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冲觀點:池魚之殃,台灣變匯率操縱國?

2019-09-04 05:50

? 人氣

中美貨幣大戰,台灣小心成為池魚之殃。(美聯社)

中美貨幣大戰,台灣小心成為池魚之殃。(美聯社)

在2018.11.14「東吳企管財經講堂」《美國期中選舉的夢醒時分?世界經貿新秩序,台灣產業新生機》,本人就曾表示:這不只是一場中美貿易戰,而是經濟新常態的形塑歷程,台灣應該戒慎恐懼,必須謹慎觀察中美貿易戰下的全球經濟變化,進而善用全球價值鏈之策略地位槓動資源。

中美貿易大戰,其實不只是一場貿易戰而已(More than a trade war),背後還有科技戰、國安戰、外交戰、金融戰等布局。至於這場戰爭會是一個全球經貿「新常態」(New Normal)的形塑過程,不是幾天的時間可以結束。半年後2019.5.31接受東森「老謝看世界」訪談時,我拿著 “The trade war is more than a trade war.” 的手板,也同樣作以上的表示。

早在去年本人就認為美中貿易戰並不當然會改善美國的貿易逆差,因為美國對欠缺比較利益的商品,不自中國進口,也會自其他國家進口,也不見得會增加美國就業,背後其實是強權之間的競爭。美國為維持其經濟大國的領先地位,難免受所謂修昔底德的陷阱(Thucydides trap)影響,會對威脅其地位的國家施以各種壓力。而與以往美國的經濟上跟政治上的對手(例如日本和蘇聯)不同,這次的對手,在經濟、貿易、科技、金融及軍事方面,都可能構成威脅,其規模自將不同。

就以日本為例,在1985年以廣場協議(Plaza Accord) 讓美元大幅貶值,背後主因是1960-70年間,日本GDP的平均增長率已經高達16.9%,國民生產總值也位居世界第二位、對美巨額順差、美國最大債權國(美財政赤字劇增)。在1985年,美對日出口226億美元,約美出口規模的10%,美從日本進口688億美元,約占美進口規模的20%,逆差達462億美元,接近美國貿易逆差總規模的40%,日本很理所當然成為美國的優先處理對象。

美中貿易戰的開端,也與廣場協議施壓背景的美日經貿關係類同,川普可能認為美國經濟很好,有條件跟中國打貿易戰。但面對中國的大國崛起,情況更為複雜,美國面對同一大國同時在經濟、貿易、軍事、科技、金融方面的挑戰,自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美對中的貿易爭端解決並未如當年處理日本順利,美中貿易戰也延燒到科技戰、貨幣戰。

美日貿易逆差,老布希政府未使用關稅手段,以廣場協議直接對日施壓,讓日圓升值。中美貿易戰川普採取關稅手段,打亂全世界供應鏈並造成人民幣的貶值壓力,而不是升值。川普也一直要求聯準會降息,促使美元貶值,其實是給了中國喘息的機會。美中貿易戰未來也可能使以東亞國家作為生產基地的商品,分別銷售到美國和中國,並吸收美中兩國的公債與貨幣作為外匯儲備,川普貿易戰可能會幫助中國實現人民幣國際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