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香港警察使用暴力是錯的,為什麼示威者使用暴力就是對的?」德國之聲專訪「反送中」抗爭青年

2019-11-15 19:10

? 人氣

德國之聲訪談節目Conflict Zone主持人Tim Sebastian採訪了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HKIAD)發言人邵嵐Joey Siu,她怎麼看待香港示威活動中頻發的暴力事件?誰又能阻止暴力的發生?

Tim Sebastian: Joey Siu,歡迎來到Conflict Zone。

Joey Siu:這是我的榮幸。

Tim Sebastian:如果香港警察使用暴力是錯誤的,為什麼示威者使用暴力是對的呢?

Joey Siu:首先,我不認為抗議者意在攻擊別人而使用暴力,我相信使用暴力的目的只是為了保護我們自己。因為看到警察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毆打抗議者。

Tim Sebastian:你的意思是,他們是反擊。

Joey Siu:對。

Tim Sebastian:但他們不只是報復,不是嗎?10月20日,一群勇武派抗議者向警察局扔汽油彈。這可不是報復。在此一周前,一個抗議者用美工刀刺傷了一名警察。有人在路邊放了一枚自製炸彈。感謝上帝,爆炸沒有造成任何損害或人員傷亡。這就是那種我所說的暴力。你能對此做出解釋嗎?

Joey Siu:我覺得,當抗議者意識到,和平示威和遊行都不能有效地讓政府回應訴求,我相信,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會試圖用暴力來表達他們的憤怒,表達他們對警察的憤怒。

Tim Sebastian:但我們說的是隨機進行暴力襲擊(random violence),隨機暴力事件。

Joey Siu:是的。我同意,無論如何,我們應該嘗試使用和平手段來呼籲政府做出回應,我相信使用暴力並不能迫使政府對我們的訴求給出解決方案。

Tim Sebastian:你是說,那些使用暴力的人已經失控了嗎?

Joey Siu:我不認為他們已經失控了。

Tim Sebastian:上個月,一位抗議者接受了《金融時報》的採訪。他叫馬克,17歲。他說「我覺得我們再也無法克制自己了。對警察的仇恨情緒越來越強烈」。已無法自制。這聽起來很像某人、某個運動失去了控制。

Joey Siu:我覺得這只是個案。我相信,如果說大多數抗議者仍然在做一些破壞的事情是有原因的。比如說,他們破壞港鐵站,破壞與中資公司有關的餐館或商店,因為……

Tim Sebastian:我們先不談其他,還是說回暴力事件。你們的一些運動領導者擔心暴力,不是嗎?2014年雨傘運動的組織者之一楊政賢(Johnson Yeung)說,每個利益相關者都應該立即採取行動。如果不想讓暴力升級到無法回頭的地步,每個利益相關方都應該立即採取行動。

Joey Siu:我同意這個觀點。

Tim Sebastian:那你為什麼不站出來,說暴力應該停止了?

Joey Siu:嗯,我相信抗議者的共識之一是抗爭群體不要分裂,也不譴責任何抗議者,即便他們使用的暴力程度似乎在升級,可能會對其他人造成一些傷害。

Tim Sebastian:所以你們幾乎保持了中國共產黨的那種一致。這對你們很重要,是嗎?沒有人提出不同意見、沒有人可以說話、沒有人可以表示不贊同。

Joey Siu:我覺得那是不一樣的,我們會提出異議,會討論我們的行為,甚至在那些「破壞行為」之後,我們還會在線上討論……反思自己的行動。所以我相信……

Tim Sebastian:不過暴力還是繼續上演,誰能阻止?誰能讓它不再發生?

Joey Siu:我覺得……

Tim Sebastian:沒有人

Joey Siu:沒人能阻止它,除非……

Tim Sebastian:沒有人。如果沒人能阻止,就會失控。

Joey Siu:除非等到,除非等到年輕一代和更年長的一代人一起,比如學生領袖和一些支持民主的重要領袖。他們如果站在一起呼籲,現在我們的行動必須要和平、停止暴力。我相信這可能是一個叫停暴力的方法。

Tim Sebastian:這聽起來很不確定。很困難。就像一旦火車開動了,你們團隊裡似乎沒有人能讓這輛車停下來,這是危險的。

Joey Siu:是的,我同意。正因如此,我們一直在組織和平遊行和集會,試圖轉變我們在抗議中使用的策略,讓政府來回應我們的要求。我相信每個人都很努力。例如,我們正在組織罷工和罷課。我們想嘗試探索其他和平方式,這樣就不會有暴力。

Tim Sebastian:明白了。但在此期間,如果有任何人被殺,一個無辜的路人或警察,那整個運動就結束了,不是嗎?你們的國際支持會在一夜之間消失。

Joey Siu:我同意你的觀點。

Tim Sebastian:你們會准備冒這個險嗎?你不會在公共場合說,我們需要停止這一切。英國政府上周發聲,指出香港示威浪潮中「少數核心示威者」的暴力行為不能接受。聽起來,你們的國際支持正出現搖擺,不是嗎?

Joey Siu:是的,我相信,當所有的自由世界國家都主張用和平手段解決問題時,暴力升級和那些暴力場面可能讓國際社會非常擔憂。

Tim Sebastian:但是國際社會告訴你們,做得太過分了。這無關緊要嗎?

Joey Siu:這當然重要。不過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如何能讓我們的政府負起責任,如何能讓他們回應我們的訴求。

Tim Sebastian:談到香港抗爭運動的未來,你們好像沒有什麼計劃,既不是會繼續抗爭,你最近說,我不知道這場抗爭會如何結束,或者是明天會發生什麼,我們覺得已經沒有退路,所以我們一定要繼續抗爭,說的好像你是這場運動的過客,但你是這場運動的發言人不是嗎?不該是你負起責任的時候嗎?

Joey Siu:我當然應該這麼做,負責為了香港和這個運動找出路,但是事實上,當香港每天的情況都極為快速地不斷變化,我們看不到未來,我們甚至無法確知隔天會發生什麼。因為6、7月份時,我們沒想到政府會使用緊急法……

Tim Sebastian:但你們沒有下一步計劃,有嗎?只說要達到五大訴求,這就是你們的計劃,對不對,就這樣?

Joey Siu:我們是有計劃的,我們很清楚應該要重新思考香港的未來,我們應該要思考2047年的限期,我認為這是香港人的共識,除了五大訴求,我們正與香港各界討論2047年後的未來。

Tim Sebastian:但這關乎的不只是你和示威者,還有其他住在香港的數百萬人,都會受到運動後果的影響。受到你們運動影響好幾年。你們可能不介意惹惱中國出手,但是屋頂塌下來壓倒的是所有香港人,你們真的準備好承擔這樣的責任嗎?

Joey Siu:首先我認為,大多數的香港人還是支持這場運動的,我相信,我們大多數人都很清楚,也已經准備好,一旦這個運動失敗,或是中國政府使用武力終結運動,我們很清楚後果是什麼。我相信大多數的香港人願意冒險,以換得香港更好的未來。

(採訪有刪節)

採訪記者:Tim Sebastian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