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全世界最窮的醫師:薪水不夠買牛奶 古巴大夫為何冒險赴海外抗疫?

2020-04-06 09:00

? 人氣

新冠肺炎:古巴醫師馳援海外(AP)

新冠肺炎:古巴醫師馳援海外(AP)

在海外,古巴醫生享有榮譽和尊敬,但在這一外表的後面卻是一個悲哀的現實:在本國,他們中間的大多數生活貧困。

古巴,晚上9時,到處響起掌聲。就像在眾多遭受大瘟疫重創的國家一樣,人們向戰鬥在抗擊Covid-19新冠病毒前線的醫護人員們表達敬意。然而,古巴醫護人員們不僅承受著被病毒傳染的危險,而且,醫院破敗、工資低下。

數十年來,古巴醫療衛生體系被官方宣傳機器吹到了天上,並由此在國際上幾乎成了一個神話。全民免費醫療服務被吹噓為革命的最大成就之一,並仍被許多人視為榜樣。然而,古巴人對醫院條件惡劣的不滿在增加:從床上用品到飲食,所有的東西病人都須自備。

應付危機高手

新冠肺炎:古巴醫師馳援海外(AP)
新冠肺炎:古巴醫師馳援海外(AP)

眼下,古巴衛生體系也受到了考驗:新冠病毒在全國傳播。根據官方提供的數字,已有186人被確診感染,6人已經死亡。由於古巴醫生受過如何應對不測情況以及如何利用有限資源的訓練,現在,他們擁有特別有用的本事:他們當中有很多人是應對危機高手

資源有限卻能幹大事的這種能力是古巴醫生們的一大強項。過去幾天,他們飛赴新冠病毒疫情肆虐的多個國家。該國衛生部稱,已有40多個國家提出申請,希望得到古巴醫護人員的幫助。毋庸置疑,這當然是這些國家的一個明智決定,因為,它們將在情況緊急時得到有經驗的大夫。

然而,古巴政府和申請國之間的協議所附的規定也值得人們關注:根據這些規定,古巴醫生們會在奴隸般的條件下工作,而當事國所付的薪資中只有很小部分成為醫生們自己的收入。古巴大夫們冒著風險勤勉工作,但最大的受惠者乃是政府。對一醫療使命的收入絕大部分去了哪裡,哈瓦那政府並不透明。

雖然官方宣稱,這筆錢將用於改善國家衛生設施和服務,但並無相關證據。因此,這筆錢既可能用於拯救人的生命,也可能用以維持國家鎮壓機器。

意識形態高層建築

還有,醫生們還得接受,自己的工作被意識形態化:只消看一眼古巴大夫們在出發前站在卡斯楚畫像旁所拍的照片,就能明白,他們被古巴政府用作了宣傳工具。哈瓦那當局要從大瘟疫中撈取意識形態上的好處,並傳播這樣的觀點:威權式規定雖限制自由,卻能拯救生命。

不過,隨著其中一名醫生決定不再返回祖國,官方的宣傳窘相畢露,「國家英雄」立馬成了「逃兵」。誰若在使命結束後不返國,誰就8年不得入境看望家人。此外,當事人無權拿到在海外所掙的錢,所有的錢均只能匯入古巴的銀行帳號。

得到國內得不到的商品

新冠肺炎:古巴醫師馳援海外(AP)
新冠肺炎:古巴醫師馳援海外(AP)

很多人不禁會問,那他們為啥還要參與這樣的有生命危險、掙錢極少的使命呢?除助人這一動機外,還有更多的原因:在如此艱難的日常生活中,逃離這個監獄式的島嶼猶如一次自由的呼吸。身在海外,雖進入了一個緊急境遇中,卻能得到國內無法得到到服務和商品,從而可把商品帶回國,改善自己的和家人的生活境況。

若干年前,我遇到過一名瘟疫學專家和大學教授,她曾參與在委內瑞拉的醫助使命,原因是,只有這樣,才能掙到翻新自家住宅屋頂的錢。我還聽說了一名神經外科大夫和一名腎臟病學專家的故事。 這位外科大夫做腦顱手術,卻沒吃早餐,因為,他的薪水還不夠買一杯牛奶;那名腎臟病專家請求病人給他買一塊甜點,以能讓自己全天堅持下來。

生活貧困

雖說醫療人員的月收入在古巴國內屬於最高的,卻只相當於70美元(約合新台幣2100元)。而在這個國家,一升植物油售價約2.5美元;在國有商店,一升牛奶售價超過1.5美元。在古巴,醫生們實際上生活在貧困之中。

所有這些,以及其它更多的因素促使他們作出決定,登上飛機,在古巴以外的地方提供醫療服務——即使因此會冒生命危險,並知道政府會拿走他們收入的絕大部分。

為這些了不起的人鼓掌

他們這麼做,也是因為他們熱愛自己的職業,因為他們和這個地球上的所有醫生一樣,是了不起的人,而不是因為他們認可某種意識形態,或因為他們屬於某個政黨。醫生們是當代的英雄,而這絕不是不是因為官方宣傳有此說法。

今晚9點一到,我會在陽台上為他們熱情鼓掌。這是對他們的工作的感謝,但絕不是對強使他們貧窮、履行政治責任的那個制度的歡呼。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