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歷史的終結」到「政治秩序的起源」》法蘭西斯.福山怎麼看美國沒落與中國崛起

2017-04-13 17:40

? 人氣

法蘭西斯.福山。(取自fukuyama.stanford.edu)

法蘭西斯.福山。(取自fukuyama.stanford.edu)

日裔美籍政治學泰斗法蘭西斯福山將於本週訪台,發表「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崩解」專題演講。現年64歲的他在1989年發表的論文《歷史的終結?》中斷言,民主制將「成為全世界最終的政府形式」震撼學界,有些人毫不留情地批評他「譁眾取寵」然而,僅僅幾個月內,柏林圍牆倒塌,西方國家皆沈浸在自由民主制度的勝利中,福山也被推崇為「歷史預言家」,聲名大噪。

福山(Yoshihiro Francis Fukuyama)是第二代日裔移民,祖父在日俄戰爭爆發時移民美國,珍珠港事件爆發時,曾因為日裔身份遭到美國政府關押。他的母親出身京都,是二戰後首批移民到美國的日本人,之後於芝加哥大學任教,父親則是一位基督教牧師。福山曾說過,認同對他而言從來不是問題,他認為自己是道地的美國人。2002年《衛報》曾寫道,身在日本家庭中,但福山不會說日語,卻精通古希臘語、法語,以及其它歐洲語言。

法蘭西斯.福山。(取自fukuyama.stanford.edu)
法蘭西斯.福山。(取自fukuyama.stanford.edu)

目前任教於史丹佛大學的福山,畢業於康乃爾大學,並在哈佛大學取得政治博士學位,師承政治學巨擘杭廷頓(Samuel Huntington)。杭廷頓的《文明衝突論》與福山的《歷史的終結?》被認為是冷戰後國際秩序的兩大預言,相較於福山對民主制度的樂觀,杭廷頓則在文中悲觀預測,美蘇競爭的結束將帶來新一波的文明衝突與仇恨。

在政治上,福山早期被視為是美國「新保守主義」(Neoconservatism)的代表人物,他在《歷史的終結?》中鼓吹的民主體制與資本主義,亦是新保守主義運動之基石。自雷根時期,福山便是白宮的重要智囊,並曾簽署文件建議當時美國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推翻伊拉克總統海珊(Saddam Hussein),然而他卻又反對美國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在2003年發動的伊拉克戰爭,自此與新保守主義割袍斷義,往後,他將重心放在研究「國家建制」,也不再稱資本主義與自由主義為歷史的終結。

從「歷史的終結」到「政治秩序的起源」——論政治體制的成敗

隨著福山對發展中國家經濟和政治模式的深入研究,他逐漸開始從政治經濟學的角度,思考國家能力對政治體制的影響,他在2004年出版的《強國論》(State Building: Governance and World Order in the 21st Century)一書中,強調國家能力的重要性,並進一步探究國家能力、法治和責任制政府的發展源頭,以及這三種制度對政治秩序的影響。

他在2011年及2014年的著作《政治秩序的起源:從史前到法國大革命》(The Origins of Political Order)以及《政治秩序的起源:從工業革命到民主全球化的政治秩序與政治衰敗》( Political Order and Political Decay: From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to the Globalization of Democracy),綜合人類學、社會生物學、演化心理學、經濟學、政治學與國際關係等跨學科研究方法,分析了全球政治發展史,檢討成功發展政治秩序的因素,分析為何導致政治衰敗。
2015年福山在接受《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專訪時指出,他在撰寫《歷史的終結》時並未仔細考慮過政治衰敗,「我一開始沒有就國家能力這一問題給予足夠的重視」,經過多年,他更清楚意識到許多製度發展非常偶然且出乎意料。

福山談中國:有限法治、缺乏民主,是中國目前的問題

法蘭西斯.福山。(取自fukuyama.stanford.edu)
法蘭西斯.福山。(取自fukuyama.stanford.edu)

福山在《政治秩序的起源:從工業革命到民主全球化的政治秩序與政治衰敗》一書中,指出美國政體的諸多弊端,警示了「政治衰敗」的風險,相較於1989年對民主自由體制的信心,福山在2014年出版的著作中指出,國力和繁榮是政治體制是否成功的重要因素。此時國際上正巧有個非民主、憑藉經濟實力快速崛起的強國—中國。

對此,福山解釋,他的學說並不是要推崇中國,而是在強調國家能力與民主、法治必須達成平衡。他說,國家是一個權力的壟斷,就是國家合法地產生,利用權力來執行法律,保護國民免遭來自國內外的暴力,提供公共產品和服務包括教育、健康、基礎設施等。

法治,最重要的就是建立一套透明的製度,適用於整個政治系統中最有權力的人,換言之,如果總統或總理可以隨意改變這個制度,那就不能被稱為法治,因此法治從根本上說,就是對權力的限制。

最後,則是民主問責,世界各國通常是透過自由和公正的多黨選舉程序來定義民主,這些程序的重點,就是保證政府真正反映所有人民的利益,而不只反映統治精英階層自身的利益。這三者不能只是具有其中之一。而中國現在的狀況則是,具備強大的國家能力,但僅有有限的法治、缺乏民主,就可能產生「昏君」、「暴君」,這也是目前中國面臨最大的問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