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上流》導演奉俊昊:演繹生活在資本主義世界的痛苦經驗

2020-02-11 05:50

? 人氣

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韓國導演奉俊昊以《寄生上流》一舉奪下四座大獎。(圖/IMDb)

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韓國導演奉俊昊以《寄生上流》一舉奪下四座大獎。(圖/IMDb)

甫於去年榮獲坎城影展金棕櫚獎的《寄生上流》,今年初又勇奪第七十七屆金球獎最佳外語片大獎,並剛剛擒下第九十二屆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國際影片、最佳原創劇本、最佳導演等四個獎項,五十一歲的該片導演(兼編劇)奉俊昊,暢談他的創作心境及理念。

「懸疑大師希區考克初期也拍攝了愛情喜劇片,但不知從何時開始縮小了自己的世界。雖然至今我已經拍攝了七部電影,但不知不覺間也成了一個五十歲的人,到了應該朝著某種美好的意義縮小範圍,走向深層境界的時候了。這部電影拍攝完畢之後,我心中隱約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這是奉俊昊(五十一歲)導演的話。奉導演憑藉諷刺社會的電影《寄生上流》(二○一九年五月三十日首映)在去年五月初舉行的坎城影展上獲得韓國電影有史以來的第一座金棕櫚獎。首映前在首爾見到奉導演,他表示:「金棕櫚獎競爭激烈,優秀的著名導演很多,我作夢都不敢想。」又說:「但無論是什麼獎項,都會有想獲獎的欲望,因為從未(在坎城影展上)獲獎過。……第一次獲獎就得到這麼大的獎項,今後更加誠惶誠恐」。他興奮的眼神中同時流露出心動和惶恐。

僅四天就達三百三十六萬人次觀賞

連劇本都是奉導演親手寫成的這部電影,描述了全家都是無業遊民的金基澤(宋康昊飾)與IT企業CEO朴社長(李善均飾)兩家人之間糾纏不清所發生的黑色喜劇。在半地下室和大豪宅等垂直空間上,就清晰地刻畫出今天的貧富兩極化。本片是他繼與好萊塢明星合作,以英語拍攝的科幻片《雪國列車》(二○一三)和《玉子》(二○一七)之後,時隔十年重返韓國舞台的力作。

本片在韓國國內票房也非常火爆,首映當天就登上了票房冠軍的寶座,短短四天觀影人次就突破了三百萬人。比今年(二○一九)初上映的票房排名第二的電影《極限職業》快了一天,比票房排名第三的《與神同行︰最終審判》(二○一八年)慢了一天。在奉俊昊導演的電影中,和吸引了九百三十五萬觀眾的《雪國列車》速度相似。

奉導演所說的「奉俊昊牌體裁」特徵

奉俊昊喜歡以獨特方式扭曲好萊塢的體裁法則,諷刺當代社會,而這部電影就特別凸顯了他的這種表現風格.在坎城影展上還出現「奉俊昊就代表了一種體裁」的評價。

他強調:「雖然想不起有關該片最早的契機,不過倒是想起了二○一三年拍攝《雪國列車》當時,富人和貧困家庭之間互相侵蝕、滲透的故事。沒有人想做寄生蟲,我只是想將生活在資本主義世界裡,我們所遭受的痛苦放進電影中。」

第70屆坎城影展:南韓導演奉俊昊執導的原創電影《玉子》(Okja)入圍角逐金棕櫚獎(AP)
第70屆坎城影展:南韓導演奉俊昊執導的原創電影《玉子》(Okja)入圍角逐金棕櫚獎(AP)

問:您自己認為「奉俊昊牌體裁」的特點是什麼?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