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台灣減碳績效能靠模仿綠能資優生德國嗎?

2019-12-14 05:40

? 人氣

筆者指出,歐洲電力市場趨近一體化,進出口電力較為容易,因此德國雖為「綠能資優生」,以能源轉型標準套用台灣,有失公平。(資料照,尹俞歡攝)

筆者指出,歐洲電力市場趨近一體化,進出口電力較為容易,因此德國雖為「綠能資優生」,以能源轉型標準套用台灣,有失公平。(資料照,尹俞歡攝)

本週四(12月12日)早上,拜讀了聯合報報導的《氣候變遷績效,台灣能擺脫績憂生?》的報導後,筆者對於台灣被指稱由於電力政策過於依賴火力發電,使氣候變遷績效敬陪末座,有些想法想分享。

再生能源電力裝置容量成長以及發電量佔比,兩者都是近年來各方熱烈探討的議題。傳統火力電力使用所導致的碳排放居高不下,亦是台灣積極進行能源轉型的重要驅動力。而德國等歐洲國家,針對「再生能源」議題,不論是其產業設備、技術提升、政策制訂以及人民意識,都成為多數國家包含台灣眼中的「綠能資優生」,許多新聞及評論,甚至是研究報告都深深肯定德國對再生能源電力使用及減碳上的成就。筆者作為長期參與碳市場及再生能源產業發展的一份子,對於德國引領全球再生能源發展或是提供參照模範,亦認同其努力及貢獻絕對是不可抹滅的。

但是,以德國作為台灣的模板,並從仰視的角度將兩個國家放在同一個天平上比較,可能在很多層面上有失公允,沒有考量到許多實質操作上差異化的要件。「歐洲電力市場已經趨近一體化」,進出口電力在歐洲多數國家是可以操作的事情。電力調度在電力交易上相當重要,透過電力即時交易及調度,能夠將國家多餘的電力即時提供給其他國家,在能資源的利用上也相當有效率。

不過參閱了德國弗勞恩霍夫應用研究促進協會(Fraunhofer-Gesellschaft zur Forrderung der angewandten Forschung e.V.)統計的數據顯示(如下圖一),德國每個月份皆向歐盟其他國家進口電力以及出口電力,等於有一個「開外掛」的練市場當調度的後盾。其中電力進口來源以法國佔大宗,且幾乎近全部都是從法國進口,如下圖二。

20191213-2019年德國每月電力進出口統計圖。(作者提供,取自Fraunhofer)
2019年德國每月電力進出口統計圖。(作者提供,取自Fraunhofer)
20191213-法國月度發電量能源統計。(作者提供,取自RTE)
法國月度發電量能源統計。(作者提供,取自RTE)

從圖一的德國每月電力進出口統計圖可以看出,德國每個月皆透過歐洲電力市場進出口電力,實質運營上是相當依賴電網相連的他國,才能達到電力系統的平衡。因此,再生能源電力其實無法完全在發電量富餘時被全數使用,亦基於電力無法儲存與即時使用之因素被外送到電網相連的他國;另外,在電力使用大的時候,德國國內的再生能源發電量無法滿足全部電量,故需要從其他國家,例如法國,進口電力。

因此,如果要用年度總結的計算方式,得出「德國的年度進口電量等於年度出口電量,又年度發電量趨近年度用電量,且發電量多數來自再生能源,所以德國電力使用都是再生能源」,並以此論點檢視、批評台灣,對台灣相當不公,也抹滅了近年來對再生能源釋出多樣化優惠政策的台灣政府甚至是積極在自家屋頂上種電的民眾們的努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