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倡「一個中國、一個台灣,和平共存」:《從宗教到政治》選摘(2)

2020-02-04 05:10

? 人氣

1953年,黃彰輝在「普世教會協會」籌備年會會議中,成為第一個在國際場合中提出「一個中國、一個台灣,和平共存」概念的人。(資料照,美聯社)

1953年,黃彰輝在「普世教會協會」籌備年會會議中,成為第一個在國際場合中提出「一個中國、一個台灣,和平共存」概念的人。(資料照,美聯社)

1953年8月,黃彰輝應邀成為「普世教會協會」(WCC)年會籌備委員,前往瑞士日內瓦博西(Bossey)參與籌備會議,討論1954年將在美國伊凡斯敦(Evanston)舉行的年會細節。

在博西的會場,黃彰輝再次會見范杜蓀博士(Dr. Henry Pitney Van Dusen),並且經由他介紹結識多位重要的教會人士,包括斯里蘭卡(錫蘭)出身的亞洲教會領袖尼爾斯(Dr. D. T. Niles, 1908-1970),大家都以敬愛的語氣叫他“D.T.”。在籌備會議中,「中國問題」成為大家特別關心的議題。曾經在第二次大戰期間被宣傳為英明的基督教元帥蔣介石,與崇信基督教的蔣夫人,居然在1949年被中國共產黨擊敗,失掉整個中國。這對西方宣教人士造成極大震撼,因為無法再到中國宣教。

黃彰輝個人也極度關注「中國問題」。他說有兩個因素:一、神學上,「它深深關係到我作為一個基督徒」。二、政治上,「它深深關係到我作為一個台灣人」。這雙重因素不能切割。宗教與政治,息息相關。

20200131-宋美齡。(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由於蔣夫人宋美齡崇信基督教,在敗給中國共產黨而失去中國後,也對西方宣教人士有所影響。(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政治上,中國在20世紀是一個「巨大的實體」與「潛在的超級強權」。將中國孤立於聯合國組織之外,不僅與現實不合,也有危險性。韓戰強化了美國支持蔣介石統治台灣的決心,以防止中國共產黨「持槍掃射進入聯合國」。美國的政策獲得多數西方國家支持,雖然英國已經承認共產黨政權是中國合法的政府。在此情況下,黃彰輝首次聽到一位美國與會者提出「兩個中國」議題。大家熱烈辯論這爭議性的問題,直到每個人都情緒高昂。黃彰輝仔細聆聽大家的辯論。

接著尼爾斯問黃彰輝:「作為一個中國人的基督徒」,對這個問題有什麼想法?黃彰輝回答的大意如下:

我曾經一度認為自己是中國人,這是六年前我從英國返回台灣的原因之一。但是這些年來,生活在蔣介石政權的軍事戒嚴統治下,我開始思考我到底是中國人或是台灣人。因為中國人的統治跟以前日本人的〔殖民〕統治,其實甚少區別:台灣人仍然是受到二等國民對待。“Chinese”是一個籠統的名詞:叫一個人“Chinese”,就好像叫一個人為「歐洲人(European)」或「盎格魯薩克森人(Anglo-Saxon)。其實我沒有去過中國,所以沒有資格像“D.T.”所說,代表中國人發言。台灣有中國人;我們叫那些戰後來台的中國人「阿山仔」(大陸人),而叫我們自己為「番薯仔」(因台灣島嶼地形像番薯)。……

住在台灣這六年來,當我親眼看到中國國民黨軍隊毫無紀律,各級官員貪污腐敗,就能瞭解為什麼國民黨在戰爭中被共產黨打垮。我也覺得迷惑,為什麼基督教的宣教竟然遇到這麼大的阻礙;不過,相信這也是上帝宣教上的攝理。……作為一個台灣人基督徒,我想起有一次紅丘〔Redhill〕的牧師講道說,「祂(上帝)在左邊(以左手)行事,我卻不能看見。(約伯記23:9)」……

讓我覺得驚異的是:那麼多言論都在討論國民黨的中國與共產黨的中國,但卻沒有任何言論在討論台灣人民對他們的將來是什麼期望,以及他們的家鄉台灣的將來該如何。我的質問是:「兩個中國的政策是否為真實的選項?」我知道在台灣的國民黨不會接受,雖然我不知道共產黨會如何反應。……

從宗教的愛心出發,關懷台灣人民的困境與對將來的期望,黃彰輝說到這裡,突然靈機一動,脫口而出:

「為什麼不這樣:一個中國,一個福爾摩沙,就像一個印度和一個錫蘭?這樣比兩個中國更實際,反正這就是目前實際的情況。」

在座的人都對這個脫口而出的提議感到驚訝。會後,“D.T.”來找黃彰輝,說那是「好的演說,好的提議」。幾年後,黃彰輝在尼爾斯的一本著作中,看到「一中一台」的建議,以及上述引用〈約伯記〉的那一句話。(註46) 

「一個中國、一個台灣,和平共存」,這是非常明確新穎、周全(thoughtful)的政治主張。黃彰輝是在國際場合中提出這個主張的第一人,十一年後的1964年,彭明敏教授才撰寫了〈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

20190818-彭明敏教授18日出席一邊一國行動黨成立大會。(簡必丞攝)
在黃彰輝提出「一中一台」主張後11年,台灣獨立運動領袖之一彭明敏才撰寫相同概念的宣言。(資料照,簡必丞攝)

在上面一段話裡,黃彰輝還指出另外一個重點:英文“Chinese”一字非常籠統,常被翻譯成「中國人、中國話」,也被翻譯成「華人、華語」。但是,兩者並不相同。「華人」不一定是「中國人」。絕大多數在台灣、新加坡,與海外各地出生或歸化各國國籍的「華人」,並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可是,當今中國政府卻硬要把世界各地的「華人」認定是「炎黃子孫」的「中國人」。這種狹窄的「種族民族主義」觀念,極易混淆視聽,製造混亂。

*作者為加州大學(UCLA)博士。南卡州查爾斯頓學院歷史系名譽教授。曾任國立台灣大學及香港大學客座教授。主要學術著作:Hong Kong in Chinese History: Community and Social Unrest in the  British Colony, 1842-1913(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93);《香港人之香港史1841-1945》(牛津大學出版社,2001)。本文選自作者新著《從宗教到政治:黃彰輝牧師普世神學的實踐》(玉山社)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