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解讀習近平晉升共軍將領的政治意涵

2019-12-18 06:10

? 人氣

從近年來共軍人事調整及上述分析及顯示,在「槍桿子出政權」的中共權力遊戲中,習近平(見圖)能授與共軍高階將領相對顯示習家軍的成形,也進而有助習近平政權的掌握與穩固。(資料照,AP)

從近年來共軍人事調整及上述分析及顯示,在「槍桿子出政權」的中共權力遊戲中,習近平(見圖)能授與共軍高階將領相對顯示習家軍的成形,也進而有助習近平政權的掌握與穩固。(資料照,AP)

近日中共高階軍官晉升軍銜成為國際間關注的重點新聞之一,12月12日習近平在北京八一大樓中央軍委晉升上將軍銜儀式上,為東部戰區司令員何衛東、東部戰區政治委員何平、南部戰區政治委員王建武、北部戰區司令員李橋銘、火箭軍司令員周亞甯、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員李鳳彪、軍事科學院院長楊學軍等7位軍官晉升為上將;這是習近平繼今年7月31日第二次舉行上將晉升儀式,前一次晉升上將軍銜警銜包括軍委裝備發展部部長李尚福、南部戰區司令員袁譽柏、西部戰區政治委員吳社洲、北部戰區政治委員范驍駿、中部戰區政治委員朱生嶺、海軍司令員沈金龍、海軍政治委員秦生祥、空軍司令員丁來杭、國防大學校長鄭和、武警部隊政治委員安兆慶等10位。同年兩次晉升上將,這在共軍歷史上並不常見,對比今年的兩次晉升儀式可發現,共軍東部、南部、北部三大戰區的司令員、政委,在同一年先後晉升為上將,此外,今年晉升為上將的戰區主官還包括西部戰區政委吳社洲、中部戰區政委朱生嶺,至此,共軍五大戰區的軍政主官已全部為上將軍銜。

除了上將之外,4天內,陸海空軍及聯勤保障部隊也陸續舉行晉升軍銜儀式,12月10日上午陸軍舉行晉升中將少將軍銜儀式,劉發慶、黃銘、余永洪、徐起零、張紅兵、汪海江等6位軍官晉升中將,成存國等46位軍官晉升少將,接續12月12日上午海軍舉行晉升將官軍銜儀式,王厚斌、袁華智、楊志亮、胡中明4位軍官晉升中將,莊革等27位軍官晉升少將,同(12)日上午聯勤保障部隊也為張平駿、史樹合、張建彤舉行晉升少將軍銜儀式,再次12月13日下午空軍舉行晉升將官軍銜儀式,鄭元林、王成男、鐘衛國、姜平、蔡立山等5位軍官晉升中將,毛雲鵬等38位軍官晉升少將,一般共軍研究者相信,火箭軍及戰略支援部隊基於單位機敏性緣由,因此截自目前只是尚未公開相關訊息,後續可透過其他公開活動揭露。

2019十一國慶大閱兵、解放軍。(美聯社)
中共十一國慶大閱兵。(資料照,美聯社)

在此波中共中央軍委晉升上將軍銜儀式、陸海空軍及聯勤保障部隊密集舉行將官軍銜晉升儀式之際,早在不久前(今年12月8日)新華社發佈的訊息中,中央軍委辦公廳印發《關於先行調整軍級以上軍官軍銜晉升有關政策的通知》,通知指出「按照軍官職業化改革方向,緊前出臺軍事人力資源政策制度的重要舉措,對於全面推開軍銜主導軍官等級制度具有重大意義」,在「以構建軍銜主導軍官等級制度為指向」即以此為由通盤檢討涵括正戰區職(大軍區職)、副戰區職(副大軍區職)及正軍職等,先行調整指揮管理類軍級以上軍官軍銜晉升,爾後將在此基礎上,逐層逐級理順軍銜級別與職務等級對應關係,加快推進師級以下軍官、專業技術類軍官軍銜晉升政策調整,從以上通知內容不難得知,共軍此舉無非是因其自2016年2月軍改以來,迄今因內部權力扞格尚未完成軍官法修訂,致使晉升政策、軍銜規範及級職主導等制度,無法對應接軌的權宜設計。

除了上述制度面的權宜理由外,再從權力的視角觀察,回顧習近平接任軍委主席以來,先後藉2012年換屆改組、2015年軍種變革、2016年軍委重組、2017年軍級整編、2017年換屆改組等,共軍此波將級人事晉升,從公開訊息顯示共計上將7位、中將15位及少將114位,加以今年7、8月間前一波將官軍銜晉升,其為降低郭徐房張延續江派影響力的換血意涵不言可諭;再從其選將用人分析,出生於1963年軍科院院長的楊學軍、出生於1961年北部戰區司令員位60後成為共軍最年輕的上將,年輕化成為一項重要指標,而年輕化也隱藏著較不涉郭除時期遺毒之害,另外,在今年10月1日中共國慶閱兵中擔任戰旗方隊領隊兩名中將,南部戰區政治委員王建武和北部戰區司令員李橋銘,非戰爭年代具有執行任務經歷都成為此次晉升的重要考量,然而何人能獲選為執行任務者,忠於軍委主席習近平成為最重要的考核標準。從近年來共軍人事調整及上述分析及顯示,在「槍桿子出政權」的中共權力遊戲中,習近平能授與共軍高階將領相對顯示習家軍的成形,也進而有助習近平政權的掌握與穩固。

*作者為博士研究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