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工藝的史坦威鋼琴,不敵山葉的自動化逆襲:《躍競思維》選摘(1)

2019-05-10 05:10

? 人氣

作者認為,隨著產業知識成熟,後進者能迅速取得相同知識,甚至學到更新、威力更強大的做法,打敗目前的市場龍頭。(資料照,取自Pixabay)

作者認為,隨著產業知識成熟,後進者能迅速取得相同知識,甚至學到更新、威力更強大的做法,打敗目前的市場龍頭。(資料照,取自Pixabay)

史坦威手工製琴世界聞明,但在一九六零年代中期卻被從日本來的自動化製造山葉鋼琴迎頭趕上。史坦威衰敗的主因是太執著於工藝技術,無視科技發展與自動化。

未能記住過往的人,注定重蹈覆轍。—喬治.桑塔亞那(George Santayana)

遭逢危機的王朝

在曼哈頓中城一八五三年,德國移民亨利.恩格爾哈德.史坦威(Henry Engelhard Steinway)在紐約成立鋼琴製造公司,希望藉由「比許多醫師對待病患更仔細的方式,認真看待每一台琴,打造出最優秀的鋼琴」,史坦威的輝煌歷史就此揭開序幕。

超過九成的演奏家,選擇史坦威鋼琴當自己的演奏樂器,其中包括霍羅威茨(Vladimir Horowitz)、范.克萊本(Van Cliburn)、朗朗等傳奇大師。許多人心中二十世紀最偉大的鋼琴家魯賓斯坦(Arthur Rubinstein)曾表示:「史坦威就是史坦威,世上沒有其他琴能像史坦威。」

(天下雜誌提供)
(天下雜誌提供)

史坦威鋼琴被擺放在白宮等富麗堂皇的豪華住宅,也被擺在史密森尼學會(Smithsonian Institution)等首屈一指的博物館,占據全美音樂會與大型交響樂團的舞台及錄音室。

史坦威創下種種豐功偉業,但過去五十年的財務表現,一直不是很亮眼。管理階層再三遭逢危機,公司逐漸走下坡。一九二六年時,史坦威賣出史上新高的六千二百九十四部鋼琴,二○一二年只剩兩千多台。全球最優秀的鋼琴製造商,也抵擋不了衰退的命運,這是怎麼一回事?

山葉崛起

日本人向來對音樂懷有嚮往之情。若能精通樂器,家裡有一台鋼琴,長久以來象徵著成功、高教育水準與世界觀。強勁的戰後經濟成長,加上全國對西方音樂深感興趣,帶給山葉龐大的國內市場。

日本幾乎人人都買得起鋼琴,鋼琴銷售量在一九六○年代激增至史上新高,製造量爆增四倍,自一九六○年的兩萬五千台,一九六六年飆升至十萬台,山葉自此成為全球最大的鋼琴製造商,產量是史坦威的十七倍左右。

為滿足供不應求的市場,山葉工廠的許多製程開始自動化,盡量刪除人工手動操作的製程。膠合板進入壓合機塑形前,只需要兩名員工引導木板,接著靠高頻固化法,琴框的黏著劑十五分鐘就能乾燥,整個製造流程都將差異最小化,高度的一致性和史坦威高度人工密集的手工藝製造是兩個世界。

人人都知道,山葉的工程師定期購買史坦威的平台鋼琴,拆開研究、學習史坦威的製法。某位資深史坦威經理表示:「如果拿史坦威鋼琴去考山葉和史坦威的工程師,我不曉得誰的分數會比較高。」

山葉鋼琴一飛沖天,然而一直遲至一九六○年代中期,多數的美國樂器製造商依舊不把山葉當對手。斯托立克拉克公司的副總裁羅伯特.P.布爾(Robert P. Bull)在一九六四年參觀山葉時大吃一驚,不敢相信美國幾乎沒人意識到山葉的規模有多龐大。他親眼目睹山葉強大的製造能力後表示:「我深感佩服。」

晚到比較好

史坦威採取原始且傳統的製造法,由手藝精湛的師傅,靠深入的知識與雙手,製造出獨一無二、鋼琴演奏家渴望得到的高級樂器。舉世無雙的精緻工藝靠的是人類直覺與專家的判斷力。所有的新興產業都得靠這兩件事,因為知識在最初的時候,尚未被寫成書面規則,專業知識只掌握在一小群頂尖專家手上。

然而,知識會演化。經驗逐漸累積後,人們會有更深一層的認識。產業的專業知識,一度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個頂尖人士知道,但接著會逐漸累積成後人可參考的記錄。商學院的學者很常把事情過度複雜化,他們稱這樣的過程為「知識編碼」(knowledge codification,又譯「知識編纂」),也就是專業技術被公諸於世的過程,但其實意思只是寫下你知道的東西,與同事分享。

「知識編碼」的結果是低技術工作者開始取代先進者專家,任何工作者都有辦法依循標準流程、規章、指南做事,當專家所知的一切都變成規則手冊,就不太需要額外的介入,通常最後會被機器自動化。

知識漏斗。(天下雜誌提供)
知識漏斗。(天下雜誌提供)

沒變聰明,只是變快、變好

山葉將許多製程自動化後,成為標準化與精密製造龍頭,靠著輸送帶系統與體積龐大的快乾爐,讓製造一台琴的時間,自兩年縮短成三個月。在自動化的初始階段,標準產品永遠看起來比傳統的手工製品粗糙,機器無法複製手工藝品的細膩細節。因此,自動化流程製造出的產品,只適合大眾市場或低階區塊。

技術與品質改善後,大眾版的產品會吸引到新顧客,進一步刺激需求。早期便掌握自動化的企業,依循這樣的發展軌跡,自然成為大贏家,享受到產業成長的好處。山葉就是以這樣的模式迅速崛起,史坦威則一路走下坡;史坦威衰敗的主因是缺乏遠見,執著於工藝技術,無視於科技進展與自動化。

當長處變成絆腳石

史坦威仰賴相同的優勢太久了,留存在純手工藝與老經驗的師傅心中的知識,最終變得太具限制性。換句話說,「核心能力」(core competencies)變成「核心守舊」(core rigidities,又譯「核心僵化」、「核心僵固」),史坦威在面臨山葉帶來的策略威脅時,無力以合適的方式回應。

所有的競爭優勢都是一時的。隨著產業知識成熟,起初讓早期先進者成功的優勢,無法讓它們永遠穩坐龍頭寶座。但後進者一下子就能取得相同的知識,甚至學到更新、威力更強大的做法,打敗目前的市場龍頭。

《躍競思維》立體書封。(天下雜誌提供)
《躍競思維》立體書封。(天下雜誌提供)

*作者為俞昊,瑞士IMD洛桑管理學院創新樂高教授、AMP進階管理學程主持人。2015年獲選Poets&Quants「全球四十歲以下頂尖四十位商學院教授」,2018年名列Thinkers50雷達名單中「最可能型塑組織管理與領導未來」的三十位管理思想家。曾替Mars公司、快桅(Maersk)、戴姆勒(Daimler)、伊萊克斯(Electrolux)等頂尖企業提供客製化課程。本文選自作者著作《躍競思維》(天下雜誌)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