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追查「私菸案」應適可而止,以免造成「國安危機」?

2019-07-29 06:00

? 人氣

作者認為,無論是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還是在野黨立委,都應該對私菸案見好就收,不宜見獵心喜的再追下去,甚至應該盡力幫執政黨掩飾,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無論是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還是在野黨立委,都應該對私菸案見好就收,不宜見獵心喜的再追下去,甚至應該盡力幫執政黨掩飾,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資料照,顏麟宇攝)

少校吳宗憲等人利用特權挾帶大量私菸入關一事,引發在野黨和社會輿論強烈的批評,許多人感到氣憤,認為他們不該公器私用,以權謀私。同時,以立委黃國昌為首,也有不少人主張繼續追查下去,因為根據整個走私的規模和流程來判斷,絕非一人所能為,可能涉及的人員應該既廣且深。他們認為執政黨應該趁早揪出瀆職人員、全面整頓、修補國安的漏洞,如此才能確保蔡總統和國家的安全,以避免造成所謂的國安危機。

這些主張看似有道理,但恐怕治標不治本,甚至如果繼續追查下去,反而還會讓「國安危機」提早到來。那是因為,無論是聚焦於當事人或制度,這些批評和擔憂,以及他們所提出的建議,其實都是在承認國家安全這個概念有效的前提下所提出的。他們沒有意識到的是,所謂國家安全和危機的概念,本身就是一個虛擬的假設。在國家安全這個虛擬假設被認可的前提下去批評國安體系,是沒有用的,也解決不了什麼問題,甚至還會有反效果。

20190724-涉及菸品走私案,國安局人員吳宗憲23日凌晨移送北檢,複訊後遭到收押禁見。(新新聞郭晉瑋攝)
涉及菸品走私案,國安局人員吳宗憲23日凌晨移送北檢,複訊後遭到收押禁見。(新新聞郭晉瑋攝)

假的「國家安全」哪有真的「國安危機」?

  這是因為,所謂國家安全的概念,是一組看似嚴密,實則內容空泛、定義模糊的抽象論述系統,解釋權則掌握在當權者手中。其中最核心的假設,是認為只要國家一存在,就無時不刻的面臨內外已知或未知敵人的威脅,為了能夠有效地應付這些威脅,所以必須授權以總統等黨政高層為核心,國防、外交和情治部門等為輔所組成的國家安全體系,常態性的壟斷權力和便宜行事,以維護所謂的國家安全。在實踐上,則有賴於相關人員對於威脅的認知和定義,並自行判斷合理的執行手段和範圍。因此,國家安全體系和人員本來就被設定要在體制外運作,不但不受國會預算程序的監督,甚至是可以繞過既有的法律和規範,快速而機密的行動。

壟斷對國家安全的解釋權,掌握了龐大的預算可以使用,又擁有諸多特權,但卻可以不受監督而秘密行事,這當然是極為不合理且危險的事。要讓這一切持續合理化的前提,就是必須讓公眾相信,國家目前正持續受到威脅,為了應對威脅,這種授權是合理的。這也是為何以總統為首的國安高層,總是不厭其煩地提醒民眾,國家現在正面臨多大的威脅,要民眾提高警覺,目的就是要正當化對權力的壟斷。

畢竟,以國家安全作為掩護,就容易讓民眾相信,國安體系雖有特權,但都是為了促進國家利益,不會以權謀私,更不會反過來侵害國家利益,所以不需要擔心濫權的問題,這也是私菸事件得以發生的前提和基礎。

這當然是一個過強的假設,理論上,當然是先有針對國家的內外威脅,然後才有國家安全的問題。而為了維護國家安全,所以才需要國安體系。換言之,如果威脅不存在,或是威脅程度可控,那就沒有所謂國家安全的問題,國安體系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即使存在,恐怕規模和權力都得被大幅限縮。

如果繼續深究下去,就會發現,在實踐上,情況卻往往相反。明明國家並未面臨什麼立即而明顯的威脅,但國安體系為了合理化自身的存在和行為,相關人員為了擴大自己的權力,卻不斷的強調和誇大國家所面臨的威脅,甚至是虛構威脅,把對自己個人的威脅講成是對國家的威脅,好讓他們可以用國家安全的名義消除之。

理論上,國家賦予特權和禮遇,是希望他們能夠更好的維護國家安全和促進國家利益。但在實踐上,他們卻很有可能上下交相賊,以國家安全的名義,去對付威脅到自己利益的其他個人。或者打著促進國家利益的名號,以掩護自己的私人利益。上焉者以國家安全之名對付政敵、以促進國家利益為由濫權謀私;下焉者則以此為掩護,從旁協助,藉以分食各種直接和間接的好處。例如陳前總統就曾虛構出所謂的「南線專案」, 並以外交機密為由拒絕交代內情,以掩飾其個人的貪腐罪行。

退一步講,即使是操守廉潔、對國家忠誠的人員,行事卻也未必可靠。他們更多的時候可能被迫從事一些毫無意義、浪費公帑的行動,甚至是發生誤判、手段過激,反而使國家利益受損。同樣是陳前總統任內發生的「巴紐案」,就是一例。 

這些事情,平常都是以國家安全的名義在秘密進行,這就變成潛在的弊案。弊案當然不能隨便被揭露,因此需要以國家機密的名義進行保護。然而,萬一不慎被披露,哪怕只是單一個案,都有可能引發公眾對國安體系強烈的質疑和壓力,如果真的檔不住,就使出大絕招,說千萬不能查,否則會「動搖國本」,這就是所謂國安危機的邏輯。

如此,從內外威脅、國家安全、國安體系、弊案、機密、到危機,因而形成了類似六芒星般,一套彼此環環相扣、循環論證的邏輯,這麼嚴密的論述體系,不要說一般民眾,就連學術界都難以招架,因此自然而然的就被合理化。但總統和國安高層也不見得多高明,他們表面上講得頭頭是道,其實心裡比誰都清楚,這基本上是虛構的。之所以沒被揭穿,主要是靠他們手上的權力和國家機器在掩護,以及運氣好而已。

說穿了,在當代台灣的政治脈絡下,所謂的國家安全,只不過是當權者為了壟斷權力、自圓其說、方便以權謀私的一種障眼法。而所謂的國安危機,則是當上述事實被揭發後,當事人用以自保和逃避監督的擋箭牌而已。事實上,對國家安全最大的威脅,恐怕就是這些以國家安全為名義,做著各種名實不符事情的掌權者。他們間歇性的出現各種濫權情事和紕漏,出事之後就以國家安全或機密為由逃避課責。這不只造成資源的浪費,更由於體制內無法監控,形成諸多漏洞,在他們交叉掩護之下,甚至連總統都無法掌握,這恐怕才是真正的國安危機。

但總統不知情,並不代表沒有責任。如果不是總統的領導風格,刻意塑造出有利於國安體系行動的政治氛圍,想必其他人也不至於如此膽大妄為。尤其是某幾任總統,特別偏好在陷入執政困境時,製造各種虛假的內外威脅和危機,大玩「狼來了」的遊戲,以求壓制政治上的對手,尋求連任。他們是如此的輕挑和兒戲,以至於喪失信用,日後再嚴密的國安論述和再逼真的危機恐怕都無法取信於民,更遑論熟知內情的國安體系人員。

這一方面導致總統在政治操作上必須越來越極端,終於假戲真做,釀成真正的危機。另一方面,在這種領導風格之下,國安人員目睹執政黨以國家安全之名壓迫政敵,以轉型正義之名掠奪社會團體的財產、公開羞辱退休軍公教、並粗暴的剝奪他們前輩的退休金,他們因而喪失信仰、對未來徬徨。雖然一切公開的說法都是虛假的,但既然有這麼強大的掩護,那麼上行下效、趁亂為自己撈點好處、留點後路又有何不可?追本溯源,總統怎能說沒責任?。

20190725-總統蔡英文出席亞洲生技大會開幕典禮並受訪。(盧逸峰攝)
作者認為,總統蔡英文雖對私菸案不知情,並不代表沒有責任,如果不是總統的領導風格,刻意塑造出有利於國安體系行動的政治氛圍,想必其他人也不至於如此膽大妄為。(資料照,盧逸峰攝)

追查應適可而止,以免造成「國安危機」。

  但這層關係並不容易被發現。在這次事件中,表現最亮眼的立法委員黃國昌,不但首先曝光事件,目前更積極的追蹤案情。但事實上,他的論述不但避重就輕,甚至顯得虛偽。他宣稱因為國安體系的高官大多為國民黨所培養,所以國民黨也要負責。且不說民進黨兩位總統執政已超過10年,就算目前大部分的政府官員都是國民黨所培養的,但為何就偏偏民進黨的國安體系出此紕漏?黃國昌痛批道「國安會不需要接受任何監督,這是什麼樣的國安體系?」,但他為何不深入探究,行政部門有這麼多單位,為何偏偏就屬國安體系從來不用接受監督?甚至很少人敢監督?他難道不知道答案嗎?

  像黃國昌這樣的批評者,大多都是先把國家安全的神主牌高舉後,再聚焦於人或制度這種次要問題做批評。因為,他們不願直接挑戰問題的核心。那就是所謂國家安全的概念本身就是虛構的,之所以能夠取信於人,靠的就是不斷重複如威脅、安全、危機之類的虛假論述在建構和維繫的。而如黃國昌之流,從他參加太陽花反服貿到上個月的所謂反紅媒遊行,哪個不是靠國家安全的虛假論述在動員和支撐?

  黃國昌表面上看似攻勢猛烈,但實際上對執政黨造成的傷害卻不大,甚至是唇亡齒寒、形同共謀。這是因為,這起事件最嚴重的後果,不在於國安體系本身的弊端被批露。而在於間接揭穿了國家安全空洞的本質,以及民進黨目前國家安全論述的虛假性,當然也危及和他們共用同一套論述的黃國昌。

  簡言之,「私煙案」最大的一個影響,就是執政黨如果選舉期間再打出國安牌,不但無法取信於人,反而還會淪為笑柄,讓在野黨「撿到槍」。民眾心裡會想,這是什麼國家安全?這種國家安全到底保護了誰的利益?抓中共代理人?還不如先抓妳們自己的走私吧?
 
試想,在「國安五法」才剛通過、「中共代理人法」籌備之際,執政黨正鋪天蓋地的宣傳國家安全遭受多大威脅時,在國家安全最核心的總統維安方面,居然可以如此的隨便。而過去幾個月來執政黨不斷強調非洲豬瘟的可怕,嚴禁走私或挾帶豬肉製品入關,他們將矛頭對準大陸遊客和頻繁往來於兩岸的人。但現在卻發現,真正的漏洞,卻是自家華航的倉儲和最親近總統的國安體系。他們一方面大張旗鼓的虛構和誇大威脅,但私底下卻如此的兒戲和鬆懈,大概也是心知肚明,台灣目前並無他們所宣稱的那些威脅,所有的一切都是逢場作戲,目的是掩護背後龐大的執政利益。

自己心裡知道是一回事,被公開揭露又是另一回事了。自去年敗選以來,他們執政的基礎和競選的主軸,靠的就是虛構和誇大各種內外威脅、扣政敵紅帽,然後狂打國安牌。就在他們的策略逐漸奏效、蔡總統的聲勢緩慢上升之時,現在卻突然被看破手腳、打回原形。民眾赫然發現,當執政黨把所有人的目光鎖在兩岸激情對抗的政治舞台時,原來他們同時在華航和公營事業裡安排了這麼多人。他們把台灣社會搞的風聲鶴唳,政治能量都被拿來玩各種捕風捉影的國安遊戲,結果最該嚴陣以待的國安體系,卻把精力放在特權走私。

這次的事件證據過於明確,情節過於離譜,就連執政黨和他們最死忠的支持者恐怕都難以自圓其說。他們現在開始打烏賊戰牽拖所謂的前朝陋習、或是嘗試轉移焦點、相互切割,如此不願負責和毫無反省能力的態度當然令人厭惡,但這還不算是最糟的情況,因為他們的大絕招還沒使出來。

根據民進黨上一次執政的經驗,只要當他們判斷選情告急、甚至連任無望時,就會加大對國家資源掠奪的程度,這馬上就造成潛在的國安危機。就像鐵達尼號快沉沒之前,越來越多人開始不擇手段求生,擋也擋不住。為了提供掩護,甚至是最後一搏拚險勝,他們往往會走向更加極端的政治操作,不惜讓兩岸關係更加緊張、讓台灣社會更加對立。如果假戲真做,變成真正的國安危機,那就不只是扣扣紅帽子、抓抓代理人這麼簡單了。況且,這次他們是全面執政,屆時玉石俱焚、大家都受害。
  
  無論是黃國昌還是在野黨立委,都應該見好就收,不宜見獵心喜的再追下去,甚至應該盡力幫執政黨掩飾,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一方面,既然他們都不願直指問題的核心,除了個人秀以外,講再多也沒有用。另一方面,如果他們逼人太甚,執政黨狗急跳牆之下,鋌而走險,提前引發真正的國安危機,那不是好心辦壞事、弄巧成拙、害人又害己了嗎?

*作者為自由業。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廣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