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世紀彈劾案》為什麼是烏克蘭?一個東歐國家如何捲入美國近年最嚴重的政治醜聞

2019-12-19 10:10

? 人氣

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政府軍與親俄羅斯叛軍、俄羅斯正規軍自2014年夏天鏖戰至今,傷亡慘重。(AP)

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政府軍與親俄羅斯叛軍、俄羅斯正規軍自2014年夏天鏖戰至今,傷亡慘重。(AP)

地處東歐的烏克蘭是一個大國:面積60萬3628平方公里,是台灣的16倍,在歐洲(排除俄羅斯)只略小於法國;人口約4400萬,將近台灣的2倍,在歐洲排名第6。烏克蘭的經濟在歐洲算是後段班,但是拜肥沃土壤、豐富礦藏之賜,擁有基礎深厚的農業、重工業、軍火工業。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艦」的原艦就出自烏克蘭。

夾縫中的烏克蘭:一邊是歐盟─美國─北約,另一邊是俄羅斯

但烏克蘭也是一個「小國」:夾處在歐盟─美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與俄羅斯兩大陣營之間,既擠壓又撕扯。烏克蘭是東斯拉夫人(East Slavs)早期文明發展重鎮,1991年8月才脫離前蘇聯獨立。2014年,「親西方」與「親俄羅斯」兩大勢力決裂,後者的政權遭推翻,引發俄羅斯全面反撲,併吞戰略地位極其重要的克里米亞(Crimea)半島,煽動烏東頓巴斯(Donbas)地區俄語系分離主義勢力叛亂。5年半下來,烏克蘭為此付出1萬4000條人命與沉重的經濟代價,但內戰仍未平息。

理解這樣的背景,才能夠理解為什麼基輔(Kyiv)與華府相去5000公里,烏克蘭卻會捲入美國近20年來最大政治醜聞,而且是以它為名的醜聞:「烏克蘭門」(Ukrainegate)。

2014年俄羅斯對烏克蘭大動干戈、蠶食鯨吞,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與歐盟對莫斯科祭出嚴峻制裁,甚至將俄羅斯逐出「八國集團」(G8)。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俄羅斯大舉干預並力挺川普(Donald Trump),還以駭客攻擊、公布民主黨機密資料等「奧步」助選,而川普也感恩圖報。2016年7月選戰期間,川普表示當選後會考慮承認「克里米亞是俄羅斯領土」,並解除對俄羅斯的制裁。

2018年7月16日,美國總統川普在芬蘭赫爾辛基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雙普會」。(AP)
2018年7月16日,美國總統川普在芬蘭赫爾辛基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雙普會」。(AP)

從「通俄門」到「烏克蘭門」川普醜聞一爆再爆

上任後的川普,雖然還沒有履行這兩項政見,但是親莫斯科色彩流露無遺,與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惺惺相惜。「通俄門」(Russiagate)醜聞爆發之後,川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的關係受到嚴格檢視,特別檢察官穆勒今年4月提出報告,雖然判定川普團隊並未直接與莫斯科「共謀」或「共同行動」,但川普本人卻涉嫌在後續調查過程中「妨害司法公正」,只不過礙於他的現任總統身分,無法以司法程序究責。

「通俄門」調查讓川普咬牙切齒,但2016年大選遭外國干預是無法抵賴的事實,於是以川普為首的美國極右派找了一個替死鬼──與俄羅斯關係既密切又惡劣的烏克蘭。一干人等編造出一樁陰謀論: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電腦系統2016年大選期間遭俄羅斯駭客入侵事件,其實是民主黨與一家資安公司「CrowdStrike」聯手裁贓,關鍵罪證是一部伺服器,後來被藏在CrowdStrike共同創辦人奧波洛維奇(Dmitri Alperovitch)的老家──烏克蘭。

圖解烏克蘭門:美國前副總統拜登父子。(美聯社,風傳媒後製)
圖解烏克蘭門:美國前副總統拜登父子。(美聯社,風傳媒後製)

沉溺於陰謀論與假訊息、打擊政敵不擇手段的美國極右派

這項陰謀論連基本事實都搞錯(奧波洛維奇是俄羅斯裔),也早被美國情治與檢調單位嗤之以鼻、打臉無數次,但反智成性的美國極右派仍然津津樂道,進而把倒楣的烏克蘭「一魚兩吃」,戰線更從2016大選拉到2020大選,目標鎖定川普連任選戰的勁敵:民主黨籍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

拜登的次子杭特(Hunter Biden)是律師出身,2014年至2019年間擔任烏克蘭最大天然氣公司「布里斯瑪控股」(Burisma Holdings)董事,與拜登的副總統任期有2年又9個月的重疊。年紀輕輕的杭特何德何能,說他是「靠爸族」並不為過。但是川普與其手下進一步指控,拜登在主導美國對烏克蘭政策時期,曾施壓要求基輔當局撤換檢察總長蕭金(Viktor Shokin),目的在於保護兒子所屬的公司不被調查。

拜登父子干預烏克蘭司法」與「烏克蘭干預2016年美國大選」同樣是經不起事實查核的陰謀論,烏克蘭當局早已調查並結案。不過川普及其手下本來就對「事實」沒多大興趣,他們要的是可以渲染散播、打擊對手的「黑材料」。

圖解烏克蘭門:川普致電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以軍援要脅對方調查政敵拜登。(美聯社,風傳媒後製)
圖解烏克蘭門:川普致電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以軍援要脅對方調查政敵拜登。(美聯社,風傳媒後製)

川普濫用職權,國會啟動彈劾調查,烏克蘭啞巴吃黃蓮

今年7月25日,川普與新上任不久的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通電話,特別要求對方「幫我們一個忙」,公開宣布對這兩樁事件展開調查;只要宣布就好,甚至不必真的調查。當時,川普已下令扣住美國對烏克蘭的3億9100萬美元金援,哲連斯基朝思暮想的「白宮訪問」也還沒有著落。

就在烏克蘭內憂外患深重、最需要美國支持與援助的時刻。

「烏克蘭門」醜聞從此敞開,美國國會啟動彈劾調查,十多位華府現任與前任外交、國安官員出席聯邦眾議院聽證會,對川普及其手下的醜言醜行指證歷歷,川普可望成為美國歷史上第3位遭到彈劾的總統。至於基輔當局,事件爆發至今啞巴吃黃蓮,既不能佐證川普的濫權罪狀,也不想淪為川普的打擊工具,更不願捲入華府的黨派鬥爭,一路走來,相當辛苦。

烏東衝突、俄烏衝突,依循「諾曼第模式」,在德國總理梅克爾、法國總統馬克宏居中斡旋下,俄羅斯總統普京9日與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會面,同意停火。(AP)
烏東衝突、俄烏衝突,依循「諾曼第模式」,在德國總理梅克爾、法國總統馬克宏居中斡旋下,俄羅斯總統普京9日與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會面,同意停火。(AP)

烏克蘭民主化前途多艱,但是必須成功!

今日全球局勢雖然逐漸轉移為中美兩強對峙的「兩國集團」(G2)或「新冷戰」(New Cold War)型態,但民族主義高張、擴張野心難抑的俄羅斯,仍然是歐洲安全的最大威脅,因此烏克蘭的地位仍然無比重要。美國與歐盟有責任扶持這個誠心追求民主、自由與法治的國家,迫使俄羅斯認清它的主權不可侵犯,再也不是過去的「小俄羅斯」(Little Russia)。烏克蘭成為一個穩定、繁榮的民主國家,不但是歐洲之福,對俄羅斯的公民社會與「後普京時代」也極具示範意義。

川普向來是以作買賣心態來搞外交,「烏克蘭門」醜聞再次凸顯他個人(政治)利益至上、國家(美國與烏克蘭)利益等閒視之的惡劣作風。今日烏克蘭仍然處境艱難,這個月9日,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作東,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作陪,哲連斯基與普京在巴黎第一次見面,達成初步的停火、換俘協議,但最根本的主權與政治爭議仍然無解。烏克蘭仍然需要世人關注,烏克蘭民主化必須成功!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