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法蘭西斯.福山看川普 飛揚跋扈的民粹民族主義

2017-04-12 06:45

? 人氣

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Fronteiras do Pensamento@Wikipedia / CC BY-SA 2.0)

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Fronteiras do Pensamento@Wikipedia / CC BY-SA 2.0)

現年64歲的日裔美籍政治學者法蘭西斯.福山望重士林,儘管早已不是20多年前因為〈歷史的終結?〉一文而成為媒體推崇或攻詰的「歷史預言家」,也與本世紀初期美國政壇主旋律新保守主義割袍斷義,轉進不那麼引人注目的「國家體制建構」,但他在學術著述之餘的媒體評論仍然擲地有聲。在「福山旋風」席捲台灣之前,我們先來看看福山這位政治學大師如何看待去年至今的全球政治學超級「黑天鵝」:川普當選美國總統。

福山眼中的川普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去年11月8日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揭曉至今,福山(Francis Fukuyama)先後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展望雜誌》(Prospect Magazine)、《Project Syndicate》、《Politico》、《哈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等媒體發表專文接受專訪。

這些文章不僅篇篇可讀,而且從其標題就可以窺見福山的用心與憂心:〈川普與美國政治衰敗〉〈美國對抗全世界?川普的美國與全球新秩序〉〈美國:一個失敗的國家〉〈後事實世界出現〉〈美國民主經受得起川普嗎?〉〈民主政治需要菁英〉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首先來看看,福山眼中的川普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簡而言之,從性格、性情、資歷與能力來看,川普完全沒有資格領導美國。他屬於近年飛揚跋扈的「民粹民族主義者」(populist nationalist),與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匈牙利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án)是一丘之貉。

除了主持電視實境秀節目之外,川普入主白宮之前唯一的事業就是經營父親留下來的家族事業,無所不用其極謀取自身利益,遇到礙手礙腳的法規就走旁門左道。面對美國政府這個全世界最龐大、複雜的行政機構,川普麻煩大了。

川普的支持者與反對者20日在華府街頭激辯,川普的就職日全美各地都有抗議活動。(美聯社)
川普的支持者與反對者在華府街頭激辯,川普的就職日全美各地都有抗議活動。(美聯社)

川普何德何能當選美國總統?

川普的無能、失格幾乎已是學界共識,那麼這樣一號人物到底是如何以「美國強人」之姿入主白宮?福山認為關鍵原因有二:美國的白人藍領勞工陷入困境、政治體系陷入失能。

縱觀去年11月8日的投票結果,3州落而知秋,賓州、密西根與威斯康辛過去長期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鐵票州,這一回卻有大批工會勞工投向川普,他們深受「去工業化」(deindustrialisation)之苦,被自動化高科技與全球化兩面夾擊,而且傳統菁英主導的政經體制幫不上忙。2008年金融海嘯造孽明明是菁英的,嘗盡撙節與失業苦果的卻是藍領勞工,不公不義莫此為甚。福山有感而發:真正該問的恐怕不是民粹怎麼會在此時爆發,而是為何能拖到此時才爆發?

政治體制方面,美國雖然是全世界最老牌的民主國家之一,但是政治體制的運作江河日下,近年以國會為代表的聯邦政府,更淪為金錢與特殊利益集團的政治遊樂場,或者川普形容的「沼澤」(swamp)。川普的總統選戰對手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就被川普支持者認定是這個腐敗體制的代表人物,必須由民粹力量加以清除。

另一方面,美國權力過於分散的憲政架構,加上民眾與政黨的意識型態兩極化以及利益集團操控,造就了福山所謂的「否決政治」(vetocracy):特殊利益集團很容易擋下對自身不利的政策,至於真正符合公眾利益的政策卻是寸步難行,這就是福山所謂的「政治衰敗」(political decay)。美國國會上一回以「正規程序」通過聯邦預算,是10多年前的歷史;歐巴馬總統執政8年,有6年在共和黨掌控的國會陷入泥淖。

因此川普對勞工階層的的吸引力就在於,他以肆無忌憚的民粹手法宣揚一種帶有「回到過去」意味的民族主義(讓美國「再度」偉大)、向冷漠看待勞工死活的菁英體制宣戰、能夠將華盛頓這片「沼澤」化成活水。相較之下,美國傳統左派卻顯得妥協、無力。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左)與聯邦眾議院議長萊恩(右)共進午餐(美聯社)
川普(左)與聯邦眾議院議長萊恩共進午餐(美聯社)

川普有機會成為一個成功的總統嗎?

福山直言機會不大,川普的政策難以奏效。川普試圖憑藉自己掀起的「運動」來橫衝直撞,盡可能排除施政上的障礙,包括黨內黨外的反對者與批判他的主流媒體。但是這股「運動」的基本盤──川普的核心支持者──佔美國選民比例不過1/4到1/3,「完全執政」的共和黨有一部分與他貌合神離;因此不難想見,從當選到就職,川普都是美國近代民調最差的新科總統。

以聯邦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為首的「正統」共和黨人傳統上支持全球化與自由貿易、主張限縮社會福利,顯然與川普代表的民粹勢力有所扞格,對於大幅減稅(尤其是富人稅)兩個陣營則是有志一同。但福山警告,為富人減稅、壓縮社會福利加上經貿保護主義,對美國經濟而言將是最糟糕的一種組合。

儘管如此,福山認為民主黨不應效法歐巴馬時代共和黨「為反對而反對」的焦土策略,還是要給川普一試身手的機會。美國政治的一大問題在於體制上的過度制衡,導致政府效率低落甚至癱瘓,從「美國強人」川普的崛起就可以看出這方面民怨之深。公民社會與媒體的制衡批判永遠必要,但政府繼續癱瘓不會是美國需要的答案。

川習會第二天,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7日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散步(AP)
川習會第二天,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散步(AP)

「川普的美國」對世界局勢有何影響?

福山指出,從美國政治到世界秩序,川普的選戰勝利都將是一道分水嶺,世人正見證一個民粹民族主義新時代的到來。1950年代建立迄今的自由主義世界秩序,憤怒的「民主多數」群起而攻之。未來的世界可能會裂解為沸沸揚揚的的民族主義競技場,果真如此,將是1989年柏林圍牆(Berlin Wall)倒塌之後,人類歷史再一次來到轉捩點與十字路口。

自由主義世界秩序是一種以各種法規為基礎國際貿易與投資體系,讓中國組裝的iPhone能在耶誕節前一周送到美國與歐洲消費者手中,帶動全球經濟成長,讓開發中國家成千上萬的民眾脫離貧困。但是這套體系一直有嚴重的分配不均問題,並且造成已開發國家工作機會流失,終於引發全面反撲,最敢高舉火把的川普成了「帶頭大哥」。

對於國際體系遭受的衝擊,福山最擔心的是川普在國際政治經濟事務上的民族主義色彩,他已經讓美國退出TPP,揚言要重談NAFTA,不惜將WTO晾在一邊。美國長期是全球開放貿易與投資體制的捍衛者,如果川普從此一意孤行要改變遊戲規則,勢必引發強烈報復,全球經貿恐將重演1930年代的崩盤亂局。

國際安全領域同樣令福山憂心,川普對普京之流的獨裁強人型的領導者心嚮往之,對於彰顯民主價值之類的「軟實力」興趣缺缺,以討價還價姿態面對北約成員國、南韓與日本等傳統盟邦。一旦美國完全放棄它「全球領導人」的角色,俄羅斯與中國等獨裁強權將是最大受益者。

福山也回歸川普崛起的背景並提醒世人,今日自由民主體制的最嚴峻挑戰,其實是來自其內部。從美國、英國到歐陸,此一體制的「民主」的部分正在攻擊其「自由」的部分,威脅那些維繫開放、包容社會不可或缺的規則。

福山提醒那些仍然信奉、衛護傳統體制的自由主義菁英,必須用心聆聽「大門外的憤怒呼聲」,優先面對與處理社會公平、身分認同(identity)這些迫切議題。但是無論菁英們能否做到,未來幾年的世界局勢都將是一場顛簸坎坷的旅程。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