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昌智觀點:外交的陣線在這裡!

2017-01-11 06:40

? 人氣

奧地利民眾抗議極右派自由黨總統候選人霍費爾,標語牌上寫著「總統府不要納粹」。(美聯社)

奧地利民眾抗議極右派自由黨總統候選人霍費爾,標語牌上寫著「總統府不要納粹」。(美聯社)

持著台灣護照,在全世界有一百個以上的國家張開雙臂歡迎我們免簽證進入。這是近幾十年來我們在國際上贏得的友誼與信任。成果得來不易,我們該好好的維護著它,維護我們與其他國家人民間的互信互諒。認識別人的歡樂與傷痛,表達我們的理解與哀悼。只有如此,別人才會同樣的站在我們的立場瞭解及尊重我們。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毫無疑問,聖誕節前台灣一個中學裡集體的變裝秀走到了相反的方向。1939年9月納粹的軍人與坦克以殘暴的方式碾過波蘭的村落與城市,五週後他們與蘇聯把波蘭瓜分了,波蘭人民受到無比的羞辱,幾乎每個家庭都有人失蹤或被槍殺。變裝秀榮耀著納粹軍旗軍服與坦克車,它只會喚醒波蘭人民七十年前的夢魘,只會造成他們的不解,何以一個遠方國度的人要如此再度傷他們的心。

同樣的,歐洲西方的荷蘭至今他們也沒有忘記納粹的暴行。筆者在新近一本得獎的兒童繪本裡讀到,獨居老婆婆向探望她的鄰舍孩童說,很久很久以前,她先生被人帶走就沒有再回來了。大家心照不宣,都知道那個「人」就是指納粹的國家秘密警察蓋世太保。荷蘭語與德語相類似,關係親如堂兄弟,但是眾所周知,荷蘭人不願說德語.至今他們還認為那是納粹的語言,講德語有太多的苦澀感。

盧森堡也是如此,盧森堡語是德語方言的一支,但是盧森堡將法文當做官方語言之一,刻意沖淡德語的地位。他們沒有忘記納粹加諸於他們的傷痛。

台灣榮耀納粹的變裝秀,雖是無心之舉,但是透過國際媒體的報導,一定會讓別人疏離我們,因為它呈現出我們無視他們的傷痛。

以色列駐台代表是對這個件事提出嚴正抗議的唯一外國在台機構。猶太人被納粹史無前例的迫害,使得今天猶太人組織分外積極地注意全球反猶的活動。而納粹的標記就是最尖銳的反猶號誌。

新竹光復高中學生公然扮成納粹,還高舉納粹旗,引發軒然大波(取自網路)
新竹光復高中學生公然扮成納粹,還高舉納粹旗,引發軒然大波(取自網路)

納粹在1935年通過種族法案(全名是德意志血與榮譽保護法)之後,有系統的調查德國有猶太血統的人。從父母都是猶太人的純種猶太人,到四分之一、四分之二的混種猶太人、以及祖輩有一人為混種猶太人的八分之一猶太人等等。全民申報,填寫表格。全國的行政機構從中小學到戶政單位、醫院、警方全部投入這項淨化種族的前置工作。猶太人從法案公布起即刻禁止擔任公職,禁止雇用日耳曼人從事家務,以及必須遵守其它種族相關的禁令。隨著戰爭的展開及激烈化,納粹對猶太人的迫害益形極端。1942年納粹在柏林的萬湖秘密會議中,通過處理猶太人的「終結方案」。他們決定利用部份集中營,進行系統的屠殺,目的是滅絕全歐洲猶太人。

這段歷史留給猶太人永恆的恐懼與傷痛。它的整個現象、氛圍、影響常被認為遠超過語言能夠表達的極限,所發生的一切,它是如此的超乎人性之外,幾乎無法被理解。它被認為是獨一無二的歷史現象,具有全然無可比擬的獨特性。猶太人的傷痛與他們心目中納粹大屠殺的歷史獨特性緊密結合,成為一體。任何人否定這個歷史獨特性就是敷衍他們所受的創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