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南方澳斷橋震撼全台,義大利熱那亞地標變43人奈何橋

2019-10-11 12:50

? 人氣

熱那亞在2018年8月14日坍塌的莫蘭迪高架橋,共導致43人喪生。(AP)

熱那亞在2018年8月14日坍塌的莫蘭迪高架橋,共導致43人喪生。(AP)

握著方向盤的卡沛羅(Davide Capello)開始下墜。大雨滂沱,前方的橋面消失無蹤,連人帶車墜落五十公尺後,車頭插在斷垣殘壁間。他的安全帶仍緊緊繫著,周遭煙雨朦朧、塵土飛揚,朝天的後車窗被持續墜落的瓦礫碎片擊碎,傳來陣陣瓦斯味。

三十三歲的卡沛羅大難不死,但去年八月十四日在義大利熱那亞(Genoa)坍塌的莫蘭迪高架橋(Ponte Morandi)共導致四十三人喪生。

服飾商班尼頓靠高速公路賺大錢

悲劇發生的隔日是天主教聖母升天的八月節,一些快快樂樂出門的罹難者盼著享受夏日長假,卻走上了斷魂的奈何橋。

亡者屍骨未寒,橋下被驅離的居民流離失所,義大利驚魂未定、舉國哀戚。班尼頓(Benetton)家族在山城度假勝地的優雅莊園裡倒是杯觥交錯,上百位貴客享用著主人悉心準備的烤魚和燉飯。

班尼頓以五彩斑斕的服飾聞名於世,但經過數十年的經營擴張,服裝是家族企業的一碟小菜,只占整體投資的五%。現在的金母雞是交通運輸,高速公路、機場與隧道占總投資的五成、超過六十億歐元,包括莫蘭迪高架橋所在的A10高速公路。

綠底白字的品牌口號「聯合色彩」被塗鴉成「聯合殺手」。對於「麻木不仁」的譴責,班尼頓回應宴會早就安排好,至於沒有對傷亡者表示哀悼,因為「低調是我們的風格」,並否認早知橋樑有疑慮。當檢察官的調查暴露二○一七年的檢測報告已經指出懸吊橋樑的纜索有腐蝕之虞,班尼頓更是堅守沉默是金的原則。

水泥裂縫滲水腐蝕鋼筋

一六年,光是靠著政府特許的高速公路經營權,班尼頓家族淨賺超過六億歐元。義大利左派政府在一九九九年以公營效率低為由,跟著當時英國工黨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的第三條道路,把公有事業私有化,班尼頓取得義大利過半高速公路、將近七千公里的經營權。

透過調漲過路費,班尼頓從高速公路獲得的利潤逐年上升,但維修的經費逆勢下滑。莫蘭迪橋結構獨特,維修費用是一般橋樑的兩倍,班尼頓很可能為了節省成本延誤了補救時機。

莫蘭迪橋在六七年落成時,是義大利工程界的驕傲,立刻成為熱那亞的地標,解決港都地形起伏、但人口不斷成長的交通壅塞問題。以設計者莫蘭迪(Riccardo Morandi)命名的橋樑採斜張結構,十二條預力鋼筋混凝土斜纜索嫁接在三座橋墩上,俐落優美的線條像是從藍圖上直接剪下來。

美則美矣,歐洲的橋樑大約有五十到六十年的壽命,但莫蘭迪橋上路沒多久,在七○年代便開始露出疲態。莫蘭迪在八一年親自執行檢測工作後坦承,部分橋體已經開始弱化。

造型特殊之外,為了減少橋樑搖晃程度,莫蘭迪橋的纜索採用鋼筋混凝土。當時看似固若磐石的創新材料有著脆弱的一面,在帶有鹽分的海風吹拂下,混凝土漸漸出現裂縫,滲透的水分則加速腐蝕鋼筋,但因為裹在混凝土裡,監測不易。

在意識到問題後,義大利政府在九○年代強化了十條斜纜索,略過了狀況尚佳的兩條。去年八月斷裂的斜纜索,是沒有維修的兩條之一。

米蘭理工大學的結構工程學教授簡堤雷(Carmelo Gentile)前年十月在檢測報告中指出,有兩條纜索的聲波異常。「就像吉他的弦,正常的纜索振動時發出的聲響是和諧的,異常的纜索則發出衰竭的聲音。這可能是混凝土裡的鋼筋腐蝕。」他建議必須安裝永久監測器,以確定是纜索、橋墩或是橋面連結處出問題,或是有其他原因。

然而,負責發包給他的斯培亞(Spea)工程公司沒有回應。十個月後,繼續承受密集車流與重量的莫蘭迪橋應聲斷裂。簡堤雷說:「橋是沒救了,但我們有可能挽救因斷橋而犧牲的生命。」

企業球員兼裁判,監督如虛設

發包給簡堤雷的斯培亞公司,在過去十幾年來負責莫蘭迪橋的檢測。然而,班尼頓不只是斯培亞公司的最大客戶,還是最大股東,就連斯培亞在許多城市的辦公室,也位在班尼頓控股的義大利高速公路公司大樓裡。

米蘭理工大學的經濟系教授彭堤(Mario Ponti)指出,班尼頓管理的高速公路有兩大特點:第一,非比尋常的高利潤,不斷調漲通行費,「把駕駛人當做乳牛般榨取」;第二,班尼頓公司與義大利政府的不均衡關係。高速公路私有化後,政府任由班尼頓「球員兼裁判」,監管制度猶如虛設。

斷橋悲劇發生後,當時在聯合政府內的五星運動(M5S)主張,撤銷與班尼頓的合約、高速公路再度國有化。

20191003-南方澳跨港大橋坍塌第三日,國軍3日出動M3浮門橋支援。(顏麟宇攝)
南方澳斷橋事件,讓國人更加關心公共建設安全。(顏麟宇攝)

但合約有效期到二○三五年,一旦毀約,政府要付出一五○億歐元(約五一七三億元新台幣)的成本,於是繼續任由班尼頓宰割。

由於義大利的公共工程是貪腐的溫床,承包公司與政客形成綿密的利益共生網絡,反建制起家的五星運動向來對大型建設抱持批判態度。

周邊國家對橋樑危機意識被喚醒

熱那亞的工程學教授布倫齊區(Antonio Brencich)在一六年指出:「莫蘭迪橋是失敗的工程學,必須及早建造新橋取代。」但五星運動反對,興建遙遙無期。

眼看熱那亞的橋塌,義大利全國檢測後,封閉一些危橋,周邊國家也不敢造次。經常對義大利冷嘲熱諷的英國雜誌《經濟學人》(Economist)也說:「這是世界性的問題,很多歐洲的橋樑已經臨界退休期限。」

遠在二十年前,一份報告指出,三成的歐洲橋樑有危險性,主要是鋼筋混凝土腐蝕。空氣汙染、氣候變遷的高溫差都在挑戰橋樑的韌性,但不代表橋樑會立即倒塌,而是需要更嚴謹的管理,像是禁行大貨車,以及密切的監測和維修。

法國也沒有掉以輕心,調查指出,有三成橋樑需要維修、七%有斷裂的危險。
德國的橋樑每六年體檢一次,其中不少也是採用斜張結構。最新報告指出,全國三分之二的橋樑超過了三十年,有一四%狀況不佳,「問題的根源是造橋的材料品質與興建工法。」

橋梁負荷今非昔比

英國結構機械學教授卡夏尼(Mehdi Kashani)說:「現在的車流量大增,承載的貨物比較多、比較重,以前的車輛也比較小、貨車比較輕。」當前橋樑的負荷,是五十年前興建時難以估算的。

「莫蘭迪不是第一座斷橋,不幸的是,也不會是最後一座。」卡夏尼說。十月一日,取代莫蘭迪橋的新橋在熱那亞原地重建,舉行上樑儀式。同一天,台灣的南方澳跨港大橋像餅乾碎裂,落入海灣中。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