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鴻源觀點:只會讀書與考試就是「人才」嗎?

2019-11-03 06:50

? 人氣

筆者指出,真正的「菁英」應具有正義感、道德勇氣與懷疑精神,而非僅會考試、讀書。圖為建國中學校門。(資料照,顏麟宇攝)

筆者指出,真正的「菁英」應具有正義感、道德勇氣與懷疑精神,而非僅會考試、讀書。圖為建國中學校門。(資料照,顏麟宇攝)

建中校長徐建國和教育部長潘文忠是師專同學,之前他稱讚潘熟悉國教業務,為人處事很圓融,希望潘當上部長後,不要推動高中全面學區免試入學,一旦高中被「扁平化」、明星高中被消滅,「只會把高中教育辦得越來越像國中、越來越慘」。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徐建國舉例說,蔡英文競選總統時,提出12年國教全面免試入學的主張,也就是升高中比照升國中用學區入學,但這個理想和現實有很大落差,相信多數台灣人不會認同。徐還指出,現在各國都從高中起培育菁英,社會進步的原動力,也不能缺菁英人才,傳統明星高中一旦被扁平化,未來堪慮。到時很多優秀國三生可能選擇就讀私校,繳不起學費的弱勢生,若無法進入像建中一樣的公立菁英高中就讀,人才可能被埋沒,大學應該也不樂見。

20191027-總統蔡英文27日出席台北客家義民嘉年華。(盧逸峰攝)
徐建國指出,總統蔡英文(見圖)曾提出的12年國教全面免試入學,並無法得到多數台灣人的認同。(資料照,盧逸峰攝)

問題是,只會讀書與考試者就是「人才」嗎?筆者並不以為然,因為目前的菁英教育讓許多人有虛榮心,以進入所謂明星學校為榮,所以補習風氣方興未艾。許多進入明星國、高中者,只有國一或高一而已,就已經在補習了,因為家長擔心子女可能輸在起跑點上;許多家長希望子女超前學習,以為這樣在學業上就不會輸人,卻忘了讀書應按部就班,考試也並非人生的全部。超前學習不見得比其他人有成就,愛因斯坦就非超前學習者;會讀書與考試也不代表會做人,目前政商學界有很多這樣的人。讀明星學校也沒有甚麼了不起,如果沒有品德與EQ,將有如愛因斯坦所說:「專家不過是訓練有素的狗」。

許多明星學校的師生很會讀書與考試,學經歷都很耀眼,但是其人品為何?做事能力令人恭維嗎?有人是建中、台大與哈佛等名校畢業如何?在總統任內,內閣是博士團隊,其表現如何?有政績嗎?還不是糊塗蛋一堆以致債台高築?也有人是東吳、政大與北大等名校畢業又如何?唬爛一流,出口成「髒」,又政商經驗豐富、家產可觀,居然敢自稱是「庶民」!市政沒有做好、做滿至少一任就肖想參選總統,也不辭職,實在很貪心,值得恭維嗎?

一些大學教授又好到哪裡?居然有人認為選舉校長時沒有利益迴避、論文抄襲別人,乃至於事先沒有報備而在校外到處兼職兼課等都不要緊,像話嗎?此人開口閉口自稱「爺們就是怎樣怎樣」,這樣的人也能當大學校長嗎?也有某國立大學「領導學程」的師生,居然為了自己爬山訓練,培養所謂「未來領導能力」,上網向社會大眾公開募款,又像話嗎?其品德比得上十元自助餐婦人莊阿珠與觀音山揹水人蘇進雄等許多學歷不高、也非明星學校畢業的真正庶民嗎?

其實所謂菁英學生,不是只會讀書、考試與做研究,更重要的是要有正義感、道德勇氣與獨立思考的能力,遺憾的是,我們許多明星學校的學生都不符合此標準,如台灣已經民主化這麼多年,卻有一些明星高中與大學至今都還有獨裁者銅像,如建北等明星高中的校門口,每天師生進進出出,大家都習以為常,難道不好笑嗎?為何沒有人質疑威權銅像存在校園的妥適性而老是被當「莊孝維」?若只是追逐高升學率與科學競賽金牌等虛榮,卻缺乏正義感、道德勇氣與懷疑精神又何用?

幾年前,北一女要求學生穿短褲上學的事件,引發社會議論。既然多數學生都認為穿短褲上學比較方便,為何學校不准呢?穿短褲上學有礙觀瞻嗎?學生的建議並沒有違反社會善良風俗,為何不給予尊重?且高中以上有教官,隨時站在校門口檢查學生之服裝儀容,這樣只會培養出一些服從威權的順民。如果學校需要有教官保護校園安全,為何更需要被保護的國中、小學反而沒有?電影《返校》的那位教官又幹了哪些「好事」?

2016-08-29-3月9日北一女學生抗議呼籲服儀解禁-取自北一短褲自由陣線臉書
2016年北一女學生抗議呼籲服儀解禁,要求學生能夠穿短褲上學。(資料照,取自北一短褲自由陣線臉書)

去年11月,北一女高二女學生們,創作《當我們成為了總統的鄰居》新詩,於校內朗誦比賽中以行動劇的方式朗誦、演出。新詩諷刺「台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成為「拒馬高級中學」,並寫道「凱道又圍起了密密麻麻的拒馬」,表達因北一女位於總統府旁,長期受到各類型陳抗干擾,影響其通行與安寧。臉書專頁「總統府發言人」有雅量分享朗誦影片,並創作「北一女創作無限」的藏頭詩,回應學生們的訴求。

這些小綠綠是否知道,密密麻麻的拒馬是避免政府與民眾任何一方受傷害,否則以前戒嚴時代,許多遊行示威的人會被國府以「叛亂犯」治罪,如「美麗島事件」。縱使如此,當時憲兵、警察與拒馬還是一堆,絕不會比今天少。小綠綠應該慶幸活在現代民主社會,可以新詩諷刺時政,否則不要說在校可以公然發表詩歌,一般師生平時如果在課堂上發牢騷批評政府,極可能發生如同《返校》中老師被憲兵抓捕拖行的恐怖場景,事實也的確是如此,只是可能是突然「消失」。

北一女生可以詩歌表達對時政的不滿,卻沒有人質疑為何國歌與校歌充滿黨國不分的意識形態,如國歌明明就是國民黨黨歌,為何政府強迫全國師生唱?試問,全民都是國民黨黨員嗎?專制如中共,尚且不敢這麼做,為何國民黨敢?且北一女校歌歌詞:「力行三民主義實踐國父遺教」,建中校歌歌詞:「看!我們重建燦爛的新中華⋯⋯同建大中華!」不都是黨國意識形態嗎?校歌是一校的精神標竿,理當由師生經民主程序制定,怎麼可由少數人決定?面對荒謬現象不敢質疑,這樣的學校與學生算菁英嗎?

徐校長說,到時很多優秀國三生可能選擇就讀私校,繳不起學費的弱勢生,若無法進入像建中一樣的公立菁英高中就讀,人才可能被埋沒,大學應該也不樂見。應該並非事實,而且恰好相反,因為據統計,目前大多數能進入建中與台大等明星學校者,其家長都是中產階級以上,尤其是公職人員,而進入普通高中或私立大學的學生家長多半是非公職人員,以致家境不錯或有不少學雜費補助的公職人員子弟,大都能唸比較好又便宜的公立明星學校,而家境差或沒有學雜費補助的民營企業勞工子弟,大學只能唸比較差又貴的普通私立高中或私立大學,以致社會貧富差距日益嚴重,這樣公平嗎?

為何我們無法像美國一樣,採取使用者付費原則,讓有錢人付高一點學費去唸比較好的私立學校,而讓家境差一點的唸比較便宜的公立學校?創造這種不公不義的教育制度的,除了以前國民黨政府外,還會有誰?因為國民黨大都是軍公教族,所以以前國府特別照顧這些族群,以致社會貧富差距日益擴大。例如,有許多退休的軍公教族,將多餘的十八趴利息幫子女置產,或自己置產當「包租公」或「包租婆」,將年輕人當「提款機」,像話嗎?

或者像德國、奧地利與北歐國家那樣,大學是免費,中小學校沒有放牛班與升學班,只因人家秉持絕不讓任何一人落後之教育原則,認為每個人有其潛能,都是可造之材。老師的責任就是發揮每個人的性向與潛能,有人喜歡從事學術研究,有人喜歡從事技術工作,有人喜歡從事運動,人人都有可以發揮的餘地,不像我們只有升學才有未來,技術性的工作被視為不入流。他們教育學生要有獨立思考能力、自食其力的精神,以及一技之長與行行出狀元的思維,不要只會讀死書。

歐美國家與以色列的高中與大學又有教官制度嗎?為何只有我們才有?為何從沒有師生敢提出質疑?高中生與大學生需要如同「媽寶」一樣被教官照顧與保護嗎?這樣做除了只能訓練出一些服從威權、墨守成規、沒有主見的學生與國民外,能培養學生具有創新思維與獨立思考能力嗎?否則妙禪事件怎麼說?為何有那麼多知青會膜拜一位不學無術者?誰說這與教官制度無關?

總之,菁英學校師生應當要有「計利當計天下利,求名當求萬世名」的胸襟,而非只想到自己的榮華富貴。愛因斯坦就曾說過:「追求一己安逸的生活只是豬欄的理想。」

如果缺乏正義感、道德勇氣與懷疑精神,這樣的學校與師生算菁英嗎?

*作者為大學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