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台灣獨尊陳時中的怪現象

2020-03-26 06:20

? 人氣

新冠肺情一疫,讓陳時中幾乎成了內閣唯一的政務官。(資料照片,盧逸峰攝)

新冠肺情一疫,讓陳時中幾乎成了內閣唯一的政務官。(資料照片,盧逸峰攝)

在例行記者會中被問到中國目前疫情時,陳時中豪氣的說:那國家不會有個衛生部長讓你一直問;這確實是,不但中國如此,西方歐美各國也是如此;然而,這個台灣防疫的獨特現象其實也反映出台灣深層的政治問題。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自2月27日起才一級開設,陳時中正式擔任指揮官,然後,在之前的一個多月,多數民眾已習慣這位台灣歐吉桑每天出現在電視螢幕上,不慍不火對疫情娓娓道來,這某種程度已成為台灣民眾安全感的來源;對公共衛生有一定了解的人都知道,在大流行之際,抗疫成功與否除了公衛基礎設施外,人民對政府的信任感攸關重要,陳時中成為政府的面孔,建立人民的信心,也讓台灣抗疫有了良好的第一步。

大家每天看到陳時中,習以為常;然而,如果民眾有空轉到CNN看一下歐美或其他國家抗疫現場,可能才會注意到台灣防疫的特殊現象,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很早就出面道出新冠肺炎的某些真相,英國首相強森也在第一時間說出「英國人要有失去摯愛的心理準備」,即使是向來挑釁的川普都在記者會中被被問滿問飽。相反的,總統蔡英文除了偶爾發發臉書,或到各地拜訪相關產業外,她唯一一次記者會是在三月十九日舉行,但會中除了消極回應要不要宣布緊急命令外,幾乎未提出何任重大政策或方向。

國外領導人在防疫時刻發言效果不見得好,美國紐約時報就有評論,認為川普講太多政治語言,還不如讓專業的科學家多多上場;但不論受不受歡迎、不論是否得人心,這些領導人非出面不可,因為他們才是直接得到民意授權的,在防疫的緊急時刻,民主國家必須執行封城、徵收等強制措施,民選領袖得到民意授權,可以在人民財產權、自由權和公眾健康之間權衡得失,這是國家領導人必須承擔的責任,因為,也只有他們才能為此付出代價,不得民心這種代價,不是一般技術官僚可以負得起的。

身為衛福部長的陳時中是政務官,他以專業見長,但並非民選領袖;防疫過程陳時中的公衛素養備受肯定,從檢疫、隔離甚至到記者會開好開滿,這些都是良好的公衛訓練,陳時中雖不是公衛學者出身,但他在擔任指揮官時卻充分發揮了台灣優良的公衛傳統,他的表現沒話說,但是由陳時中來承擔所有決定,卻有不小的問題。

例如,湖北解封後,滯留當地的台人可否回台?陳時中第一時間的常識判斷是可以回台,但當天下午就被行政院長蘇貞昌打臉,行政院要求仍需包機回台,很顯然,一旦進入政治範疇,蔡政府就未必「順時中」。此外,防疫有功未必是陳時中一個人的功勞,經濟部整合國家隊生產口罩,外交部積極推動台美合作,這些政策仍是行政部門主導協調,但他們在陳時中身旁都相形失色,未必能從民眾得到等量的掌聲。

可以說,光環集中在陳時中一個人身上,對蔡政府有兩種解讀。第一、總統蔡英文以817萬票勝選,但滿朝上下仍不敢攖陳時中光芒,低調得不可思議;這個有趣的反差顯示,民進黨政府至少知道,台灣民眾對政治(人物)並無太大好感,稍一不慎就重蹈有2019大敗的滅頂危機,所以寧可順時中匍匐前進。

至於第二種解讀,就不得不說蔡政府刻意迴避自己的責任;蔡政府不願發布緊急命令,但限制出國等都諸多措施都已限制人民的權利,這些也未必是疫情指揮官一人可以決定的;再舉一位西方領袖為例,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向來被西方自由派媒體視為是民粹領袖,但他上周談到抗疫過程中使用監視人民的技術時,仍頗有歉意的說此舉侵犯人民隱私,但為了人民生命安全不得不用,他還舉例說台灣也在用;面對這種說法,我們有可能得到自己國家領袖同樣的歉意嗎?事實上中華民國政府從未回應此一問題;侵犯人民隱私這樣的決策責任,難道也是疫情指揮官陳時中必須負的嗎?

防疫、保障人民隱私,這些是政府的消極責任,但政府仍有積極責任,就如行政院長蘇貞昌請陳時中擔任指揮官的新聞稿所寫,立法院三讀通過的紓困條例有防疫、紓困、振興三大面向,防疫可以都授權陳時中,但振興產業的陳時中在那裡?這是企業界的呼聲,也才是蔡政府無法逃避的責任!

本篇文章共 8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56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