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不是病態」祁家威提同婚釋憲案:為何對的人不能作對的事

2017-03-23 17:58

? 人氣

明(24)日上午9時,將於司法院憲法法庭進行同婚釋憲,開庭過程都會在司法院網站進行直播。而聲請人祁家威爭取同婚已逾30年,他今(23)天表示「對的人為何不能作對的事」,同婚需求很迫切,別再讓同志等待。(資料照,林韶安攝)

明(24)日上午9時,將於司法院憲法法庭進行同婚釋憲,開庭過程都會在司法院網站進行直播。而聲請人祁家威爭取同婚已逾30年,他今(23)天表示「對的人為何不能作對的事」,同婚需求很迫切,別再讓同志等待。(資料照,林韶安攝)

司法院大法官為審理台北市政府、同志先驅祁家威提的同婚釋憲案,將於明(24)日上午9時,於司法院憲法法庭進行言詞辯論,開庭過程都會在司法院網站進行直播。而聲請人祁家威爭取同婚已逾30年,他今(23)天表示「對的人為何不能作對的事」,同婚需求很迫切,別再讓同志等待。

從1986年就開始爭取同婚權益的祁家威表示,自己一直都有民主法學的思想,在當時同志已不再被視為精神疾病患者,那既然是正常人,卻沒有婚姻平權待遇,因此他向立法院爭取同志婚姻權,但當時就被擋下,由於處於戒嚴時期,他還因此被當成政治犯,跟前總統陳水扁等人變成「鄰居」。但那次挫敗並未阻饒他的決心,祁家威在1992年再度向內政部戶政司要求針對同志婚姻函釋,同樣仍被拒絕。1988年他和另一半在福華飯店宴客,當時仍採儀式婚制度,但他向戶政單位申請結婚生效卻不被受理,因此開始走上司法途徑。

祁家威說,他從訴願、再訴願、行政訴訟、異議、抗告等所有行政救濟管道都走了一遍,到終於有資格申請釋憲,雖然當時世界潮流已逐漸接受同婚合法,但台灣仍然不敢碰,因此還是未受理他的釋憲申請。後來台灣的婚姻制度改為登記制,同志伴侶陳敬學和高治瑋在2011年到戶政單位登記,但仍不被受理,兩人因此在2012年提出訴願。祁家威表示,當時法官原本要幫兩人申請釋憲,但因為壓力太大,兩人決定撤案,也讓釋憲申請無結果,而他決定接下這個重擔,並於2015年再度提釋憲。

20150711-055-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為婚姻平權而走」遊行,祁家威-余志偉攝.jpg
1988年祁家威和另一半在福華飯店宴客,當時台灣仍採儀式婚制度,但他向戶政單位申請結婚生效卻不被受理,因此開始走上司法途徑。(資料照,余志偉攝)

祁家威說,即使多年過去,同婚議題仍篳路藍縷,他的釋憲也再度被擱置,直到後來台北市政府發結婚證給同志,但因法律不承認這個結婚證,北市府因此向大法官聲請釋憲,最後大法官會議才決定將他的釋憲案和北市府併案辦理,祁家威並說「能夠走到釋憲這一步,真的要感謝柯文哲」。

祁家威:已有上千個類似的悲慘遭遇,法務部不該再繼續拖延

明天登場的憲法法庭同婚辯論,將是亞洲國家第一場正式處理同志婚姻的攻防戰,祁家威說他沒有興奮或歡喜,因為台灣的腳步已落後太多,這30年來同婚議題攻防26回,他就佔了13回,等到頭髮都白了,但政府一直不肯真正回應同志婚姻平權的需求,祁家威說:「還要同志再等20年或30年嗎?」

祁家威表示,如果大法官真能發揮其角色和責任,就應該給予同志婚姻平等的自由,現在全世界民主國家都朝這個方向邁進,台灣也是民主國家,沒道理不可以,「難道台灣要拿最後一名?」,而提及未來如果通過同婚,祁家威說,他也不會和另一半登記結婚,因為他不是為自己爭取權益,而是為有需要的人爭取「成功不必在我」,就像父母從小教導他「不問能不能做,只問該不該做」,同志對於婚姻平權的需求很迫切,像畢安生這樣的例子不是個案,幾年來已有上千個類似的悲慘遭遇,法務部不應該再繼續拖延。

20150711-056-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為婚姻平權而走」遊行,祁家威-余志偉攝.jpg
祁家威爭同婚路上,等到頭髮都白了,但政府一直不肯真正回應同志婚姻平權的需求,他說:「還要同志再等20年或30年嗎?」(資料照,余志偉攝)

而明天擔任憲法法庭開場引言的祁家威,表示已想好發言,但也提醒大家,「越複雜的事情就要簡單化」,既然同性戀不是病態,就是正常人,也就是對的人,而婚姻制度當然也是對的,那「為何對的人不能作對的事?」,除非有人能提出同性戀不正常的論點,或認為婚姻制度不對,否則為何不讓同志享有平等的婚姻自由權。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孟筑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