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軍攻進淡水河口如何反擊?國軍不畏疫情發起「戰備月」演練 罕見實戰細節曝光

2020-04-10 09:30

? 人氣

陸軍五三工兵群官兵搭乘M3浮門橋車在淡水河面設置爆導索,準備遲滯進犯敵軍之攻勢。(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陸軍五三工兵群官兵搭乘M3浮門橋車在淡水河面設置爆導索,準備遲滯進犯敵軍之攻勢。(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全世界從今年年初開始均受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對於我國軍而言,最顯著的就是各級都得啟動相關應變機制與措施,而年度最重要的漢光演習電腦兵推階段,更因場地高度封閉不利防疫,而被迫推遲至下半年再進行,整體衝擊不可謂不大。然而「軍以戰為主、戰以勝為先」,要能夠取得最終的勝利,勤訓精練便是最重要且不能中斷的任務,因為這是確保戰力不墜的關鍵,和防疫工作的完善與否同樣重要。軍方近期在全台各地、外離島執行的「第一季戰備訓練月」,就是以「仗在哪裡打,就在哪裡練」的概念,將部隊訓場移至現地,透過各種實兵實裝驗證平日所學與戰場經營成果,當中更有不少罕見演練內容和細節值得關注,且看以下介紹。

近年來,中共機艦頻頻對我進行遠海長航等繞島演訓,在對方戰力延伸下,防衛壓力早已從過去的西部,轉移至東部太平洋一側,全島都壟罩在防衛的沉重壓力下,這也促使我方必須採取相對策略因應,如防空飛彈進駐東部機場甚至前推至綠島,未來新式高教機服役後,將牽動空軍全島戰機洗牌,原7聯隊所擔負的部訓任務回歸高雄岡山空軍官校後,主力戰機即有可能轉移至志航基地部署,為拱衛東台灣爭取反應時間與空間。

20200409-陸軍特指部特2營在戰備月期間,執行短期行軍訓練,以5天時間走完73公里路程,過程中結合協力守備區域內重要軍事設施任務,輔以執行射擊、直升機快速繩降(圖)訓練,有效提升特戰部隊戰力。(資料照,取自陸軍司令部臉書)
陸軍特指部特2營在戰備月期間執行短期行軍訓練,以5天時間走完73公里路程,過程中結合協力守備區域內重要軍事設施任務,輔以執行射擊、直升機快速繩降(見圖)訓練,有效提升特戰部隊戰力。(資料照,取自陸軍司令部臉書)

也因為共軍動作頻頻,強化戰備整備作為就成為我軍重中之重,在現任國防部長嚴德發要求下,開始出現戰備訓練月的概念,也因為採實兵實裝方式進行,因此又被稱為「小漢光」,對比今年漢光因新冠肺炎疫情出現延宕, 「戰備月」執行成效就顯得格外重要,畢竟只有真正將裝備駛出營區、開至現地,確確實實跑上一回,才能積累實戰經驗,這絕非是待在營內就可養成的。另外在戰備月訓練中,可以見到許多單位都有車輛機動至戰術位置實施隱蔽的「戰力防護」科目,顧名思義就是要撐過敵方發動的第一波攻擊,達到延續有生戰力目標,並伺機發起反擊。

特指部特2營短期行軍訓練展現實力

特指部特2營進行為期5天、總距離73公里的行軍任務,過程中結合區域內重要目標防護、反特攻、反滲透作戰等科目,驗證部隊作戰指揮、兵力運用等環節,提升特戰部隊作戰能力。除了協力友軍將遭敵軍攻占之機場奪回,亦運用新竹湖口營區國家閱兵場開闊地形執行黑鷹直升機快速繩降,展現臨機應變成果。

值得一提的是,陸軍特戰部隊多年來都會進行長時間、長距離的山隘行軍,近年則從山區林地間開始往城鎮區移動,變成所謂的濱海城鎮要地行軍,其背後目的在於特戰部隊守備範圍開始調整,現在有更多支援責任地境內重要軍事設施(機場、雷達站、飛彈陣地)守備的任務出現,相關概念已透過實際演練機會加以驗證,短期行軍雖然天數和距離有差異,但演練的核心仍屬相同。

20200409-陸軍蘭指部戰力防護演練,出動4輛M60A3戰車機動至戰術位置實施掩蔽,由於經過宜蘭員山街道,戰車龐大車身在路上引起關注。(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陸軍蘭指部戰力防護演練,出動4輛M60A3戰車機動至戰術位置實施掩蔽,由於經過宜蘭員山街道,戰車龐大車身在路上引起關注。(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戰車機動至戰術位置秒吸民眾目光

陸軍蘭指部戰車營的戰力防護科目,是由4輛M60A3戰車在單位接獲敵軍進犯消息時,機動進入目標區實施隱蔽的全般過程,由於戰車行經路途中會經過宜蘭員山街道,因此用路人均會被龐大車身碾壓馬路的場面吸引。

在抵達戰術位置後,部分乘員持槍警戒四周,其餘則迅速以偽裝網覆蓋方式展開防護作為,期盼以全員全裝方式,提升官兵對戰場景況的認知;另從官方釋出的照片可以發現,戰車營幹部隨身攜帶的手槍,已換裝為新型的T75K3,並使用新的防搶槍套,而非過去常見使用數十年的45手槍和皮製槍套,類似演練同樣也是新裝備的驗證機會。

20200409-陸軍蘭指部戰車營幹部(中)腰間配戴的手槍型號為T75K3,這一兩年內開始逐步煥發,取代老舊的45手槍。(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陸軍蘭指部戰車營幹部(中)腰間配戴的手槍型號為T75K3,是近1至2年內開始逐步換發之武器,取代老舊的45手槍。(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機步269旅執行「應援重要目標掃蕩戰鬥」演練 驗證防衛作戰成效

陸軍機步269旅於桃園地區以機步戰鬥隊態勢,執行應援重要目標掃蕩戰鬥演練,過程中結合雲豹甲車、CM-11「勇虎」戰車等戰甲車輛遂行火力制壓、重要目標防護、反空機降等科目,期間亦運用心戰喊話作為,順利瓦解敵軍作戰意志,達成任務。從曝光的照片可以發現,操演所在的機場應為目前已廢棄的舊海軍桃園基地,該處雖然閒置已久,但機場跑道、機堡等結構仍在,加上機步戰鬥隊人車眾多,需開闊空間才能施展,因此在不影響實際航班起降上,選在該處執行操演也確實合理。

20200409-陸軍機步269旅還編組機步戰鬥隊,針對想定遭敵軍攻占之機場實施應援和反擊,操演場地選在海軍舊桃園基地進行,該處仍保有機場設施、架構(遠處有機堡),演練此類科目,亦屬合理。(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陸軍機步269旅編組機步戰鬥隊,針對想定遭敵軍攻占之機場實施應援和反擊,操演場地選在海軍舊桃園基地進行,該處仍保有機場設施、架構(遠處有機堡),演練此類科目亦屬合理。(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此外,269旅還進行戰力防護演練,前述戰甲車輛透過機動方式,先後進入相關戰術位置隱蔽,特別的是,隱蔽地點選在民間鐵皮工廠內,而非任何軍事設施或軍用掩體,此舉可達到出敵意料之外目的,且軍車藏在民間亦能擾亂敵軍進攻節奏,使其必須投入數倍資源,只為確認打擊目標所在位置,進而遲滯敵方整體攻勢,對我方而言是一種平戰結合的絕佳例證。

20200409-陸軍機步269旅在戰力防護階段,將所屬的CM-11戰車(圖)、雲豹八輪甲車藏匿在民間鐵皮工廠內,有效達到隱蔽之效。(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陸軍機步269旅在戰力防護階段,將所屬的CM-11戰車(見圖)、雲豹八輪甲車藏匿在民間鐵皮工廠內,有效達到隱蔽之效。(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演練出現突發狀況!陸軍關指部臨機應變迅速圍剿敵軍

陸軍關指部的戰力防護科目是由所屬聯兵營進行,過程中由雲豹甲車機動至戰術位置揭開序幕,在抵達某大橋下方後,乘員隨即以偽裝網覆蓋等方式掩蔽甲車行蹤,部分人員亦同步持槍對外警戒,也因為演練貼近實戰,所以過程中可能出現突發情況,相關單位掩蔽同時獲報於淡水河周邊發現敵軍小規模特攻人員,我方即派遣機步排進行圍剿,由於我軍有人數、火力等優勢,迅速將其殲滅或俘虜,完成演練。

20200409-陸軍關指部戰力防護是將所屬雲豹甲車隱蔽在營外某大橋下,與此同時,更因守備淡水河沿岸的任務特性,單位獲悉岸際出現敵特攻人員,隨即予以攔截擊殺。(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陸軍關指部戰力防護是將所屬雲豹甲車隱蔽在營外某大橋下,與此同時,更因守備淡水河沿岸的任務特性,相關單位在得知岸際出現敵軍特攻人員後,隨即予以攔截擊殺。(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關指部全銜為關渡地區指揮部,所屬部隊散在大台北和基隆地區,戰時將是保衛首都外圍的重要防線,必要時也得馳援中樞。由於淡水河一線只要過了北市大同區後,任何一個水門距離西門町博愛特區距離只有近跟很近的差別,如何阻止敵軍循著淡水河攻入,伺機發起斬首行動,關指部位於淡水河岸的兵力就顯得非常重要。除戰力防護提及殲滅敵軍小規模特攻人員外,實際上負責北部防務的六軍團(第三作戰區)也在淡水河畔進行一場反突擊作戰操演,關指部以車載迫砲、戰車火力壓制水面之敵,確保在此階段就將其全數殲滅。此類演練亦透露關指部責任之重,和中樞防衛的重要性。

戰備月的動態並不僅限於地面,空中兵力亦有投入,例如陸航601旅就從桃園龍潭基地派遣AH-64E「阿帕契」攻擊直升機和OH-58D「奇歐瓦」戰搜直升機各一架,飛抵三峽台北大學校區實施疏散暨戰力整補。

據了解,操演過程中,陸航直升機在降落場上空能夠先完成高、低空偵察,並於落地後由陸航軍械組實施地獄火飛彈的「熱掛彈演練」,確保戰力完整;由於選在大學操場進行,操演期間亦吸引不少師生圍觀。所謂的熱掛彈,是指飛機在不關車(熄火)下,由地勤人員完成相關彈藥整補,由於持續處在發動狀態,完成後可立即升空再戰,縮短整體所需時間,雖然難度、危險性皆高於完全停機狀態,卻是合格飛行員必備之技能。

20200409-陸軍航特部在戰備月中,派遣AH-64E「阿帕契」攻擊直升機(圖)、OH-58D「奇歐瓦」戰搜直升機至台北大學三峽校區執行熱掛彈演練,展現飛官膽大心細及地勤人員縝密掛彈的一面。(資料照,取自陸軍司令部臉書)
陸軍航特部在戰備月中派遣AH-64E「阿帕契」攻擊直升機(見圖)、OH-58D「奇歐瓦」戰搜直升機至台北大學三峽校區執行熱掛彈演練,展現飛官膽大心細及地勤人員縝密掛彈的一面。(資料照,取自陸軍司令部臉書)

防止敵軍搶灘 工兵部隊架設淡水河道阻絕、灘岸阻絕設施

陸軍所屬工兵部隊在戰備月操演中,亦有亮眼表現。首先是負責北部地區防務重任的六軍團,所屬五三工兵群配合作戰區執行淡水河口反突擊作戰演練,除有前述關指部河防部隊以建制兵火力壓制水面之敵,工兵群也投入M3浮門橋車參與其中,這項外界俗稱「大亨堡」的泛水裝備之所以出現,是供工兵在河面上布放爆導索,達到遲滯水面敵軍行動的效果,再加上沿岸火力圍殲,以此建構成淡水河防禦的重要防線。過去曾有「必要時炸斷關渡大橋」的戰術,這樣的作法均為使水面難以通行,回顧歷年來各大操演,這樣的科目畫面曝光實屬罕見。

而南部地區的八軍團五四工兵群,則在喜樹海灘執行灘岸阻絕設施設置演練。由於國軍整體戰略為濱海決勝、灘岸殲敵,全力確保在敵軍欲登陸的船團真正搶灘前,我軍就能在近岸一帶將其殲滅,因為敵方一旦順利搶灘,在台灣縱深極淺特性下,很快就會進入都會城鎮區,攻防兩端便更趨複雜,死傷人數亦會大幅提升。五四工兵群的演練內容就是運用各項阻絕設施、器材,如廢油桶、鐵絲網、壕溝或各式水泥障礙物等,在海岸線上拉出一道長長的「防線」,過程中,也有來自友軍化學兵群的渦輪發煙車發煙支援,隱蔽全般防線,達到干擾敵軍對我灘岸偵查及遲滯其主力部隊搶灘功效。由於國土防衛作戰最後一線難得曝光,令外界感到相當特別。

20200409-陸軍五四工兵群在南部岸際進行阻絕設施架設演練,運用各項鐵製、水泥障礙物部署,在海邊拉起一道綿長的防線,再加上化學兵支援發煙,隱蔽防線情況,避免遭敵偵知,以發揮阻絕敵部隊登陸之用意。
陸軍五四工兵群在南部岸際進行阻絕設施架設演練,運用各項鐵製、水泥障礙物部署,在海邊拉起一道綿長的防線,再加上化學兵支援發煙,隱蔽防線情況,避免遭敵偵知,以發揮阻絕敵部隊登陸之用意。(資料照,取自陸軍司令部臉書)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仲泓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