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不完美的民主與「完美的獨裁」

2019-07-29 07:10

? 人氣

我國空軍第一位幻象戰機特技飛官出身的柳惠千少將(左),在航迷心中猶如明星,原本在張捷卸下職務後可望升任侍衛長一職,成為空軍最年輕的中將,如今卻因特勤人員私菸案,侍衛長變成只能代理,還因直接督導責任,被記一大過、一小過。(取自總統府網站)

我國空軍第一位幻象戰機特技飛官出身的柳惠千少將(左),在航迷心中猶如明星,原本在張捷卸下職務後可望升任侍衛長一職,成為空軍最年輕的中將,如今卻因特勤人員私菸案,侍衛長變成只能代理,還因直接督導責任,被記一大過、一小過。(取自總統府網站)

一趟外交成果豐碩的總統出訪,甫抵國門竟爆發隨行特勤人員私菸案,引起軒然大波。但該案雖屬走私,卻更是貪圖免稅形成的「陋習」,以「犯罪」視之未免見樹不見林。重要的是這個威權時代的「特權」痼疾必須趁機予以根治,讓民主法治更加鞏固。而差堪告慰國人的是,蔡英文面對這個醜聞,不是遮遮掩掩,而是明快處理,除國安局長及總統府侍衛長立即准辭之外,還下令國安局嚴加徹查、配合司法辦案,並直言本案有違「政府官箴」,一定要深刻檢討,杜絕弊端。

蔡英文的明快處置正是民主國家元首應有的態度,它既令人想到「不完美的民主」,又想到民主制度自發的「試誤」及「改正」機能,包括總統的不姑息、國會議員如黃國昌本於言責的揭發及調查局本於職責的辦案(而不是辦案前層層請示)。這種自發機能是威權國家尤其極權獨裁體制不容許存在的,後者一切與統治者或統治集團相關的弊案都需經過「設計」,不輕易承認「錯誤」,更談不上「改正」。

以中共為例,毛澤東倒行逆施,罪惡擢髪難數,鄧小平們拉下四人幫「撥亂反正」後,因文革受害者太多,必須對毛功過有所評價。結果,鄧小平力主對毛功過「三七開」,功大過小。鄧小平還發表專文及談話,說「毛澤東思想這個旗幟丟不得,老祖宗不能丟啊!」「丟掉毛澤東這旗幟,實際上就否定了我們黨的光輝歷史!」犯下文革、反右及三面紅旗等滔天巨禍,還說毛的思想及旗幟丟不得。莫怪十多年後,鄧小平又重蹈毛澤東後轍,發動六四天安門大屠殺。而且直到今天,堪稱「完美的獨裁」的毛澤東思想及治術還後繼有人、源源不絕,如習近平即被封為「習澤東」「毛澤東第二」。

「不完美的民主」與「完美的獨裁」對比,乍看之下極易讓人感覺民主「先天不足」,而獨裁可以做到「完美無瑕」(近十年不少西方人即對「中國模式」「新加坡模式」的效率無比羨慕)。事實正好相反,如同邱吉爾的名言,「民主是極糟的政府型態,但比其它存在過的任何政府型態都好。」因為在民主環境中,我們對已發現的缺陷無法完美解決,只能努力求取現階段最好的解決。也就是「不完美」的民主使我們必須忍受其方法與制度的缺陷,但「力求更完美」的民主機制又使我們能透過嘗試、錯誤、改進,使情況較前更好。

相形之下,那些追求從柏拉圖到馬克斯等「理想國」及「完美烏托邦」的歷史主義信徒如法西斯及共產極權,就沒有這種寬容及耐性了。卡爾.巴柏《開放社會及其敵人》比較民主與極權體制,把前者的寬容及耐性歸因於「細部社會工程」(即現在眾所皆知的「漸進改革」),指出執政者不必先有一套理想社會藍圖或一勞永逸革命藍圖,而是要知道「如何減少災禍及不幸、如何不使民眾陷入可避免的不幸」,否則烏托邦式的執著及急於速成,就會出現極權體制的「越大權力越大腐敗,絕對權力絕對腐敗」,走向希特勒、史達林式的對內壓制迫害、對外擴張侵略,甚至因集體瘋狂而導致國家崩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