題,在以行銷人匯聚的臉書社團 — GBMH品牌行銷匯 中也引發高度討論 (註:完整內容參考社團貼文連結) ,其中數位資深行銷人對於此事發表一些行銷視角上有些看法,如下:

行銷社團討論。(節錄自GBMH 品牌行銷匯)
行銷社團討論。(節錄自GBMH 品牌行銷匯)

同時,也有人認為,決選結果為早期Dcard創辦人,是因為國民黨想在青年、網軍上找到施力點等。

「提出一個問題往往比解決一個問題更重要。」— Albert Einstein

送上愛因斯坦一句非常經典的名言給大家反思,徵選的重點應該不是決選當下的問題有多犀利,而是要解決這些「問題背後的問題」有多麼難以施力!就總統大選失利、青年認同感不足…等問題,其背後都有更深層的問題。而這些問題,恐怕不是我們行銷人一般認定的數位行銷科技長能處理。

舉例來說,以吳斯懷立委的問題,要利用網路黑科技蓋掉線上負評、利用論壇水軍去改變網路聲量,這些在技術面或許能達到,但其負面印象早已深植人心。國會表現與言行更常做出一些讓敵陣營發揮的好球。像這類不定時炸彈,真的能以數位行銷科技來杜天下悠悠之口嗎?棘手程度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蜀道難,難於上青天!

就像徵選後的第一波社群操作–佳龍的華航改名計時器,Errrrr 這就是標準作球給網友與敵陣營反將一軍的臥底式操作。像是吳斯懷的議題也能以「下架吳斯懷立委計時器」來反將一軍。

林佳龍的華航改名計時器。(圖片取自中國國民黨臉書)
林佳龍的華航改名計時器。(圖片取自中國國民黨臉書)

如果不掌握好本質性的問題,這類「被得分」的社群操作必然層出不窮。所以,解決的關鍵還是組織的思維層次。整體思維調整對了,在外顯行為上降低失誤率,自然就不會有一堆借勢發揮的行銷操作了。重點不是數位諸葛亮或數位貂蟬!

對百年組織來說,你更需要的是一位品牌策略長

近年觀察政治變化,2018、2020年兩次大選的變化,國民黨先後是一勝一敗。難道兩年的變化,台灣人民在數位科技使用習慣上有什麼巨大的改變嗎?如果沒有的話,是不是可以說明其實最關鍵的不是數位科技的應用?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