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擇雅觀點:賽跑,在網中

2017-02-11 06:30

? 人氣

事實上,臉書只有對用戶來說才是書,對臉書這家公司來說,它是一張網。用戶增加,就是網越來越大。按讚、留言、分享,就是網線越來越粗、越來越糾纏。我們每人都是數十億網點中的一點。王熙鳳跟劉姥姥說:「朝廷還有三門子窮親呢」,臉書不只能看見劉姥姥是一個點,皇帝是不遠處另一點,臉書還知道,劉姥姥只要加誰再加誰,就可跟皇帝有共同臉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也就是說,臉書知道我們所有人在網上的確切位置,我們則不知道。連位置都不知,遑論我們跟他人遠近了,這一切都是運算法決定。運算法也可決定,我們每次打開臉書,入眼的五則動態是哪五則。在我們下線時間,我們所關注的臉友、專頁新動態應該起碼一千吧,臉書卻挑這五則出來,背後運算法是不分享也不給討論的。

這就回到前文講的,臉書所帶動的人氣比較。你也不時更新,我也不時更新,都是為了這運算法。它就像路易斯‧卡洛爾《鏡中奇緣》(愛麗絲夢遊仙境之續作)中的紅色皇后,在她主持的賽跑中,人人都必須沒命地跑,才能留在原地。紅色皇后認為,只有在很慢的世界,才有向前跑這種事。

即使在慢世界,也有人跑輸,例如告別式沒人來的《推銷員之死》主角。若在臉書世界,人氣再怎麼不行,兒子寫悼文也一定有人按讚吧。但如果跟父親只是純臉友,給兒子按讚後應也會刪掉父親,這是例行編輯動作。

我有一位亡友,走好幾年了,但我從不考慮刪她。雖然她的塗鴉牆我該按讚的都按了,該留言也留言了,但我還是不時會搜尋她出來:滑到最底下有她出生那年,再來是她加入臉書那年,最上面卻沒註明她死亡那年。臉書當然知道我仍關注她,但運算法已不可能再把她的動態送來我首頁,時間在這個帳戶已經凝固。

所有帳戶的未來都是如此,包括你,包括我。我們身處其中的網持續擴大,新世代加入賽跑,舊世代漸漸「訪舊半為鬼」。等你老到不想再更新,臉友根本不知你只是懶,還是已離開世界。如果有人為你發悼文,識與不識都會按讚。但只有真朋友會在多年後回來重訪你的塗鴉牆,並渴望有某種運算法可把你的消息送回他首頁。

印刻文學生活誌二月號封面。
印刻文學生活誌二月號封面。

*作者為專欄作家、出版人。譯作有珍‧奧斯汀小說《理性與感性》,著有《愛還是錯愛》(親子天下)、《向康德學習請客吃飯》(印刻)。本文選自《印刻文學生活誌》2月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